世界遺產,是誰的遺產:檳城喬治市的考驗之路(下)

世界遺產,是誰的遺產:檳城喬治市的考驗之路(下)
Photo Credit:葉蓬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舊城區的再生總是都市發展過程中引人關注的現象,地價租金上漲,商業化的過程,讓其中的參與者受益也受害。商業化是兩面刃,對身處喬治市的居民、遊客、商號、地產商來說,如何共存共好,考驗著當中所有利害關係人的智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採訪:周慧儀、葉蓬玲
撰文:葉蓬玲

世界遺產,是誰的遺產:檳城喬治市的考驗之路(上)

當我們談到旅遊,以及「商業化」

檳城雖然是個華人佔多數的島嶼,也是種族大熔爐。喬治市中心有一條短短的街道,就建有四種不同宗教聖殿——清真寺、華族廟宇、印度教的興都廟以及基督教新教教堂。 這條街道不僅包容了四種信仰,竟也有四個名字:官方路名為Jalan Masjid Kapitan Keling;但坊間老一輩華人叫他椰腳街,說英語的人們叫他Pitt street。後來,因其宗教融合的特色,也有人將它譽為「和諧街(Street of Harmony)」。 除了街道以外,檳城也以各族美食著稱,從娘惹糕到炒粿條、乃至於印度裔小吃Pasembur,讓人們得以用舌尖品嚐多元社會的滋味。

以多元文化著稱,加上熱門的打卡勝地壁畫街,古色古香、各有特色的青年旅館,重新裝潢且風格各異的咖啡廳與酒吧、到打著各種主題的酷炫倒立、3D博物館⋯⋯這些新型態的商業與周邊的傳統美食、老行業店鋪並存,形成與十年前截然不同的街道風貌,正是旅遊業的發展迎上全球化的時代的最佳印記。

如同所有觀光景點面臨的問題一樣,以遊客為主要服務對象的的商店正在變多,一模一樣的紀念品及土產讓遊客開始意興闌珊。生活型態的改變帶動周邊產業的發展,舊有的城市面貌注入活血之餘,一些東西似乎正漸漸消失。

這樣的現象,常被稱為「商業化」,被許多遊客乃至於居民所詬病。

一提及商業化,喬治市世界遺產機構(以下簡稱GTWHI)總經理洪敏芝就提醒道:「檳城本來就是個商港,喬治市入遺時也是個多元文化的商業城鎮,所有老行業也是商業行為的一部分,所以『商業化』對這座城市來說是很正常的,他不『商業化』才可怕咧!」

這一番話讓我們醍醐灌頂:「商業化」是一個龐大的詞彙,而喬治市及麻六甲,正是因其500年商貿城鎮所衍生出的多元聚落文化而入遺,在這裡,或許需要更細緻的分類及說法。如今,大眾關心的喬治市「商業化」問題,可以分為兩類:除了硬體方面關於老建築的修繕、重建的規範;軟體方面即為老行業的淡出、老居民的遷移。

觀光發展讓傳統手藝式微? 是「認知」在作祟

有別於馬來西亞其他地區住商分離的生活情況,喬治市的店屋(shop house)文化顯得特別。一樓是店家門市的門面,二樓則是一家子居住的地方,這就是彼時各行各業的起點。

如今,老業主由於租金高漲而離開喬治市、部分夕陽行業亦因為失傳而消逝,即便政府推動相關課程與工作坊,仍然令珍惜舊行業的人士感到悲觀。對此,GTWHI總經理洪敏芝有另一番感慨:那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對傳統手藝的認知,就停留在勞動階級而已。

她分析道,許多父母仍然希望孩子上大學,找份白領的工作,認為「老行業的打金、手藝啊,辛苦又賺不了什麼錢,一輩子就是這樣了。」而從業的老業主或許也一樣,「或許他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做律師做會計師、在國外生活啊」。

她舉例,Transfer road就有個泡咖啡的叔叔,店屋被屋主轉售了,暫時搬到世遺區的另一處營業。「他本來也不想繼續做了,因為很累。你想想看,一輩子都在泡咖啡,不斷重複做一樣的事情,雖然他生意很好,卻也一輩子沒得選擇,只能一直泡下去。」

承辦相關技術課程及工作坊時,她也遇過不少家長即便讓孩子參與,也只當作是短期課程與興趣,長遠來看,依然以補習班為優先,希望孩子能將精力放在課業,考上「有前途」的科系。喊出保衛文化與社會個人對於技藝的態度,讓她嘆道,「有時我們覺得應該要保存下去的文化,是否只是我們浪漫的想像?」

但,如她所言,要讓傳統行業永續存在,首先就要賦予他們該有的尊嚴、報酬與社會地位,讓社會看到他們的重要性。於是,洪敏芝計劃「打太極般」地順著全球化、以及一窩蜂的習慣,順水推舟將老行業重新包裝,置入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概念,讓大眾覺得這很重要、提高接受度。

「全球化讓人容易一窩蜂地跟潮流,大家都喜歡賣一模一樣的東西,可是好處是,他們賣的是火熱的產品,只要讓老行業的產品變紅,市場就會有人去賣。」

她篤定地說,「你要在每個挑戰裡看到機會。」

企業性質的不同,決定了它們在世遺區內的命運

外界眼中越來越「商業化」的旅遊區,在當地人心裡也許有不一樣的聲音。街訪的過程中,美食攤位的老闆、印刷廠的老闆紛紛認為遊客變多是好事,「至少就業機會變多了」。

當然也並非每個人都這麼想:舊式理髮院的老闆娘就因為2年內租金從400漲至1600、且老住戶持續搬走而聲稱「做不下去了」。老屋變新寵以後,少數不受租金起落影響的,只剩下「宋谷」(songkok)伯伯。宋谷為穆斯林禱告時所配戴的帽子,受訪伯伯是如今喬治市唯一一位製作宋谷的人,其店面租金素來由清真寺負責。

