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萬加泰隆尼亞人上街高呼「我們是西班牙的」,他們為什麼反對獨立?

35萬加泰隆尼亞人上街高呼「我們是西班牙的」,他們為什麼反對獨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挺獨的加泰隆尼亞人,並非天生挺獨,他們之中有些人一度反對獨立,但走遍西班牙,發現加泰隆尼亞所獲資源與稅金不成比例,才轉為挺獨。

(中央社)
數十萬加泰隆尼亞民眾在當地時間8日上午聚集巴塞隆納市中心,抗議加泰隆尼亞獨立派領袖舉行非法的公投後,計畫逕行宣告加泰隆尼亞脫離西班牙獨立,他們支持維持西班牙統一。

英國《衛報》(Guardian)與法新社報導,巴塞隆納警方表示,參與支持西班牙統一集會的群眾約有35萬人。主辦單位則表示,人數達93至95萬人。

西班牙東北部富裕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1日舉行獨立公投後,獨派領袖誓言將會逕行宣告獨立。過去一週西班牙陷入本世代以來最嚴重的憲政危機,緊張氣氛持續升溫。

一些加泰隆尼亞人自稱是反對脫離西班牙的「沉默多數」,他們如今打破沉默上街抗議。群眾揮舞西班牙國旗及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官方旗幟,在晴空下的巴塞隆納街頭遊行,同時呼喊「西班牙萬歲!」及「加泰隆尼亞萬歲!」等口號。人群中有的標語寫著:「西班牙的團結不容投票或協商,必須捍衛它。」

44歲的馬可仕(Alejandro Marcos)表示:「我們可能沉默太久了。喊最大聲的人似乎就吵贏,所以我們必須提高音量,大聲並清楚說出我們不想要獨立。」部分抗議人士要求拘禁支持獨立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因為他違反西班牙政府及法院的命令舉行公投。

儘管最近幾份民調顯示,加泰隆尼亞人對於是否獨立意見分歧,但自治區領袖卻說,公投當天發生的暴力衝突,已造成許多人轉而反對西班牙中央政府。

今天遊行前夕,西班牙總理拉荷義(Mariano Rajoy)對宣稱這週就可能宣告獨立的加泰隆尼亞領袖發出嚴厲警告。他不排除暫停加泰隆尼亞地區的自治權,此舉恐怕會引發動亂。

《蘋果日報》報導,隨著分裂危機加深,加泰隆尼亞主要反獨團體打出「夠了!讓我們回歸理性」訴求,號召這場統派最大規模遊行。巴塞隆納居民裴瑞絲說:「我希望任何事都不要發生。加泰隆尼亞的損失將比西班牙更大,因為企業已經開始出走。我希望維持現狀。」

為何加泰隆尼亞人反對獨立?

《KNOWING新聞》報導,很多人反對獨立是著眼於經濟。先前歐盟就警告加泰隆尼亞,獨立後將會喪失歐盟成員國的身份,不僅無法使用歐元,出口成本也會提高;除非重新加入歐盟,但加入歐盟需「所有」歐盟成員國的同意,並不容易,何況西班牙可能從中阻撓。

另外,加泰隆尼亞獨立後,也將不再是「世界貿易組織」會員地區;如此一來,其進口商品會變貴,可能導致失業率提高。獨立也意味著加泰隆尼亞政府的借貸成本會提高。近年,加泰隆尼亞獨立爭議已讓知名信評機構穆迪(Moody's)和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雙雙在去年下修加泰隆尼亞的債信評級。

再者,加泰隆尼亞要獨立建國須要建立許多機構,包括邊界控制、海關、全面的外交關係、國防、中央銀行、稅務等等,目前這一切都由馬德里政府管理。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中國版報導,鑒於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緊張形勢,10月3日,西班牙高科技醫藥公司Oryzon宣布將公司總部從加泰隆尼亞自治區首府巴塞隆納搬到首都馬德里,10月5日,薩瓦德爾銀行也宣布將總部從巴塞隆納遷至位於西班牙東南部的巴倫西亞自治區。而且,宣布將總部遷出巴塞隆納後,這兩家著名企業的股價均大幅上漲。

西班牙儲蓄銀行也宣稱,一旦加泰隆尼亞宣布獨立,總部將在兩小時內撤離巴塞隆納。受公投影響,近日西班牙儲蓄銀行的股票明顯下跌,其他幾家總部設在加泰隆尼亞的銀行市值也出現縮水。

分析人士認為,當地局勢持續緊張,加劇了企業家和投資者對該地區未來經濟和安全形勢的擔憂。「身處巴塞隆納的大型企業不會為加泰隆尼亞實施獨立的惡果買單。如果加泰隆尼亞一意孤行脫離歐盟保護傘,這些企業當然需要躲避隨之而來的崩盤局面。」一名在巴塞隆納工作的跨國企業高管說。

又是什麼讓加泰隆尼亞的中間人士變成獨派?

(中央社)挺獨的加泰隆尼亞人,並非個個天生獨派,他們之中有些曾對獨立與否並不敏感,甚至一度反對獨立,但走遍西班牙,發現加泰隆尼亞所獲資源與稅金不成比例,才轉為挺獨。

66歲的奧立佛(Jacint Oliver)就是其中之一。他現在是個堅定的獨立支持者,退休後住在距離巴塞隆納11公里的小鎮聖居斯德斯維恩(Sant Just Desvern),自認完全是個加泰隆尼亞人,加泰隆尼亞語也說得比西班牙語好。

但30年前的他,曾經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是一趟西班牙旅行改變了他的想法。

奧立佛在自宅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他年輕時遊歷西班牙各地,發現有些地方道路新穎,但很少車子在路上行駛,使用率低;回到巴塞隆納後,看到塞車、道路老舊,中央政府卻對加泰隆尼亞的發展置之不理,漸漸心生不平。

他舉例,西班牙北部的那瓦拉(Navarra)和巴斯克地區(Pais Vasco)不用繳那麼多稅給中央政府,還可以獲得中央政府的預算,「這很不公平」。

奧立佛表示:「如果(西班牙政府)公平對待每個地區,甚至不用對我們比較好,加泰隆尼亞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支持獨立。如果繼續這樣,只會有更多人支持獨立。」

巴塞隆納自治大學翻譯暨東亞學系副教授艾麗娜(Helena Casas-Tost)也是堅定獨派,有時她離開加泰隆尼亞到西班牙其他地區,感覺甚至像「出國」。

她知道加泰隆尼亞獨立可能會帶來經濟不景氣,但她說,「感情是不能改變的」。她在訪談中,也提到與奧立佛相似的、一種與西班牙其他地區比較過後的「相對剝奪感」。

她說,有些地區繳的稅不如加泰隆尼亞多,卻獲得更多資源,「他們能享受一些我們沒有的服務,例如醫療系統,在這裡要等很久很久才能排到動手術,但在西班牙其他地方,那些沒繳那麼多稅的地方,卻更快、更容易。」

她再以「地中海走廊」(Corredor Mediterraneo)計畫為例說,這條鐵路規畫從西班牙最南部沿著海岸沿伸到法國,當然也包括加泰隆尼亞這個經濟重鎮,中央政府卻要路線也經過馬德里,「但馬德里不在海邊哪,我們看到這樣,有被虐待的感覺」。

艾麗娜很擔心未來幾天的情勢變化,她說,西班牙政府拒絕與加泰隆尼亞談判,也不接受調停,不試圖去尋找一個解決方式,反而操弄資訊,「我們對西班牙政府很失望,這樣下去,不可能解決這些問題」。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