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台獨到台獨文化(下):先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拆解黨國一體的歷史神話

從文化台獨到台獨文化(下):先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拆解黨國一體的歷史神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暫時無法將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共和國之前;與其繼續不斷切割,把「天然獨」的年輕一代推出獨派之外,不如直接用「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方式,拆解黨國一體的歷史神話。

從文化台獨到台獨文化(上):建立台灣核心文化論述,比消滅中華民國更有效

長期以來,「黨國一體」是最被台灣社會所厭惡的體制。但國民黨卻誓言旦旦的地辯解,「中華民國是由國民黨總理孫中山所創建的」,這是歷史事實,是「黨國一體」的根本原因,不容否認。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就因為中華民國的國徽根本就是國民黨的黨徽,所以中華民國就一定是國民黨所創建的?

個人常說中國近代史若要一句話說完就是「蔣中正竊佔國民黨,國民黨竊佔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竊佔台灣」,中華民國是在被國民黨竊佔以後,才慢慢變成國民黨的形狀。在此之前,中華民國用的是五色旗,國徽也不是車輪牌,參與武昌起事的人多不隸屬於當時已接近瓦解的同盟會,而起事後各省襄贊獨立的人與孫中山的臨時政府之間頗有齟齬,這都不是什麼秘密。

這一直要到蔣中正竊佔國民黨,再與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等軍閥一起合作打敗當時由奉系把持的中央政府以後,才開始把中華民國變成國民黨的囊中之物。其實說起來,中華民國還曾是許多民主運動人士的希望,期望這個新國家可以結束專制王朝、為中國帶來民主與希望,結果最後卻落入國民黨手中,成為白色恐怖與專制獨裁的圖騰,也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雖然國民黨竊佔中華民國以後積極捏造歷史,將中華民國的創建講成是國民黨的一黨之功,但不容青史竟成灰,如作家柏楊就在過世之前,不斷疾呼應該要把五色旗還給中華民國,要國民黨把青天白日旗給收回去,因此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其實只是還給歷史公道而已。中華民國因為種種的歷史原因最後來到台灣是歷史事實沒錯,但中華民國是由國民黨一黨所創建,則是不折不扣地的歷史謊言。

螢幕快照_2017-04-14_下午3_05_32
Photo Credit: Kibinsky @ public domain
中華民國北京政府所用的五色旗

台灣可以接受中華民國來到台灣的事實,但應該要拿掉國民黨在一黨專制時所建構的虛假歷史神話,還中華民國一個公道,相信柏楊在天之靈應該也會含笑九泉。中華民國在誕生時是一個倍受期待的民主國家,只是無奈國運多舛。而且嚴格說起來,中華民國未被國民黨竊佔前的十餘年前,雖然也是內憂外患,但因為北洋軍閥爭相逐鹿中原,政權更迭快速,沒有餘力進行嚴密的言論管制,再加上清王朝已經被推翻,社會上知識份子之間洋溢著一股新氣象。

大量的西方新觀念進入中國,因此才會醞釀出五四運動這種希望對傳統文化、政治制度、文言文、甚至社會倫理進行全面性改革的思潮。說來也許你不信,今天的國民黨搶著記念五四運動,以爭取正統性,但在國民黨剛剛竊佔中華民國時,還曾經禁止記念五四運動,以避免青年學子聚會,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制,而這些史料都以白紙黑字的形式存留了下來,班班可考。

台灣社會或許可以再思考一下,我們過去所反對抵制的,其實是國民黨一黨專獨時代的中華民國政府,而不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所遺留給我們的,我們不一定全部要捨棄。所以在中國威脅下,社會也還未有共識,修憲的門檻又很高,暫時無法將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共和國之前;與其繼續不斷切割,把「天然獨」的年輕一代推出獨派之外,不如直接用「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方式,拆解黨國一體的歷史神話。一方面可以還中華民國一個公道,另一方面也能在新國家建立前,擁有一個保護台灣共和國的外殼。

Arrested_Students_Going_to_Jail
Photo Credit: Sidney David Gamble @ public domain
五四運動中被捕的學生

至於要如何論述台灣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歷史關係與未來記憶,則可以集思廣益,慢慢發展。重點在於獨派應該要廣納所有不願意與中國統一的人,再逐漸尋求共識,而不是不斷去切割,只留下最堅持台灣共和國的人。畢竟建國或修憲都需要社會的共識,而民主國家的共識體現在選票上,擁有選票才能進一步維持本土政權的長期存在。

獨派以激列的手段來衝撞中華民國的圖騰,是一種破解黨國一體的手段,但以還原歷史的方法,來拆解國民黨創建中華民國的神話,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破解黨國一體的手段。當中華民國不等於國民黨,要處理過去黨國一體的種種遺跡,如不當黨產時,也更有正當性,獨派也不用繼續因為對國民黨的深仇大恨而繼續討厭中華民國。

當然獨派會認為這就是一種妥協,只要中華民國這個國號還存在的一天,就等於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就免不了被中國併吞的命運。只是反過來說,即使成功改國號為台灣共和國,中國就會立刻放棄武力犯台,結束對台灣的國際圍堵嗎?用膝蓋想也知道不會,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源自他本身的戰略需要與執政利益,當這個利益誘因未消失之前,無論台灣改成什麼名字,中國還是會一如以往的蠻橫打壓。

而台灣要對抗這樣的壓力,最重要的就是團結並且凝聚台灣本土意識,形成過半數的穩定結構,而這就是現階段文化台獨的重要性。如希特勒(Adolf Hitler)所說,不要只想著要如何打倒舊共和國,而是要在舊共和國之下先埋頭建設新共和國,等到一切完備,國際情勢也允許時,那推倒舊有的共和國只是要與不要的問題。

但就台灣目前的情況,就算國際情勢允許,台灣想要修憲改國號,請問獨派有把握一定會通過嗎?還是會像國文課綱審議會議一樣,因為舉手舉輸人家而失敗?當然,獨派之所以為獨派,就是悲壯的認為就算不會通過也要闖一闖。只是講好聽一點,這叫絕不妥協,講難聽一點的話,就叫有勇無謀。

一個人的意識形態轉變,通常是一個緩慢地過程,你要讓一個「天然獨」的人慢慢變成堅定獨派,需要一段時間,需要一點誘因,需要讓他們相信台灣共和國是一個更好的選擇。但獨派平日不積極推動屬於台灣共和國的文化建設,卻仍然維持過去上街頭的衝撞手法,說實話並非良策。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