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兩個月英國格蘭菲爾大樓火災倖存者與貓咪重聚

時隔兩個月英國格蘭菲爾大樓火災倖存者與貓咪重聚
photo credit: REUTERS/Neil Hall/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牠只是擦傷了鼻子,一見面時立刻就認得我了。現在啊,我不會讓牠離開視線範圍。」

英國肯辛頓區公寓格蘭菲爾大樓(Grenfell Tower)大火案的一名倖存者,在火災後兩個月與當天失散了的貓咪重聚。

53歲的Kerry O’Hara住在格蘭菲爾大樓6樓一個單位18年。今年6月14日凌晨1時許,公寓大火,她打開大門時,周圍已是濃煙,她想把家中的貓咪Rosey捉入籠再抓一條濕毛巾包著,但手忙腳亂的她連毛巾都抓不穩掉了出窗外。驚惶失措下,她哭著望了Rosey最後一眼就衝了出去,覺得此生都不再見到貓咪了。她一邊大叫救命,一邊摸黑走下樓梯,到2樓時終於遇到消防員把她救出去。「我回望我的家,覺得好像在發夢。」

大火後,Kerry失去房子和貓咪Rosey,令患有抑鬱症20年的她更悶悶不樂。她製作了尋貓單張四處張貼,又不時跑去警署查詢可有人見過她的黑白貓Rosey。

兩個月後,距離格蘭菲爾大樓不足半英里路的牛津花園(Oxford Gardens),一名住客在附近找到一隻非常憔悴和驚慌的貓咪,把牠帶到獸醫診所掃晶片,發現貓咪是格蘭菲爾大樓的倖存者。

Kerry說:「我收到電話,對方說,我們可能找到你的貓咪了。我即刻問:牠怎麼了?有沒有燒傷?」「牠只是擦傷了鼻子,一見面時立刻就認得我了。現在啊,我不會讓牠離開視線範圍。」

Kerry目前住在臨時安置居所,一個非常近馬路,不能開窗的地方、不准在牆壁上掛東西的地方。她很想念以前的家和鄰居,但一切已不復再。

市政府曾向她推薦過一些住宅,其中一個單位由於距離覆診的醫務所太遠被她拒絕了。另一個她很喜歡的,卻在兩天後撤回:「我不明白他們的機制,受害者似乎要互相競爭才獲得心目中的安置單位......他們會給你希望,隨即又讓你失望。」「我只想安頓下來,不知要等多少天、多少星期,或者過了聖誕節還是這樣。很累人,抑鬱症愈來愈嚴重。每晚睡前都會想起大火當天的畫面。我曾經回去舊居看過,那兒是我的家,我想,永遠都抹不去這個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