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玩真的?閒置工業區「先罰後賣」,最高可罰現值10%

賴清德玩真的?閒置工業區「先罰後賣」,最高可罰現值10%
Photo Credit:賴清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國工業區閒置土地高達747公頃,都會型工業區閒置土地則超過3千公頃,總計全國閒置土地上看4千多公頃。

(中央社)行政院長賴清德今(19)日中午與綠營立委便當會,會中拍板修正《產業創新條例》,要是工業區土地閒置3年以上,且通知地主後2年未改善,將罰款土地公告現值10%以下,再未改善就可強制拍賣。

賴清德上任後積極解決產業界「五缺」(缺水、缺電、缺地、缺工、缺人才),中午與民進黨立委舉行便當會,討論產業創新條例修正草案,欲解決「缺地」問題。(台灣工業區土地查詢在此

《中國時報》報導,全國工業區閒置土地高達747公頃,都會型工業區閒置土地則超過3千公頃,總計全國閒置土地上看4千多公頃。定義上,3年以上未使用工業用地即閒置土地,部分工業區甚至有長達10年沒動靜的土地。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會後轉述,會中與立委達成共識,為促進土地所有權人積極依法使用土地,並遏止閒置土地以獲取不當利益,產創條例將新增條文規定,由主管機關開發設置的產業園區內,地主若閒置土地3年以上,將通知地主在2年緩衝期內完成使用。

徐國勇表示,要是2年仍未完成使用,將依閒置時間長短、情節輕重,處以土地公告現值10%以下罰款;若罰款1個月後仍未提出改善計畫,將可予以公開強制拍賣,底價為土地市價。

至於閒置土地如何判定有沒有使用?徐國勇說,不是蓋了一間鐵皮屋就算使用,將會訂定相關配套措施,以建築有沒有達到相當規模及機器、廠房是否進駐等標準來判斷,若沒達到標準,仍會進行強制拍賣程序。

另外,徐國勇指出,產創條例修正草案也規定,2年的緩衝期將會予以註記,不會因為所有權轉移而中斷,因此地主無法透過轉移所有權來延長緩衝期;土地拍賣後,將除去土地的設定抵押權、出租等相關負擔,再點交給拍定人。

徐國勇說,修訂這項條文,表示政府是「玩真的」,請閒置土地地主趕快開發,不然就趕快出售;希望法律通過後,甚至媒體報導後,閒置工業區土地所有人「現在就動起來」。

他表示,產創條例修正草案為立法院本會期優先法案,目前已出委員會進行政黨協商中,將由立法院民進黨團提出修正動議,希望能盡快通過。

《蘋果日報》報導,據轉述,政委羅秉成在會中表示,相關法條的規範,在合憲性上並沒有問題,強制拍賣是最後的手段,只要有正當理由,就可以去檢討,同時有給予緩衝期及輔導措施,工業局會協助,如果有輔導的措施,還不開發的話再開罰,法條上用「得」,就是保持彈性,處罰是最後不得不的手段。

羅秉成並在會中表示,強制拍賣並非絕對手段,而是彈性效果,目的不是處罰,而是「懸劍效果」,懸一把劍在地主頭上,若遲不作為,才會砍下去。

61069535
Photo Credit: 行政院
51347486
Photo Credit: 行政院

政委張景森10月初曾召開跨部會議,初步確認工業區閒置土地將以「代為標售」方式活化。然而賴清德上任後,決定改改採多數與會官員支持的「強制拍賣」,並要求政委羅秉成19日前確定條文之文字內容,於便當會上與立委共同決定。

《聯合報》報導,經濟部官員說明,工業區土地的私地主若三年內都沒有使用、建廠,便會被認定為閒置,政府會通知二年內應盡快使用,若限期內仍未使用,便「先罰後賣」,以強制拍賣方式讓閒置的工業區土地能確實使用。

至於為何從「代為標售」改為「強制拍賣」?經濟部官員表示,兩者精神上差不多,都是強迫釋出閒置用地,供有需要的人使用,主要是基於適法性才去調整,屬於法律層面的考量。

商總:不如找都市周邊的農業用地,變更為工業用地

《中央通訊社》報導,中華民國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則認為,台灣是民主國家,土地在私人的手裡,利用法律來要求私人土地強制拍賣的可行性可能不高。他說,不如尋找都市周邊的農業用地,變更為工業用地來利用,或是針對目前閒置的土地,訂定優惠辦法去鼓勵企業開發。

賴正鎰也呼籲,國內產業目前以第三級產業的商業、服務業為主,工業用地需求不可能繼續大量增加。政府也應該考慮針對服務業用地,提供專業的使用區域,像是成立觀光特區。

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秘書長蔡練生指出,台灣土地資源有限,土地開發後被少數人囤積。原本工業用地立意是蓋工廠投入生產,卻讓這些少數人利用土地待價而沽,不但新的投資者沒有土地可使用,政府還要去開發新的工業區,造成資源浪費。

他也說,除釋出閒置用地,既有工業區也要活化,像南部安平工業區,設備老舊、可使用面積低,政府應該放寬老舊工業區的容積率。

工業局副局長:「缺地」的背後並不單純

《環境資訊中心》今年8月專訪工業局副局長游振偉還指出,除了閒置,工業區還有誤用、錯用等狀況,有些工業區土地已被挪作住宅用,即媒體曾揭露的「工業宅」,或是直接透過都市計畫變更為住商用地。游振偉坦承,目前並未分析工業區土地被誤用、挪作他用如工業宅的情況。

而在「現有」的閒置工業區上,卻也遇到了難處。游振偉無奈的說,許多閒置土地都已經私有化了,只能透過增加地價稅等方式增加持有成本。這就像有人擁有二、三棟房子,政府不能強迫他一定要住,只能透過機制設計,例如加稅,促使他釋出空屋。

游振偉也進一步說明「缺地」背後隱含二個因素:區位與價格。例如,電子業在新竹、桃園聚集,廠商希望就近尋找土地,彰化或高雄的土地可能就不適用。北部土地價格高,有些行業負擔不起,這也是另一種缺地。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