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長可以廢除嗎?從里長角色重新思考社區公共性

里長可以廢除嗎?從里長角色重新思考社區公共性
Photo Credit:YULIN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里長」已經被視為社區中習以為常的存在,也鮮少有人關注這個職務所造成的影響,因此本文嘗試從里長的情況著手討論,並提出對此職位存廢可能性的探討。

「里長」已經被視為社區中習以為常的存在,也鮮少有人關注這個職務所造成的影響,因此本文嘗試從里長的情況著手討論,並提出對此職位存廢可能性的探討。

里長的角色

在我們現今體制中,里長是最貼近基層民意的職務。在網路資訊較不普及的年代,訊息必須透過里長傳達,直至現在雖然有其他管道能獲取資訊,政府還是會用公文的形式通知里長,代表著「有通知到地方」的程序。而里長也時常代表居民提出政策的相關意見,扮演著一般民眾與政府間溝通的橋樑。

時常我們在社區中發現需要改善的大小事時,都會先通知里長,請里長代為解決。在這樣的過程中提供了許多實質上的服務,然而這個「服務」在法規上的意涵,與地方議員或公務人員等有所不同。

實際上里長並非為「民意代表」,每月所領取的也不是「薪水」,依據地方制度法里長應為「義務無給職」,但是每個月卻可由區公所獲得上限為臺幣4萬5千元的「事務補助費」,原先用意是彌補交通、文具、郵電及水電上的支出,但是通常被當作是「里長的薪水」,而同時除了以上支出項目之外,仍然有部分地方公眾所需的項目,會依里長個別意識使用這筆費用,又或者向地方政府尋求其他經費的協助。

所以在法規上「義務無給職」和「事務補助費」便成為一個微妙的存在,既然是無給職,這些交通、文具、郵電及水電上的支出,理當應透過每個月核銷的方式,給予里長適當的補貼。或者更改義務無給職的名義,讓里長如同縣市首長、議員等領取薪水,不是更名正言順?在這兩個選擇之中,最大的差別是來自於我們對於里長抱有什麼樣的期待與想像,而這個職務應該是無私的服務、沒有薪水的付出,又或者該稱為一項辛苦的工作?

螢幕快照_2017-10-13_下午2_15_45
作者提供
我的里vs我們的里

「OO里歡迎您」,在社區當中我們時常看見如同圖上的設施出現,也可能是某個路燈的更改、公園的設計、道路停車格的劃設、路樹修剪等等,這些公共場域進行調整的過程,時常是在施工的當下我們才曉得有這件事。

接著冒出幾種可能的想法:「沒影響到我就算了。」、「怎麼我都不知道?既然已經做了那就做了吧。」、「我覺得不好,但是也沒辦法改了。」這時會發現:在社區的個人選擇放棄對於公共事務的參與,或者不知道公共事務的進行。然而在施工前的所有資訊都會匯集到里長的身上,而除非這個公共項目涉及個人利益或價值的衝突,不然鮮少有人會對此進行強烈的關注。

屬於大家的鄰里,就在此逐漸成為「里長的里」。

長期以來里長似乎成為社區的決策者,每一項公共事務的改造,里長擁有著很大的操作空間。好的里長會在進行調整前,盡到里內通知和討論的義務,甚至舉辦多種活動活絡社區、請專家學者前來提供意見;而不好的里長可能一意孤行,不見得會經過里民的同意,便由其意志向地方政府提出訴求,肆意讓公共領域成為自我的實踐基地。從中我們會發現:現在的體制中沒有另一項職務,能對里長進行有效力的監督,而反對里長作為的人,頂多僅成為地方上的流言蜚語。

我們還需要里長嗎?

在都市之中,人與人的交流是不受限於里界範圍的。

一個里所提供的效益不僅可以滿足於內部,更能使周遭社區一起受惠,有時是須要有全面性社區共榮的思維。例如社區供餐照顧弱勢的服務,當由某里里長啟動時,是可以就近照顧周圍社區的,但此時可能會出現里長只想照顧自己的里,而忽略還有能力可以涵蓋更廣的範圍;或是其他里長跟風都要來一個社區供餐,造成資源上的浪費,所以在此其實由區公所進行社區公共性的調配會更為全面。然而礙於現今里長同意與否的影響甚大,無奈在推動全面性共榮的方面總是會遇到許多的困難,所以全國績優里長鄢健民主張:該廢除里長一職。

隨著科技網路的進步,里長最初的訊息傳遞功能亦逐漸被取代。一般民眾發現地方上的問題,現在可以透過1999專線解決;市府招開公聽會、說明會等會議,亦會在網路上公告;社區空間的問題也逐漸由社區規劃師進場協助;社輔機構的健全也讓許多民眾受惠。

其實里長在於都市地區的功能性已逐漸削弱,但是里長的存在,卻也能使這些資源得以整合,有心的里長懂得利用這些資源,讓一個社區逐步往好的方向邁進。確實我們可以開始討論里長存廢的議題,過往的制度也有進行調整的必要,如何保有整合資源的特性,又能改善劣質里長的狀況,讓里長一職能真正地為民服務。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