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留下的獵雷艦弊案,就像是台灣裙帶關係的縮影

馬政府留下的獵雷艦弊案,就像是台灣裙帶關係的縮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獵雷艦這件事好像就像是台灣發展的縮影,有牽涉到黨政裙帶關係(慶富的獵雷艦前負責人跟馬政府交好,還當過馬英九全國青年後援會副會長)、軍方採購監督不足、公股銀行跟政府交相賊、賠全民的錢,各種出包一次滿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力傑

獵雷艦其實一直都有問題,在馬政府時候就在出包了,並不是很多人以為最近才被爆出來。很多人以為採購六艘獵雷艦是在蔡政府「國艦國造」的計畫之一,質疑民進黨是不是在圖利財團,9.2更幸災樂禍講成是蔡政府弊案,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事實上,這件事完全是前朝種下的禍根。

獵雷艦的採購案是在馬政府時的「康平專案」中提出,為了補齊八艘退役的掃雷艦缺額,馬政府決定2艘自美國購買,6艘向歐洲造船廠購買設計圖,在台灣自行組裝。

在2013年第一次招標(但只有一間廠商參與,所以流標),第二次招標案在2014年10月進行投票,慶富造船以些微差距打敗台船(台船跟海軍關係不好眾人皆知,不過這是題外話),總價352億9千多萬取得標案。該年11月慶富為了籌措資金,與9家公股行庫進行聯貸,貸款205億,現在已撥出150億。

前情提要到這邊,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弊案開始。讓我們先來看看慶富是個怎麼樣的廠商,下列為慶富在獵雷艦標案的種種作為:

  • 違法向中國採購聲納

建造獵雷艦需要的聲納,慶富竟然向登記在香港的公司採購,違反了「不允許大陸地區廠商或其產品或勞務商品」,你要造國軍軍艦,結果聲納跟中國買,兩岸一家親?

  • 不法將公司資本額從5億變增資到30億

慶富負責獵雷艦專案的前一任負責人簡良鑑指出,慶富為了取得參與獵雷艦標案的資格,不實將公司資本額從5億變增資到30億,根據檢調調查,結果是從5億3000萬增資為40億元(還比先前預估的更多)。

  • 透過不實的合約與商業發票,向聯貸銀行詐領貸款

從2015年3月到2016年11月,初步估計詐貸總金額達美金6,733萬餘元; 2015年間,涉嫌以上開境外紙上公司所開立向慶富造船公司請領艦艇建造案款項的不實發票或不實合約,先後二度向銀行詐貸過渡性融資貸款,初估此部分詐貸金額達美金710萬元。

  • 請求政府紓困,否則提出破產聲請

由於先前諸多弊案,讓與慶富造船合作的美國軍事製造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要求先付10億款項,否則不排除解約甚至提告,加上眾多銀行也揚言向慶富提告,慶富內部出現資金缺口。在10月初提交陳情書給總統府,希望政府能協助紓困,否則就聲請破產,公股銀行的呆帳150億就…..全民一起賠囉。

在這邊可以看到這間公司有多惡劣。先灌水資本額,達到可以參與獵雷艦標案的資格,拿到合約後再用來到處招搖撞騙;萬一不行了還要求政府紓困,看政府的國防自主的發展能拖多久,參與政府標案根本就是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

過去其實慶富的董事長陳慶男已經有兩次向馬政府陳情,馬政府隨即答應協助海科館標案和獵雷艦的聯貸案,結果就是公股貸款出去的150億元收不收得回來還不知道。

這整件事至少反應兩種問題:

1. 政府國防自主的延遲

在政府想要發展自主國防時或任何公共政策的標案,採最低標真的對工程的結果有利嗎,軍方採購的人員有沒有問題嗎,咎責機制呢?而這種事情一出包就要延宕好幾年,台灣的國防自主還有時間等嗎,國外廠商還敢合作嗎?

2. 公股作為政策性銀行的角色

公股銀行因為有政府持股,歸政府管,經常要協助政府政策。試想,慶富這種政府標案(有政府撐腰的),卻拿不到任何一間民營銀行的放貸,不就表示有問題了嗎?民營銀行查一查當然不敢貸的,出問題承辦人可是要附帶連帶責任的。那公股呢?反正是大家的錢,公股董座為了升官,當然全力配合政府政策。

獵雷艦這件事好像就像是台灣發展的縮影,有牽涉到黨政裙帶關係(慶富的獵雷艦前負責人跟馬政府交好,還當過馬英九全國青年後援會副會長)、軍方採購監督不足、公股銀行跟政府交相賊、賠全民的錢,各種出包一次滿足。

蔡政府表示,這是前朝留下來的遺毒,不會出手協助,我認為是正確的決定。但是當中的咎責問題,誰應該下台,制度有哪些問題,這就看蔡政府有沒有決心改善了。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