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階級翻身很重要?你可能弄錯了「階級」的定義

覺得階級翻身很重要?你可能弄錯了「階級」的定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現在已經社會穩定,又不需要依靠革命來翻轉階級,只要政治制度照規矩走,把過去的特權取消,教育回歸正常的專業訓練,而非為了階級複製的傳統模式,當社會趨近穩定後,你也不會在乎翻身困不困難這件事。

這篇不是論文,只是想對網路上常見的誤解,稍微解釋一下。筆者還是要先提醒。階級是很複雜的東西,不僅僅是認知很麻煩,要理解也不容易,並不是看了一兩本導讀的書就會懂。而網路看下來讓筆者覺得頭皮發麻的,是有些念過的人但沒有實際工作經驗,極容易用書本的理論亂套,然後得出某一種結論,知識分子弄錯更糟糕。

筆者不期望這些人會發現自己弄錯什麼,只在這一篇試圖解釋一些常見的誤解跟比較正確的認識,儘量做到讓一般沒接觸的人,可以較容易發現誤導跟釐清問題根源所在。沒打算寫成社普系列,各位看看有點所得,個人就感激萬分了。以下的敘述,儘量用完全沒概念或是只有一點概念的人,也能夠快速理解的方式解說,若有不盡完美之處請見諒。

首先,是定義問題。台灣似乎很多人習慣用有沒有錢來區分,所以常常出現明明是中產階級卻以為自己是底層,或者中產身分滿腦子上層思維;不然就是上層階級,一天到晚自己為只是小中產,一點特權都沒有。這根本亂七八糟,因為階級的區分並不是一條線劃出來,而是一種依照職業相互重疊出的漸層式光譜。

上層階級泛指有資產、有權的那一層級,資產不僅指存款股票,泛指經濟上可以實際花費的,人脈連結可以發揮的社會關係,還有個人所處文化圈的對外影響。權力則是對政治與社會擁有的具體效影響,即使你不是政務官、民意代表,但依然在社會上享有特權,那麼就可算上層階級。並不是看你家住哪或是有幾個錢,就是上層或是中產,這種區分很容易犯錯,尤其是在台灣這個地方。

理由很單純,台灣的原有階級在國民黨來台後就重新洗牌了,擁有百年家族傳統,又同時具有政治影響力的階級整批被清掉,上層結構直接被替換,所有的秩序都重組。確實,看你住哪,的確可以看得出一些狀況,但這也並非絕對。再來,所謂的下層階級,泛指勞工階層,但依照現代的職業狀況,比較像是指藍領勞工,也就是俗稱的黑手。這批人的比例至少佔了一半,我們很難嚴格定義出來,但很明顯的是,如果你是台積電上班的白領勞工,絕對不是。

因為下層階級是相對上層,泛指沒資產又沒權力的那些人,但也不能說是一貧如洗,過著沒有明天的生活。大致上指生活還算穩定,只是收入跟子女教育機會都比較低,對政治的影響力也不大。只要你有唸書,有大學文憑,找的工作也不算太差,要被歸類到下層很困難,因為再怎樣比,你就是比下層勞工擁有更多的社會與文化資本。

扣除這些,在上跟下的中間,我們稱之為中產階級。可以把這層人看作,有點錢跟影響力,也有一些社會資本跟文化素養的專業人士。再說一次,並不是只看收入決定,尤其在台灣更是如此,絕對不要因為自己沒有房子,就認為是無產階級,活生生的下等人。月光族但至少有地方住、有東西吃,日子不好過但也過得去,與貧無立錐之地者,基本上都是同一階級。同樣的,一樣會在東區喝下午茶,並不代表白領受薪者就跟大老闆相同。

RTX15W7C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筆者為何要講半天大致定義?因為很多網路上不知道目的為何,常常把收入當成中產指標,然後衍伸出特定的政治目的。在台灣,無庸置疑,軍公教就是中產階級,軍人泛指軍官以上,公務員跟教師在任職那一天就可以算了,其他一般工作,醫師律師這些高收入的也只能算是中產,爆肝工程師也算中產。這定義其實很廣,因為台灣的上層真的不多,完全歸功於過去統治階級把政治權力鎖死在特定族群。

任何社會階級的定義到了台灣,都要依照狀況重新檢視,直接套用絕對有錯。尤其是把印度種姓制度(其實課本講的是錯的)當成階級,然後認為台灣沒有階級,完全鬼扯。

第二個要解釋的誤解,大概也是很難被認同的,就是階級的存在到底有沒有好處?階級翻身是不是一個有效的政府治理指標?這想都不用想,當然是有好處,而且翻身並非一個有意義的指標。我們中那種所謂階級翻身的毒太深了,一個社會的金字塔階級不可能簡單被消滅,多半是取代而非崩潰。而且取代還有分短暫跟長期兩種,像共產黨取得中國政權後,基本上就是快速摧毀既有統治階級,自己全面接手取代,但階級並未被消滅,只是嘴巴說說而已。

