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衣物不潔」論惹禍 ,柔佛蘇丹下令與大馬宗教局斷交

「華裔衣物不潔」論惹禍 ,柔佛蘇丹下令與大馬宗教局斷交
Photo Credit:The Star Online @ Youtube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清真洗衣店」事件引發伊斯蘭發展官員發表「華裔衣物不潔」的言論,使馬來西亞柔佛蘇丹下令,柔州伊斯蘭宗教局(JAINJ)與大馬伊斯蘭發展局(JAKIM)斷交。

新聞整理:周慧儀

10月14日,伊斯蘭發展官員發表「華裔衣物不潔」言論,使馬來西亞柔佛蘇丹依布拉欣(Sultan Ibrahim)下令柔州伊斯蘭宗教局(JAINJ)與大馬伊斯蘭發展局(JAKIM)斷交。

柔佛蘇丹依布拉欣表示,日後大馬伊斯蘭發展局無需再向柔州給予任何建議和看法,因為聯邦憲法已經闡明宗教事務屬於各州的特權。

而發表該爭議性言論的發展官員扎米漢(Zamihan)事後遭警方援引1948年「煽動法令」第4條文進行調查,在14日獲得保釋外出。同時,他也遭雪蘭莪伊斯蘭宗教局禁止在雪州清真寺與祈禱所佈道。

蘇丹斷交之舉也讓大馬伊斯蘭發展局(JAKIM)總監與首相署部長要求覲見,以解決扎米漢一事。

Screen_Shot_2017-10-16_at_4_50_35_PM
Photo Credit:The Star Online @ Youtube 截圖
發表「華人衣物不潔」言論的大馬伊斯蘭發展局官員扎米漢。

「清真洗衣店」事件發生始末

「清真洗衣店」事件起源於9月23日,當時網路盛傳麻坡(Muar)一家自助洗衣店門口告示「僅限穆斯林入內使用」,並強調該洗衣店基於「聖潔」(馬來文:kesucian)因素而「友善穆斯林」(馬來文:Mesra Muslim),引發爭議。

Screen_Shot_2017-10-16_at_12_33_41_PM
Photo Credit:Kini Tv @ Youtube 截圖
日前引發爭議的麻坡「清真洗衣店」,其入口放置「穆斯林友善」(Mesra Muslim)的告示牌。

柔州伊斯蘭宗教理事會顧問諾加度(Nooh Gadut)以及宗教司莫塔希(Mohd Tahrir Samsudin)和洗衣店業者站在同一陣線,認為「伊斯蘭教注重聖潔,若一家洗衣店只限穆斯林顧客,則穆斯林無須擔心自身所洗衣物是否存在嚴重穢物(馬來文:najis)。」

此外,也有網友上傳一名華裔男子帶著寵物狗到某家自助洗衣店洗衣,認為「友善穆斯林」的洗衣店有必要存在。

然而,也有民眾認為此舉將影響種族和諧,望有關當局採取行動。

對此,柔佛蘇丹依布拉欣直指無法接受這樣的「瞎鬧」,並表示柔州屬於全體的柔佛人(註:麻坡為柔佛州第四大城市),以及種族和宗教的人民。他進而指出,「這裡不是塔利班國家,做為柔州最高宗教領袖,我不接受如此極端的行為。」蘇丹對該洗衣店業者表示若不開放給其他非穆斯林族群,則必須停業。事件最後以業者向人民道歉,並開放給有族群而告一段落。

而蘇丹依布拉欣的舉動也受到首相納吉的支持,並表示「政府將繼續致力堅持真實的伊斯蘭教會,同時根據伊斯蘭的要求保護其他社群的利益。」

然而繼麻坡之後,玻璃市(Perlis)加央也出現另外一家「只限穆斯林」的洗衣店。就在當地王儲與宗教司登門拜訪後,洗衣店業者也撤除該限制,對全民開放。對於洗衣店業者區隔穆斯林、非穆斯林的做法,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認為這有違伊斯蘭教義,他認為業者不改預設立場假定非穆林的衣物不潔;此外,伊斯蘭教義不該讓生活愈加繁瑣,而應旨在簡化生活。

風波導火線,伊斯蘭發展局官員:華裔衣物不潔

日前,原本已平息的「清真洗衣店」風波因伊斯蘭發展官員扎米漢(Zamihan)的言論再度被挑起。

扎米漢在清真寺佈道時以不點名方式反擊柔州蘇丹的說法。他說道「有一名蘇丹表明穆斯林友善的洗衣店不應該出現在他的州屬內,這不該是蘇丹該說的話,這一些洗衣店旨在維護聖潔。」他進而指出穆斯林的衣物不該與華裔的衣物混在一起,因為華裔並不會在大、小解之後進行清洗。

該發展官員也宣稱「華裔的貼身衣物沾染經血或尿液,或他們摟抱小狗、衣物沾染酒精或豬肉,這一切都與他們有關。」他補充,穆斯林重視清洗「嚴重穢物」且重視「聖潔」,因為他們身穿的衣物都將進行禮拜、閱讀可蘭經以及朝聖。

針對扎米漢的言論,柔佛州蘇丹14日於敦胡先翁大學畢業典禮上抨擊,回應扎米漢「傲慢、堅持自己無誤,且抹黑其他族群。對我來說,他就是一個沒有思想的『空罐子』。」面對扎米漢表示自己是被媒體抹黑之時,蘇丹再一次回應「扎米漢擅長說謊,我們要怎麼像這樣的人學習?」

在演講中,蘇丹引用鈔票為例,表示「鈔票也會經手豬肉攤販和酒商,也有可能會沾染糞便等,難道我們也要推出「友善穆斯林」的鈔票嗎?」、「公共場所的座位也有可能不潔,若要追究下去將沒完沒了,若是這樣那大家就不用在社會生活,而是搬到山洞裡去。」

風波之後,討論的空間

事實上,「清真洗衣店」事件民眾對此有不同的看法。

根據《中國報》,有力挺扎米漢的網友支持他繼續敢怒敢言,並認為其言論並沒有污衊非穆斯林。也有宗教司認為關鍵不在於隔離非穆斯林,因為要怎麼做生意是店家的自由,重點在於不該將所有的非穆斯林都認為是「不潔的」。而有一些民眾亦認為「不反對穆斯林遵守聖潔的條規,但不能以阿拉之名跨越界線冒犯其他族群。」

對此,行動黨國會議員張念群於《星洲日報》的專欄指出:勞動蘇丹出面解決不是最好的方案,因為地方政府並沒有相關條例禁止商人以自己的方式營業。然而,她進一步引用馬來西亞《聯邦憲法》第8條第一款闡述:人人在法律下皆平等,且在法律下受到平等保護,指出該洗衣店業者是違背憲法的。

此外,她補充,「歧視」不僅展現在「只限穆斯林的洗衣店」上,在徵聘廣告上「只聘請華裔」、租房啟示上「非印度人房客」、「禁止非洲人」的公寓政策上都展現了各族群只有在自身被「冒犯」的情況下,才認為那是歧視。

張念群也反映馬來西亞有必要制定《平等法令》或《反歧視法令》,以處理任何形式的歧視,包括宗教極端主義、性別歧視和種族歧視。她希望可以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進行一系列的全國諮詢,以討論新反歧視法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