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安樂死重點是「尊嚴善終」,不必觸及合法化問題

衛福部:安樂死重點是「尊嚴善終」,不必觸及合法化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寧緩和醫療專家、國健署長王英偉也說,安樂死是一個宗教、哲學的議題,不是醫療的問題。當病人得到身心靈的安頓,安樂死未必是一個選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前資深體育主播傅達仁盼安樂死合法,引發社會討論。醫事司長石崇良說,關鍵是「尊嚴善終」,現行《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就可處理,但可能宣導不足,民眾不了解。

84歲的傅達仁因飽受病痛折磨,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甚至曾上書總統蔡英文;作家瓊瑤也因希望讓失智的丈夫平鑫濤善終,為了插鼻胃管等問題,家人間發生衝突,安樂死議題又引發各界討論。

衛生福利部醫事司長石崇良表示,近日社會對安樂死的討論談的都是「尊嚴善終」,現行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4條就可處理,不需要去觸及安樂死合法化的問題。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在2000年公告施行,賦予末期病人立意願書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或作維生醫療抉擇的權利,減輕或免除末期病人的生理、心理及靈性痛苦,施予緩解性、支持性的醫療照護,增進生活品質。

石崇良說,《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簡單講就是「自然死法案」(Natural Death Act),精神就是讓末期病人不以人工加工方式刻意延長生命。安寧緩和也不僅是不急救,還有不接受維生設備和相關治療的選擇。

石崇良表示,現行社會對尊嚴善終的討論就是《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精神所在,「現在看不出來法令有什麼不足之處。」可能是政府的宣導不夠,民眾不是很了解安寧緩和醫療的意義和做法,才會誤認還需要再立安樂死法。

台灣缺乏生死教育,避諱談死,甚至在決定要不要急救、要不要插管、維生醫療等,都會因家人間有不同意見,讓問題更加複雜。

石崇良說,作家瓊瑤遭遇的狀況,也並非安樂死與否的問題,而是配偶和子女間彼此意見不一致,並不在於現行法律不夠周延。這也是政府一再宣導預先簽署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的重要性,「自己先決定好,不要讓家人因為不捨,沒辦法做決定」。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第4條

末期病人得立意願書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或作維生醫療抉擇。前項意願書,至少應載明下列事項,並由意願人簽署:
一、意願人之姓名、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及住所或居所。
二、意願人接受安寧緩和醫療或維生醫療抉擇之意願及其內容。
三、立意願書之日期。
意願書之簽署,應有具完全行為能力者二人以上在場見證。但實施安寧緩和醫療及執行意願人維生醫療抉擇之醫療機構所屬人員不得為見證人。
安樂死不是醫療問題,是宗教與哲學議題

安寧緩和醫療專家、國健署長王英偉也說,安樂死是一個宗教、哲學的議題,不是醫療的問題。過去曾接觸很多病人,常常會嚷嚷著「死了算了」,但當安寧緩和醫療介入、減輕病人的疼痛和心理負擔,病人反而會說「為什麼要離開?」當病人得到身心靈的安頓,安樂死未必是一個選項。

高雄榮民總醫院安寧病房主治醫師薛光傑則說,安寧緩和醫療仍有極限,不能百分百的緩解所有病人的痛苦。但安樂死有極高的道德、倫理爭議,尤其「加工」死亡疑慮,若無社會多數共識與法律配套,可能讓醫療團隊被冠上「謀殺」「劊子手」、等惡名,醫界無法承受。

英國是安寧緩和醫療的發源國家,薛光傑說,但就連英國,也未開放安樂死,目前世界也僅少數國家,如荷蘭、比利時等開放,但也屢傳爭議,擔心安樂死被濫用。民眾追求善終,除安寧緩和醫療,未來還有《病人自主權利法》可利用,可預立醫療處置決定,這也是目前台灣社會比較能接受,爭議較少的方式。

不願當「活死人」,傅達仁推法案「求死」

傅達仁因膽管阻塞開刀多次,更曾在4個月內暴瘦12公斤,飽受病痛折磨。為了不願成為家人負擔,更不想成為全身插管的「活死人」,選擇在臨終前喚醒政府及大眾對「安樂死」善終的重要性,並極力推動這個法案。

傅達仁說,台灣是洗腎王國,病患甚至比美國多5至8倍,他看見不少高齡病患身上插管好幾年,感覺很痛苦,雖然現在他已進行安寧治療,但也希望台灣盡快推動安樂死法。

傅達仁的妻子鄭貽受訪表示,當時一度為了安樂死的理念與傅達仁起爭執,認為怎麼可以「這麼極端」,但她和家人從不接受到接受的過程中慢慢磨合,如今家人都願意給予支持。

鄭貽說,人生必經生老病死,現在雖然願意接受丈夫想安樂死的理念,仍會感到不捨。但若一個人在有生之年能做好一件對大眾有幫助的事情,不管外界對傅達仁有何「沽名釣譽」、「標新立異」的批評,她都願意支持他。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