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不是你的錯:臉書營運長走出喪夫之痛的心路歷程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年前,臉書的營運長,也是倡議職場女性「挺身而進」重要推手雪柔・桑德伯格的丈夫在度假中意外驟逝。原本外界認為的A+人生瞬時陷入不見底的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走出如影隨形的傷痛,更不知道如何教養兩個稚齡的孩子有個快樂的人生。她的好友華頓商學院心理學教授格蘭特適時出現,不但協助她走出傷痛,也跟她一起撰寫了這本《擁抱B選項》,希望能夠透過自身的經驗和格蘭特關於心理學的知識和研究,帶給有相同悲傷經驗的人一條更快走出陰影的道路。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編按:本篇文章摘自《擁抱B選項》的第一章〈再度開始呼吸〉。因為篇幅限制,關鍵評論網另外做了文章的摘選和編輯。

文:雪柔・桑德伯格、亞當・格蘭特

我們處理負面事件的方式往往播下韌性的種子。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花了數十年時間研究人們如何面對挫折,結果發現有三個P會阻礙復原:(1)把問題個人化(personalization)——認為是自己的錯;(2)普遍性(pervasiveness)——認為生活各個層面都會受到影響;(3)永久性(permanence)——認為事情造成的衝擊將永久持續。

刪掉抱歉、刪掉都是我的錯

我自己也曾落入三P的陷阱,而且就從把問題個人化開始。事情發生後,我立刻為大維的死而怪罪自己。第一份醫療報告聲稱大維的死因是跌落健身設備引起頭部重創,於是我成天不停懊惱:假如我早一點找到他,說不定就能救他一命。我的弟弟大衛是神經外科醫生,他堅持醫院的說法不正確:從健身設備的高度跌落地面,大維有可能跌斷手臂,卻不至於因此喪命,一定是之前大維的身體已經出了什麼狀況,才導致他跌落地面。驗屍報告證明我弟弟說得對:冠狀動脈性心臟病引發的心律不整,導致大維在短短幾秒內撒手人寰。

即使知道大維不是因為我的疏忽而死在健身房地板上,我仍然找其他理由來怪罪自己。大維從來不曾被診斷出冠狀動脈疾病。我花了許多時間和大維的醫生及我們家族中的醫生反覆檢視他的驗屍報告和醫療紀錄。我擔心他或許曾抱怨胸痛,我們卻沒把它當一回事。我不斷回想他的飲食內容,覺得當初逼他改善飲食時,是不是應該逼得更緊一點。醫生告訴我,不是單靠改變某種生活方式,就一定能挽救他的性命。大維的家人也提醒我,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都吃得特別健康,他們的說法也對我有些幫助。

我還因為大維過世擾亂了周遭每個人的生活而怪罪自己。在悲劇發生前,我是家裡的長姊兼行動者、規劃者和最能挺身而進的人。然而大維過世後,我手足無措,辦不了太多事情。

接下來幾個月,我發現我最常說的幾個字是:「真抱歉。」我不斷向每個人道歉。我跟媽媽對不起,大維去世的頭一個月,她過來和我住,把自己的生活擱在一旁。我向朋友道歉,因為他們放下手邊所有事情,飛過來參加喪禮。我因為失約向客戶賠不是;我還因為受到情緒波及而心神渙散,向同事道歉。開會時,我開頭還心想,我一定辦得到,但旋即熱淚盈眶,只得快速退場,匆匆留下一句: 「真抱歉。」

亞當說服我不要再說「抱歉」,他也否決了「對不起」、「很遺憾」或可能避開這道禁令的任何嘗試。亞當解釋,當我怪罪自己時,就延後復原的過程,因此也耽擱了孩子的復原。他的話讓我振作起來。我明白,連大維的醫生都沒能預防他猝死,如果我還自認辦得到,實在太不理性了。我並沒有擾亂每個人的生活,一切皆因這場悲劇而起。而且,沒有人認為我應該為哭泣而道歉。我極力克制自己,嘗試不再吐出「抱歉」二字,開始擺脫個人化的現象,不再怪罪自己。

當我減少自責時,我開始注意到,周遭的一切並非都那麼糟糕。我的一雙兒女如今可以整夜安眠,哭泣的次數逐漸減少,玩樂的時間增多。我們可以接受心理諮商師和治療師的悲傷輔導。我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可以請人幫忙照顧小孩和料理家務。我還擁有家人、朋友和同事的關愛,他們以各種令人驚嘆的方式扶持我們。我感覺和他們變得更親密,遠超過以往所能想像的地步。