_MG_2537
Photo Credit: 葉蓬玲

相反,民以食為天,百年雞飯店越做越興盛,名傳千里的檳城美食炒粿條也越開越多家,而柑仔店、老材料行、或手工藝品業如上篇提到的金花姊妹,則在時代洪流中式微。有的付不起租金、有的無人傳承,除了「商業化」的沖刷以外,也反映了整體社會對文化消費的意識。

企業性質的不同,決定了它們在世遺區內的命運,並非每個行業都能轉型成功。如同洪敏芝所說,「一些傳統行業真的賺不了多少,因為消費者不捨得在傳統產品上花錢,認為那些東西應該要便宜,那麼他們要怎麼生活呢?」

當我們在星巴克消費一杯咖啡的時候,我們是否願意付出同等價位支持傳統手藝?

當然也有成功的案例。

介入申遺三十年的非營利組織、檳城古蹟信託基金會(PHT)現任主席林玉裳就曾協助許多老行業起死回生。對夕陽行業特別感興趣的她,曾為潮州木偶戲班和一名製香阿伯找來媒體採訪。如今,潮州木偶戲班不僅由子女接棒,還又組了一個劇班、成立潮藝館;而阿伯已經年過80,兒子從首都吉隆坡回鄉繼承父業。

「為什麼?因為他們(孩子們)覺得有人在欣賞他們家的手藝啊!」

這些努力其實並沒有立刻看到成果,直到有一天,林玉裳偶然在電視上看到戲班負責人與女兒一起受訪。女兒在訪問裡談到,小時候幫媽媽做木偶戲,若有同學在台下,她們會哭、會覺得自卑,自覺戲子是叫人看不起的。媒體報導以後,感覺大眾接受度變高、社會對於偶戲的觀念也隨之改變。

「以前很多人請歌台演出,現在我們請木偶戲不是更好嗎?你要讓更多人了解這些行業,譬如金花、木雕,可以幫他們做品牌包裝、尋找更大的市場。」談到傳統行業,林玉裳依舊熱情不減,隨口就舉出許多例子。

此外,她也呼籲本地人應該多光顧老店,讓舊行業也能有經濟基礎,提高後代接班的可能。在這方面,她以身作則,需要購物時,就先在世遺區裡晃晃,逼不得已才到百貨公司去買。

PHT也設有傳統手工藝傳授計畫,盼後繼無人的老行業可以藉此傳承下去。她指出,「一開始我們不僅找經費請師傅來,還給學徒錢咧!但當時開的條件是他必須從事那個行業,結果就沒人要來,後來課程只好採學員付費制。」可見往外招募接班人並非簡單的事,呼應了洪敏芝先前所述,社會對「技師的未來」之想像仍舊有限。縱然如此,對林玉裳來說,只要開始做就會變得容易了。

「總會找到有興趣的人嘛!」

後記

有人說,世界遺產是屬於全人類的遺產。

入遺之前,默默無聞的喬治市曾隨著國家經濟低潮、隨著《屋租統治法令》廢除而漸漸荒蕪。入遺以後,喬治市才被重新整頓,得以向世界介紹自身多元的歷史與故事,就這麼度過了十年的巔峰期。矛盾的是,時至今日,喬治市老屋因行情看好而租金暴漲,部分財團得益之餘,在地居民的遷離再次成為令人擔憂的事。

「越在地、越國際」,是當下觀光業推廣永續旅遊時信奉的宗旨。在全球化的脈絡下,世界各個角落的一致性越來越高,人們就越追求異質性的旅遊。加上教育程度、經濟發展的普及,文化旅者也越來越多。為旅客量身打造的娛樂設施及商品,最終將不如地方獨有的特色,難以長期吸引人。

如同GTHA 許月清所說,「如果政府為在地居民做點什麼,同時也正為旅者帶來更豐富的體驗。」深耕古蹟保護十數年的PHT主席林玉裳則叮囑,若原生居民、傳統產業、特色建築變少,同質性高的紀念品、特色咖啡廳及平價旅館將無法滿足旅客,人潮也會隨之減少,「我們要吸引的是怎樣的旅客呢?一日觀光客不會久留、也不會來住旅館。」

世界遺產,是否可能屬於全人類呢?

走出世遺區,遠方星巴克消費的人群,印證了我們的確無法回到過去——那個沒冷氣、裝潢樸素、沒有精緻餐具、也不收服務費的kopitiam喝茶聊天的時代。無論是在地青年或旅客,主流消費習慣正在改變。於是,星巴克才能入駐世界各地的老建築,這些新舊混合的變體,現下看來突兀刺眼,但百年以後,或許也是彼時當代令人懷念的「Good old days」。

我們今日緬懷的,常常正是昨日的日常。當時代的更迭帶走曾經氾濫的事物,當從前街頭巷尾如雨後春筍的kopitiam、雜貨店一一收攤了,懷舊就成了一種諷刺的必須,在珍之惜之的人們眼裡成了淚光。

喬治市帶不走、無法複製的在地特色是什麼?是悠閒的三輪車、是狹長的老屋、是中元節整條街一同祭拜的儀式⋯⋯或許還有一個又一個繁茂生長的壁畫?世遺區這一平方英里以內,該如何在自由市場與介入管理的一收一放之間取得平衡?這些問號,或許是世界上各行政單位永恆的難題,也是政府、居民到各個在地組織之間,急需一起學習、探討的平衡之道。

當世遺屬於所有人的時候,就會有它的一百種面貌。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