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開始的凱爾特神話(二):最悲劇的戴綠帽國王,還有變成鮭魚的德魯伊大師

從零開始的凱爾特神話(二):最悲劇的戴綠帽國王,還有變成鮭魚的德魯伊大師
Photo Credit: Artienne @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這樣,帕索隆王成了凱爾特神話時代最悲劇的人物,老婆外遇就算了,還被說得好像自己活該一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零開始的凱爾特神話(一):諾亞方舟的分支,西賽爾艦隊

前言

凱爾特大長篇連載神話,續集再開。沒看過的朋友可以點這裡。上回提到,諾亞的後代來到愛爾蘭這塊貴寶地,由於剩下三男五十女,男生被操得太兇,導致種族滅絕,然後呢?

史上第一起通姦罪!愛爾蘭島上的第二支神話移民來啦!

第一批來到愛爾蘭的先民們,由於把僅存的三名男子操的太兇,導致兩人陣亡,一人罷工。只剩下女人的諾亞後代通通消逝在歲月裡。幾百年後,第二批移民來到了愛爾蘭。關於這支新移民究竟來自何處?可說是眾說紛紜。

其中一種說法表示,他們是希臘人,應該是從巴爾幹半島經由義大利接著繞到西班牙最終航行至愛爾蘭。他們的老大叫做帕索隆(Partholón),整支部落也因此被稱作帕索隆族。 據說帕索隆是希臘某王之子,他有著唐太宗李世民的霸氣,一成年就對於自己必須等老子死後才能繼承王位這件事感到憤憤不平。帕索隆不只有野心,更擁有過人的群眾魅力,最後這名希臘王子一手催生出內戰!儘管在戰爭中失去了自己的左眼,卻也成功殺了自己的國王老爸。

帕索隆的叛變成功了,同時,國家也傾頹了,成了廢墟之王的他,不久就被周圍的列強逼得不得不逃離故鄉。但縱使帕索隆聲威不再,他領導的這群希臘叛軍,人數仍然有七千人之多(男四千;女三千)。帕索隆一行人往愛爾蘭前進。他們帶給這塊島嶼的不只是這七千百姓,同時也將歐洲的農耕、狩獵、釀酒、建造技術傳了進來。這也是第一次,愛爾蘭有了文明。

被戴綠帽的國王,幫哭哭

同樣是男人,來到愛爾蘭的一二代移民卻有截然不同的命運。第一代諾亞後裔是男生太少,每個都被族裡的女孩榨得不要不要的;第二代卻是男生太多。地方上的太太把偷情這檔事看得跟買Iphone一樣,雖然「過程有點罪惡感,結束後卻充滿小確幸!」這股風潮連皇后也為之著迷,可憐的帕索隆,成了愛爾蘭史上最有名的綠帽哥。

9150e4e5ly1fenqydbwcmj205i04cdfp

某天,部落裡舉辦宴會,帕索隆王很快地就拚酒拚到「斷片」,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他的太太眼看機不可失,趕緊跟旁邊的猛男僕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表演如何妨礙風化。」風化妨礙完後,帕太太眼看老公快醒了,就把衣服奶罩穿好,裝得若無其事。帕索隆醒來,拿起太太的杯子前去裝清水試圖解酒,「好在他想到要喝水。」正因為喝水這舉動,姦情東窗事發!

為什麼?原來帕太太偷情時打得太火熱,嘴裡都是情夫的唾液,剛好,帕索隆又是一個好鼻師,拿起杯子一聞,隨即偵破這起不倫戀。氣急敗壞的帕索隆沒有給情夫任何上訴機會,立即號令左右將之斬首示眾。至於自己的太太,不好意思下手太重,就殺了她的寵物狗以示懲戒。

綠帽已經戴成,帕索隆縱使想隱瞞家醜也沒辦法,一想到家中那名賤人居然如此報答自己的一片真心,帕索隆決定縱使不殺太太,也不能讓她好過!於是,帕索隆決定公審老婆,打算用輿論的壓力報復她,使她終其一身活在眾人的指指點點中。

當天,部落聚成一圈,鄉民們無不昂首期待這場第一家庭的大醜聞。帕索隆一人坐在主位,對著群眾開始大聲控訴:「我要控訴我家老婆!居然趁我喝醉,跑去跟僕人偷情。大家說有沒有罪?」正當大夥都以為帕太太將低頭掩面不語時,她卻抬起頭來大聲對著老公頂嘴:「貓咪愛喝牛奶有什麼錯?孩子愛吃肉有什麼錯?你整天不在家,我想交配也找不到人,你是國王,還將猛男僕人放在我附近,這樣我跑去偷人,要怪我還是怪你?」

這段話說得帕索隆王啞口無言,周圍鄉民聽得一臉懵逼。大伙仔細一想,自家國王還真不常回家,嫂子正值青春年華,每天獨守空閨,偷人是不合理,但總算合情。就這樣,帕索隆王成了凱爾特神話時代最悲劇的人物,老婆外遇就算了,還被說得好像自己活該一樣。

Croome_Park_Worcs_HeSn_Druid_statue_2
Photo Credit: PicturePrince @ CC BY-SA 4.0
德魯伊雕像
變成鮭魚的男子與帕索隆一族的滅亡

帕索隆一族在愛爾蘭上度過幾十年,卻遇上了當時醫學水平無解的瘟疫,數千人在短短一週就死個精光,身上唯一擁有病原抗體的只有一人,他的名字叫做圖安(Tuan)。圖安精通德魯伊的變形之道,在疫病爆發後,整個帕索隆一族只有他活了下來。倖存下來的他變成各種動物,試圖透過這種方式與野獸交流,排解無盡的寂寞。或許是因為遠離人群得以使圖安更用心修練的緣故,最終他成了一名與日月同壽的仙人。

就這樣,德魯伊圖安透過自己的雙眼,記錄著這塊島嶼往後千萬年的變化,有一天,他化身為鮭魚在海裡游泳,碰巧卻被即將到島上的第三支居民捕撈起來。鮭魚圖安的壽命終於走到了終點,他成了一盤沙西米,入了某個妹子的肚裡。

當晚,這名妹子就因此懷孕了(所以我常常說,海鮮不要亂吃。),十個月後,妹子生下一名天才神童,就這麼剛好,也取名為圖安。這個神童圖安就是沙西米圖安的轉世,當他再次以人類的姿態回到這世間,便許下一道宏願!他要用畢生光陰,撰寫出愛爾蘭這塊島上的神話故事,而這本書就是《侵略之書》。

本文由米絲肉雞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米絲肉雞』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