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六):如何分辨烏合之眾?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六):如何分辨烏合之眾?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辨生活周遭的烏合之眾也是十分有用的。我們人生總是會面對許多困難和問題,而我們自然會需要許多擁有理性分析能力的人與自己進行利弊討論。我們要尋找擁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當作共同策畫者,而找尋烏合之眾當作計畫的徹底執行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人生如戲,有些人知道自己在演戲,而有另一掛人分不清現實與戲劇。

當狂熱席捲的時候,許許多多的烏合之眾說著烏合之眾的語言,而台上的政客也說著烏合之眾的語言來掀起另一波狂熱。對於旁觀者來說根本沒有辦法分辨這些講話相同語言的人,到底誰是政客而誰又是烏合之眾? 畢竟當政客有著優良的表演技巧的時候,是足以順利在角色當中轉換,尤其那些說著烏合之眾語言的政客,多半在那當下,恐怕也深信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看起來跟烏合之眾沒有差異。

如同所有媒體都希望自己的資訊能夠觸及到所有大眾,而這些內容必須是大眾所喜歡的,才會被持續關注,所以在內容上會極其的討好或是極其的討厭,無論是哪一種才有生存的空間。我們所接觸到的所有資訊,都是針對烏合之眾而來。而對於所有懂得政客語言的政客來說,要讓烏合之眾了解問題是不可能的,所以將這些真實的文字包裝成政客語言才有辦法傳播。但媒體的受眾也包含了非烏合之眾,高明的政客也希望能獲得這些人的支持。

這時候高明的政客就會說出富含兩種意涵的政客語言,在這種資訊當中,不只可以滿足烏合之眾對於政治的幻想和恐懼,他們得以單純的依靠形象思維的方式來了解這些資訊的意涵。而對於非烏合之眾的人來說也能透過一些枝微末節的零碎資訊來拼湊出真正釋出的訊息是什麼。

螢幕快照_2017-02-11_下午1_54_42

烏合之眾只會用形象思維,對於訊息背後所隱藏的訊息則是一無所知,除了拼湊需要花費腦力之外,他們過度相信這些表層的政客語言而導致迷失了自我的理性。在烏合之眾當中不乏那些高知識分子和專家學者,但是當烏合之眾陷入意識形態的狂熱之時,講出來的話即便不符合邏輯和理性,他們依然深信不疑。

分辨烏合之眾的方式非常容易,他們對於自己的想法幾乎是無條件地相信,而且只認為自己的資訊才是正確的,會無條件的過濾那些自己不喜歡的資訊;甚至當自己的想法出現矛盾之時,為了減少自己內心的衝突,他們會選擇拿至高無上的目標來讓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就有如那些極端台獨者想著各式各樣的方法去爭取曝光,一心只想著要改國號和建國,卻從來沒有想過靠著這樣的手段,到底有沒有辦法讓更多人願意支持這個方向。同樣的情況也會發生在極端統派,他們的作法也是各種荒謬,包含打人和鄙視年輕人的種種作法只會讓自己逐漸邊緣化,但他們自己卻是絲毫不在乎。

當然也有不是那麼極端的烏合之眾,但通常他們也具備了許多自身矛盾而不自知,當點出他們想法上的矛盾之時,他們通常拒絕承認這些矛盾的存在。因為他們深信某個政客所說出來的話是不可質疑的真理。當對於事務的討論走到這一環節時就應停下,因為信仰是無堅不摧的,而當烏合之眾說出信仰的時候,那也就代表這段討論已經進入沒有意義的階段了,唯一的意義只剩下烏合之眾不斷的證明自己是烏合之眾。

分辨真正的烏合之眾容易,但若是要分辨像是政客般的假烏合之眾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理解舞台差異的人可以輕易知道,那些宣傳用的政客語言只有在公開場合的舞台上會說,但這個時代已經很難區分公共場合和私人談話。

RTSP6J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公開發言從來就不是講給對手聽的

過去的公開發言是很好區分的,包含在大型媒體上面發言、大型舞台上發言或是對著能運用媒體的記者發言,凡是會因為這次發言而傳播到遠方的發言都會是公開發言的一種。但隨著網路化的進步,社群網站紛紛林立,各式各樣的自媒體和爆料平台四處皆是。凡是發言幾乎都可以被視為公開發言了,私下談話的機會大概只剩下與朋友隱密聚餐當中的談話,而這些談話本身就是私人的,更不可能被傳出,因此我們只剩下公開發言的內容能夠參考。

首先我們必須要先了解公開發言的本質。所謂的公開發言並不會針對特定的對象,即便是透過媒體的隔空喊話也不會喊給該對象聽的,而是喊給廣大的烏合之眾聽,而對象回話的時候也是喊給烏合之眾聽的。在這檢驗公開發言的過程當中,我們首先要思考不同情況下的利弊得失。