為何說是誤解?大體上金字塔結構來說,下層爬到中產簡單,中產躍升上層很難,並非說不可能,而是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做到。這邊可以給一個通用的規則,凡是越容易階級翻身的社會,通通都不穩定,國家越看不到未來。越穩定的社會階級固化越嚴重,但並不是無法翻身的社會,就會超級穩定,這絕不能當作反比來看。

因為,階級的來源是對專業的壟斷,現代社會的職業分工太細,而太多職業的專業度,讓作弊跟耍特權壟斷的空間變小,這使得父母越來越難把職業直接複製給子女。好比醫師這個職業,雖說過去有軍醫直接轉正牌,但現在基本上已經變成一個特定的階層,你沒有某種專業就不可能進去,而一旦進入醫師這個職業,你就等同是這個階層。現代社會的專業太多,所以需求變大,產生了很厚的一層中產階級,中產的薪水變少不代表變成下層,只是上層很混蛋而已。

要對階級翻身做最好的分析,必定從職業區分開始,翻身與否要看進入所謂高社經地位的工作,到底門檻高不高。而相同職業,父子繼承的機會多不多,是因為這個職業特性刻意壟斷,還是某一種人特別容易進入這個職業。這分析的角度跟方向很多,絕對不能簡單下判定。

筆者的意思是,你看到網路上一堆輕易下判斷,覺得哪個年代很容易翻身,這年代不行,教育可幫助翻身的,絕大部分都不對。並不是邏輯分析有問題,是對階級本質的認識有錯誤,更重要的一點是:誰說翻身無望的社會就一定是壞社會?翻身的重點,是下翻中、中翻上,工程師兒子變成律師不叫翻身,這只是中產階級中資產較高的一群。

一個社會階級固化很嚴重,指的是你沒辦法從中產翻身到上層,下層很難翻到中層,鄰居的日韓就有點偏向這個狀況。但只要每個人生活基本衣食無缺,下一代的教育跟安全都有保障,大家不會覺得前途無亮,那麼翻不翻身,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其實也不重要了。這跟前些年看過的貴族義務有一點類似,但其實完全不是。

上層階級之所以可以享有那個特權地位,是因為他們對知識與職業的壟斷。而人類的文明要進步,勢必需要專業與專家,一個不停前進的社會,定會創造巨大需求,而掌握這些實質跟虛擬商品的職業就會得到權力、累積財富。那些沒專業的人呢,活該去死嗎?

RTR2NQ0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並不是,社會一定會有各階層的人。只是某些職業的專業需求沒那麼高,但不代表不需要這種人,你總是要讓下層人可以過好日子,讓他們覺得未來不是一片黑暗。如果下層的人可以得到這些上層的恩惠,甚至有機會躍升具有專業的中產階級,那麼誰會想要革命?

請記住,忠誠是用金錢買的,只有騙徒跟瘋子才會鼓吹你為了莫名的理由犧牲。一個社會出了問題,通常是上層的人貪得無厭又自以為是,然後把權力鎖死在特定的族群中。當發生這種事,接近上層的中間階層就會起而反抗,將這些僅有血統而無實力者取而代之,現代民主國家的政權轉換多屬於此。

民主社會之所以需要很多的中產階級,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出在技術跟專業上,這代表這個社會的成熟度與文明的進步程度。所以回到翻身的問題,階級翻身重要嗎?比較好的說法是,看狀況而定。台灣現在已經社會穩定,又不需要依靠革命來翻轉階級,只要政治制度照規矩走,把過去的特權取消,教育回歸正常的專業訓練,而非為了階級複製的傳統模式,當社會趨近穩定後,你也不會在乎翻身困不困難這件事。

說直白一點,不同階級的價值觀會完全不同,你真以為自己念過點書,考上去之後,就跟所謂更高階級的人相同?你自己認為,別人也不認為,這是需要時間去洗的。每個國家翻身的焦點都不同,在台灣的問題是,上層的人老喜歡撇清權力跟義務的關係,這來自於東方社會欠缺社會契約的觀念,一個僅有個人與家族觀念的社會,很難出現有對社會責任感的上層。

而中產階級太多人沒認清專家的責任,談權力時嫌自己太少,老想自己應該要上位,說義務時又覺得自己付出太多,應該只是下層階級。這也不是台灣獨有,中國更嚴重百倍。台灣至少已經漸漸出現某種的社會制衡機制,不想付出責任與義務的上層,會想辦法讓他們碰不到政治權力,這個方向可以再加強,但筆者不覺得短期內會有極大的變化就是。

本文經王立第二戰研所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