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望遠鏡、顯微鏡和雷達三大科技發明,探討「數據」的價值

從望遠鏡、顯微鏡和雷達三大科技發明,探討「數據」的價值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比別人早知道一些,就沒什麼東西能阻擋你了,只要早知道幾分鐘,你就會有更大的機會贏取勝利,而數據會幫助你搶先那幾分鐘。

文:王堅

望遠鏡、顯微鏡和雷達

我覺得要把三個過去的重大科技發明羅列出來,才能比較好地描述數據的價值。

第一個發明是伽利略的望遠鏡。

世界是怎樣的。也就是說人類不是因為知道太陽系的存在,才去發明一個望遠鏡來觀察,而是人們根本不知道太陽系,而有了望遠鏡之後,人們東看看西看看,才發現地球以外存在另一個世界。我覺得,大數據就是幫你看一個大到你以前根本看不到的世界。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對大數據的理解上,時至今日我們都處在非常原始的階段。

關1
Photo Credit: 商業周刊出版

第二個可以用來描述數據價值的發明,是顯微鏡。顯微鏡可以讓你看到以前從沒見過的微小事物。顯微鏡發展史上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就是人們第一次有機會觀察到一種叫作細胞的東西。顯微鏡下的東西都是活的,即使一棵看著不會動的樹,實際上裡面也有活動的細胞。透過顯微鏡,人們又看到一個活生生、但是肉眼看不到的世界。

在互聯網上經常有一些東西被大家忽視,其中一個就是點擊。在有互聯網以前,大家都沒有覺得點擊有什麼特殊意義。但今天我們都知道,成千上萬的點擊加起來,透過這些點擊數據,在線世界也就變得更為鮮活,更有意義。這個道理就像單個細胞是沒有意義的,可是那麼多的細胞組合在一起,就可能變成一個生物。互聯網中最有活力的基本單元,就是點擊,沒有人會小看。要相信你看不見的世界。

關2
Photo Credit: 商業周刊出版

第三個和數據很像的發明,是雷達。

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時候,1945年8月20日那一期的《時代週刊》,本來是要用雷達做為封面故事,介紹對同盟國至關重要的雷達技術。但是在出刊以前,美國在日本先後投下兩顆原子彈,結果這期週刊的封面就變成一個打有大叉的日本國旗,主要篇幅都是關於原子彈的故事和人物,全世界都對原子彈留下深刻印象,有關雷達的內容卻只有短短三頁。原子彈的功臣之一、諾貝爾獎獲得者漢斯.貝特(Hans Bethe)曾在麻省理工學院的雷達實驗室工作過兩年,他後來說了一句話:「原子彈結束了『二戰』,而雷達贏了『二戰』。」

20世紀40年代初,英國空軍的實力很弱,之所以能夠打敗德國的空軍,是因為英國的雷達夠先進,可以提前探察德國的飛機從哪裡來, 具體在什麼位置,大約有多少架。等到德國的飛機靠近領空時,英國空軍的飛機才出去進行攻擊,它在空中逗留的時間也比從英吉利海峽另一邊飛過來的德國飛機要長得多,這就是早期英國用那麼少的飛機就可以拖垮德國空軍的原因。長波雷達是這場不列顛空戰勝利的關鍵,從1940年夏天開始,它成功引導了數千架英國空軍飛機攔截德國飛機,沒有雷達引導,英國空軍需要動用上萬架飛機,這是當時的英國不能承受的。如果沒有雷達,英國很可能會失敗。

關3
Photo Credit: 商業周刊出版

1940年9月,亨利.蒂澤德(Henry Tizard)率代表團,搭乘加拿大籍的「里奇蒙公爵夫人」號郵輪,將代表英國科技希望的共振腔磁控管,從英國經加拿大帶到美國,把自己的雷達技術分享給美國。美國軍方隨後在麻省理工學院建立歷史上最大的雷達研究中心。在以美國和日本為主角的太平洋戰爭中,日本在雷達技術方面就已經輸掉了。

日本在太平洋戰爭時期的雷達,僅做為一種防禦設備並未受到重視,先進性與英美相距甚遠,很像現在的心電圖,沒有敵機時是一條線,有敵機時會出現起伏,但基本上沒有辦法確定敵機的確切方位。這種雷達並未被日本海軍當作主要設備,他們主要還是靠手持望遠鏡的觀測員警備,然而當肉眼都能看到的時候,根本來不及準備。相比之下, 美國航空母艦上的機載雷達可探測到100英里範圍內出現的日本戰機。