政客知道如何討好別人,所以因應環境的不同而做出各種發言就成為政客的基本技能之一,這也等同於政客的發言必定伴隨著雙重標準。分辨烏合政客的方式就是檢驗他在不同場合的發言是否仍然保持單一標準。單一標準的發言極其容易得罪他人,尤其面對勞工團體和資方團體的發言必須由不同的角度切入,面對男人和女人也要用不同的說法來讓雙方都覺得滿意和開心。如果看到政客在錯誤的場合依然堅持著自己經常說的話,就會發現這個政客其實只是個烏合政客。

次者就是堅持角色的政客,是否有因為自己角色的定位而得到任何的好處?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每個人圖利自己的方式皆不同,有人想博名聲、有人靠賣書賺錢、有人靠政治獻金賺錢、有人靠著通告費生活更有人依附選舉營利。我們靠著分辨政客的這些發言能否替他自己謀取更多利益來分辨烏合與否。有些時候一群政客為了達成抹黑另一個政客的目標,會共同架構一套完整的陰謀謊言來嘗試欺騙所有人。

在這套陰謀當中,我們找得到動機、利益和手法等等,看起來幾乎完美無缺的縝密計畫,但許多時候的動機卻是經不起理性的考驗。對於烏合之眾來說,他們深信仇恨會導致一個人報仇,卻沒想過仇恨本身也需要足夠高的價格才會使人動手。因此許多這種陰謀論當中的動機就會單純淪為簡單的仇恨,而更常時候這些動機本身的利益根本不足以推動陰謀本身,對於烏合之眾來說他們沒有能力了解金錢數目大小所代表的意義。

例如當烏合之眾認為一台國產車可能需要70萬的金額就能購買,當一台限量高級跑車需要的成本除了購買本身之外,也包含維修的不方便、可能耗損的風險等等就是烏合之眾無法想像的。適用於烏合之眾的陰謀要符合大眾生活中的常識,但這套陰謀卻未必能夠同時適用於理性知識的檢驗。

truth-257158_960_720
Photo Credit:geralt CC 0

分辨烏合之眾最大的好處是找到非烏合之眾。在政治上面,當我們發現某個政客其實是烏合政客之時,我們可以知道他必定是別人的一顆棋子,這顆棋子沒有辦法決定自己的路線,甚至思維都只會專注在自己的路線上,從未看過其他可能的道路。而聰明的政客即便知道自己在別人的棋盤上,但他可以扮演棋子也可以扮演一條有生命的狗,更可以在某些情況下反客為主的掌握局勢動態。觀看一個政客是否有機會登上大位,就看他烏合的程度有多低,以及願意演出的烏合程度有多高。

分辨生活周遭的烏合之眾也是十分有用的。我們人生總是會面對許多困難和問題,而我們自然會需要許多擁有理性分析能力的人與自己進行利弊討論。除此之外當我們尋找合作夥伴的時候,夥伴的分類也分成策劃和執行,我們要尋找擁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當作共同策畫者,而找尋烏合之眾當作計畫的徹底執行者,畢竟沒有人比烏合之眾更適合這個角色。

但歷史的經驗揭示了政客許多時候的無奈,當自己講多了烏合之眾的語言,當自己在多重身分中切換時,許多的政客也迷茫在自己創造的角色幻境當中。在戲劇理論當中經常會有角色靈魂反過來吞噬了演員本質的案例,在政治上由於政客需要擁有表裏兩層樣貌來處理選票和利益問題。談利益的那個面孔是政客維持理性的最後理由,可是當利益結構都被表層的烏合之眾語言給說服之後,似乎政客連維持理性的理由都消失了。

那就等同於政客被自己的角色給完全吞噬了,當理性的理由消失之後,自己只剩下狂熱的政客身分,而這股狂熱也沒有辦法由自己所熄滅,只能帶著狂熱不斷地前進,反正早已分不清真實與戲劇的界線了。

烏合之眾系列文主要參考書目
  • 《烏合之眾》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
  • 《群眾運動聖經》艾瑞克・賀佛爾Eric Hoffer
  • 《君主論》馬基維利Niccolo Machiavelli
  • 《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查爾斯.麥凱Charles Mackay
  •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高夫曼Erving Goffman
  • 《語言與人生》S.I.早川、艾倫.R.早川
  • 《神話的力量》坎伯Joseph Campbell
  • 《千面英雄》坎伯Joseph Campbell
  •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卡爾.榮格Carl G. Jung
  • 《自私的基因 》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 《英雄與英雄崇拜》卡萊爾Thomas Carlyle
  • 《我的奮鬥》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

本文由子迂的蠹酸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子迂的蠹酸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