找回生活中的其他

回去上班也有助於降低「生活各層面都會普遍受到影響」的感覺。回去上班的第一天簡直一蹋糊塗。我在臉書擔任營運長已經有七年多的時間,如今卻似乎 對每件事都很生疏。上班後開的第一場會議,我滿腦子想的盡是:他們到底都在說什麼啊,而且所有這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然後,有一度我被拉進去參與討論,於是有那麼短短一秒鐘或半秒鐘時間——我忘了。我忘掉死亡,我忘掉 大維躺在健身房地板上的樣子,我忘掉看著他的棺材緩緩下降的感覺。那天開第三個會議時,我還不小心睡著了幾分鐘。發現自己點頭打瞌睡固然尷尬,但我內心也充滿感激——不只是因為睡著時沒有打呼。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放鬆下來。隨著日子一天天、一週週、一個月一個月過去,我能集中注意力的時間也拉長了。工作讓我感覺更像自己,同事的善意更告訴我,我的人生並非全然糟透了。

永遠,不會是永遠

對我而言,三個P中最難處理的是「永久性」。連續幾個月,不管我做什麼事,無時無刻不感覺到深沉的悲哀,彷彿永遠不會消退。大多數曾遭遇不幸的朋友都說,經過一段時間以後,哀傷的情緒會逐漸消退。他們保證,總有一天,我想到大維的時候,可以面露微笑。我不相信他們的話。每當孩子哭泣時,我眼前會閃現他們沒有父親陪伴的一生。大維不只會錯過一場足球賽,此後孩子的每一場足球賽、每一場辯論會、每一個假期、每一場畢業典禮,他都無法參加了。女兒結婚時,他不會挽著女兒走在婚禮走道上。永遠不再有大維為伴的恐懼令人崩潰。

和我一樣看壞前景的大有人在。受苦的時候,我們總是把痛苦無限放大。所謂「情感預測」(affective forecasting),是預測未來會感覺如何,針對情感預測的研究顯示,我們通常都會高估負面事件影響我們的時間。有一項研究請學生想像跟目前的戀人分手的情況,並預測兩個月後自己會多麼不快樂。研究人員也請其他真的與戀人分手的學生說明戀情破裂兩個月後他們的快樂程度。結果實際經歷戀情破裂的學生比預期中快樂許多。

正如同人體有生理上的免疫系統,大腦也有心理上的免疫系統。問題發生時,我們會本能地啟動防禦機制,我們會在烏雲中找尋背後的陽光,會為檸檬加水加糖,我們會想用那些經常聽到的方法。

破出水面,再次呼吸

回頭來看,我真希望我更早就領會到三個P的概念,那麼很多時候就能得到幫助,甚至更懂得應付日常挑戰。

我二十來歲第一次婚姻破裂後,三個P全部一起襲來。 當時我認為無論我有多大成就,我都徹底失敗。回頭來看,正是因為婚姻失敗,我才會離開華府,越過大半個美國,搬到幾乎不認識任何人的洛杉磯。幸運的是,朋友邀請我和他及他的死黨一起去吃晚餐、看電影。那天晚上,我們三人去速食店大吃一頓,然後去看電影《火線勇氣》,那是我第一次把頭靠在大維肩頭睡著了。

我們都不免面對失去:不管是失業、失戀,或失去的生命。問題不在於這些事情會不會發生。這些事情會發生,而我們必須面對。

韌性來自於我們內心深處,也來自於外在的支持力量;來自於感激生命中的一切美好,也來自於面對糟透了的情況仍挺身而進;來自於分析我們如何處理悲傷的情緒,也來自於純粹接受悲傷的存在。

有時候,我們不像自己想像的那麼有辦法掌控一切,但也有些時候,我們遠比自己想像的更能掌控。

我學到當人生將你拖向水底,你可以奮力一蹬,破出水面,再次呼吸。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擁抱B選項》,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雪柔・桑德伯格、亞當・格蘭特
譯者:齊若蘭

面對人生無法避免的失去與傷痛,我們仍可以鍛鍊韌性,重新發現幸福。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與華頓商學院教授亞當・格蘭特跨界鉅作。臉書營運長、《時代》雜誌最有影響力人物雪柔・桑德伯格有著眾人嚮往的A+人生,完美的履歷、令人羨慕的工作、親愛的老公與孩子。但兩年前,桑德伯格的丈夫在度假中意外驟逝,她的人生瞬時陷入不見底的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走出如影隨形的傷痛,更不知道如何教養兩個稚齡的孩子有個快樂的人生。

這本書結合了桑德伯格獨到的洞見,以及他的好友、華頓商學院心理學教授格蘭特對於如何從逆境復原的研究新發現。從發現丈夫大維・高柏倒在健身房地板上那痛徹心扉的一刻後,桑德伯格攤開她破碎的心,打開她的筆記,分享那失去摯愛後席捲而來的悲傷與孤絕。書中書寫她如何走出喪夫的傷痛,重新發現幸福的歷程,也收錄了來自各領域許多人克服逆境的故事,包括面臨病痛、失業、性侵、暴力、天災與戰爭暴行等重大失落,看他們如何重寫人生,展現人性的堅強。

20171010_option_B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