1942年,同樣是長波雷達,幫助美軍在中途島大敗日本聯合艦隊。在所羅門群島、馬里亞納海戰和薩沃島海戰中,雷達同樣發揮關鍵作用。到了1944年,日本海軍在和陸軍的雷達優先使用權的爭奪中獲勝,日軍所有的軍艦都裝備了現代意義上的雷達,但它的聯合艦隊已經失去最重要的航空母艦,整個艦隊自然也就沒有了飛機的支持。

太平洋戰爭末期,日本派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一艘戰列艦「大和號」為旗艦的艦隊,以對抗美國的航母群。建造這艘戰列艦用掉的鋼材不比建造一艘航空母艦用得少。這艘戰列艦每發炮彈的重量相當於一輛汽車,對於戰列艦來說,只要它炮彈打得比你遠,炮彈比你大,就可以擊沉你。日本派出這艘戰列艦的目的很悲壯,就是為了找到一艘航空母艦並與之同歸於盡。更悲壯的是,那麼大一艘戰列艦,提早被美國的航空母艦發現了。「大和號」還沒來得及發現對方航空母艦,就遭遇200多架美軍飛機的攻擊。戰列艦側翻時,還因為炮塔自身太重,硬生生地被扯掉了。這是日本戰爭史上非常著名的一個失敗案例。

如果能夠提前十分鐘知道飛機在哪裡,結果就會大不一樣,這就是雷達的價值。數據也可以幫助你做到這一點。


以前的電腦防病毒行業,是等到病毒入侵你的個人電腦,才會出手防禦。但事實是等到你的個人電腦已經被侵害的時候,那是你發現病毒的最後時刻,這意味著你的系統早就有漏洞。

微軟當時的一個研究發現,如果世界上流行一種電腦病毒,那麼早在6個月或者12個月以前,在世界的某個地方,就一定有人寫過一些這樣的代碼——這個代碼只是告訴你存在這麼一個問題,存在這麼一個漏洞,你靠這些漏洞製造出病毒,但代碼本身並不是病毒。

這意味著,你知道這件事情的時間可以很早,早在12個月以前就應該可以預測到病毒的出現。

互聯網變成基礎設施以後,人們要做的任何事情,其實都可以在互聯網上做,所有的溝通和交流一定都會在互聯網上。所以,這些人一定會在互聯網的某一角落留下蛛絲馬跡,病毒也不例外。

我所說的「互聯網」是指除了基本的硬體及連接設施以外,還有BBS、博客、即時通訊軟體、電子郵件、臉書等各種溝通方式。所以只要你處理的數據足夠多,就可以找到線索。本來你是要等到病毒出現時才能做出反應,而今天只要你能夠把全世界的東西都分析一遍,就可以提前12個月掌握情況,這就是你的競爭力。

過去想要知道一個國家進出口貿易的情況,要查看海關的數據。可是大家知道嗎,海關的數據實際上是事情發生很久以後才彙總的數據。但阿里巴巴的國際貿易數據是不一樣的,從第一天買家詢價開始你就可以預測會發生什麼,今天詢價的人越少,未來12個月的出口肯定也越少。這個時候你會發現數據的價值遠比給你一個報表還要大得多。

比別人早知道一些,就沒什麼東西能阻擋你了,只要早知道幾分鐘,你就會有更大的機會贏取勝利,而數據會幫助你搶先那幾分鐘。

相關書摘 ►行動網路與三個「在線定律」匹配度最高,所以是最有希望的商業環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BEING ONLINE:用「在線」的思維,探索數據新大陸》,商業周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堅

王堅,阿里集團內人稱「博士」,身為心理學博士,同時也是阿里巴巴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20年的學習積累,八年的實踐經驗,四年的沉澱寫作,寫下他最前瞻的思維與觀點,分享因在線而重構的商業世界觀察。

本書特色

  • 作者為阿里集團首席技術主席,擁有技術實踐經驗,從不同的高度與角度分享因在線而重構的商業世界觀察。
  • 馬雲、郭台銘、蔡明介等企業大老專文推薦。
  • 提供最前瞻性的思維與觀點,探討「互聯網×運算×數據」三者聚變的「運算經濟」新未來。
王堅 BEING ONLINE:用「在線」的思維,探索數據新大陸 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商業周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