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國慶文告,隱含了佈局未來選戰的兩個用意

蔡英文國慶文告,隱含了佈局未來選戰的兩個用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蔡英文是非常有可能在他第二任後開放公投,而且,他一定會準備好,並且讓維持現狀、華獨兩派完美結合。到那時候,就是奠定蔡英文的歷史定位的時刻了,因為只要維持現狀派獲勝,就等於是蔡英文做這兩任總統的最大勝利。

蔡英文今年的國慶文告可說是四平八穩,沒有什麼新意,也沒有什麼亮點,換句話說,蔡英文會將維持現狀作為繼續執政的主軸。在這個主軸之下,冷凍台獨、或冷凍終統,都是意料中事。

蔡英文的國慶文告中,特別提到了向前三任總統表達感謝之意,我覺得這個用意有二:

第一個用意是,模仿學習柯文哲的感謝郝龍斌的做法,從而走上模糊藍綠界線的路。對於民進黨的整個戰略大局來講,如果要長久永續執政,模糊藍綠,蠶食鯨吞泛藍選票,讓國民黨勢力一天天消亡,最後無力對抗民進黨,這是最好的戰略作法。

這個做法,無關理念,只有戰場上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信念,其他都是多的,蔡英文顯然是標準的戰場廝殺派,而不是理念追隨派。總統這種的大戰役要贏,就要在許許多多的小戰役贏,市長選舉就要贏,從蔡英文特別提到社會住宅的計畫,他提出了全國社會住宅的總數的概念,可說是將所有藍綠共同建立的社會住宅,都算進了他的政績當中。

我想,這點可能會有國民黨的市長抗議,其中包含像是賴清德去驗收的新北林口世大運的選手村,其實都表明了柯文哲會努力幫蔡英文實現兩人共同的社會住宅政見。換言之,柯文哲蓋的社會住宅,是柯蔡兩人共同合作努力的政績,因為若沒有小英在國防部跟國有財產署背後的大力推動,這兩個單位不會放出這麼多的土地來讓台北蓋社會住宅。

換句話說,對蔡英文來說,他放出來這麼多的土地,最終要的是什麼?就是實現蔡英文他自己的政見,如果台北市長被人亂搞亂鬧,導致台北市長換成了國民黨市長,到時候這些社會住宅蓋好後,全都免費成了國民黨的政績。這些通通讓國民黨輕輕鬆鬆割稻尾,如果要做一個比喻,那應該就是好斌斌跟國民黨搞了好大力氣,賣了不知道多少臉皮跟在中國出了多少力,才能讓人家不反對世大運在台北辦,結果讓柯阿伯撿到。

柯文哲
Photo Credit:柯文哲臉書

說起來國民黨這些人一定幹在內心深處,也為此公開說了不少次他們有功勞,但是講了社會都是不斷的反諷,到了最後,還被柯文哲搞感謝郝龍斌這個神來一記,我相信國民黨內心一定非常非常的氣,假如為了推動這個還有在檯面下付錢的話,一定會更加氣死。

我被你割稻尾你還來感謝我,這是存心要把我氣到天國。

離題了,我只是想到,如果未來台北市長真的因為有人訴求拉下柯文哲,最後也真的國民黨市長上台了,等到釋出的這些廣大土地的社會住宅被國民黨去剪綵,然後也學柯文哲一樣感謝柯文哲跟蔡英文,那⋯⋯我想蔡英文可能就要晚上氣到睡不好了。

綜觀整個文告,有一大半環繞著細數蔡英文的政見,不過大多乏善可陳,所以蔡英文定了一個時程表,就是承諾會在年底以前提出國民法官制度的草案。我覺得這一個東西,會是未來民進黨在立法院中最大的戰場,如果能夠改的好,讓人民感覺到有實質的提升,應該可以在明年選戰之前打出一個漂亮的開局。

可是現在也已經十月了,要在年底就把這個東西推出來並且定案,我覺得難度很高,如果法案的爭議性又大的話,只怕到時候又是重現民進黨想推什麼就可以一個月推好的金字招牌。屆時別說打出一個漂亮的開局,只怕這是可怕的噩夢,本來不提可能還沒事,結果提了大家覺得問題很大,又要硬推過關,我想會讓人再一次的聯想到一例一休、同婚、前瞻計畫的黃金套路。

突然丟出來→硬推過關→罵聲不絕→民調再噴→裝死→一裝死一年就過了→要選舉的時候要講政績講不出來只好再丟東西出來說要做。

本來應該是要細數政績的場合,結果卻是變成提政見的場合⋯⋯。忽然想起今年在年初的時候去台北參加同婚法案遊行,那次遊行後,政府說會在下個會期怎樣怎樣,結果現在都十月了,一年就要過了⋯⋯。

蔡英文的大局戰略觀很好,可惜在執行力跟決斷力上,真的是差很多,可說是一流的選舉人,卻是三流的行政長官。也因為蔡英文沒有那種雖千萬人吾往矣,帶著鋼盔向前衝的勇氣,所以我覺得這個文告,其實能夠激起的水花也不會太大,因為共鳴不高,難以讓人有感。至於其他新南向政策什麼的,今年都快過完了,要南向什麼的都是純屬空話,到了明年又要打選戰,不要期望太高,否則失望會更高。

RTS1FTQ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外蔡英文提到並感謝三位總統,第二個用意則是對統獨兩派、社會大眾宣揚隱喻的概念。

那就是,今天中華民國不管是不是國民黨帶來台灣的外來政權,或是難聽的流亡政府都好,但是今天台灣已經歷經民選了這麼多任總統,可以說是已經高度的實現了民主制度,統獨的兩端,都會越來越沒有足夠的正當性來做拉票。統獨兩派,也會因為台灣的這個民選總統的輪替,跟法治政治越來越加完善的狀況下,而越加逐漸失去統獨極端的正當性。

因為所謂的正當性,並不在於論述多麼高大發光發亮,而是在於那個核心要點:「台灣的未來在2300萬人的投票決定。」用白話說就是「公投一戰定生死,誰管你是不是最佳辯士,投票出來當選就是當選,落選就是落選。」

換句話說,如果台灣進行投票確定台灣不要統獨這兩端,那就表示統獨兩端的正當性,已透過公投的結果表述,由台灣人民的集體意志所取代了。統獨兩派說的再多覺得自己精彩發光,都不會取得合法的正當性,也不會成功。在我看來蔡英文是有在潛移默化的對全國人民灌輸概念,是有潛移默化的在準備這一個未來可能開放的公投上。

如同我說過的,公投就是一個選舉,一場選戰,等到蔡英文都準備好了,我認為蔡英文是非常有可能在他第二任後開放公投,而且,他一定會準備好,並且讓維持現狀、華獨兩派完美結合。到那時候,就是奠定蔡英文的歷史定位的時刻了,因為只要維持現狀派獲勝,就等於是蔡英文做這兩任總統的最大勝利。

所以,蔡英文應該是有在默默規劃與準備這一場公投的,只是看什麼時候開放,開放的時候,他有沒有必勝的把握。

別忘了蔡英文的方程式:突然丟出來→很快就通過→公投→管你有沒有準備好→開票看結果。

套句台詞,球評裁判觀眾人家都會都準備好,就不知道到時候,台獨的各大三教九流派,是準備好了沒有,人家維持現狀一派,到時候就會突然開戰會一會各大派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