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因為活在一個小島上,便用小島上的「真理」去評斷一切

不要因為活在一個小島上,便用小島上的「真理」去評斷一切

從小我就喜歡建立自己的世界觀,去解釋、預測事情的發展還有人的想法。對我來說,建立世界觀的過程的過程就像是推導數學式子一樣,你一定要確認自己的想法(解答)是正確的,才有可能在這基礎下,推導出下一個正確的式子。

如果它像數學,那麼只要上一步是正確的,推導的過程是正確的,得到的結果就是正確的。所以,我認為只要我所學的基礎是正確的,那麼只要用正確的理論配合這些基礎,那麼推出的結果就應該是絕對正確的。A->B->C,就這麼簡單。

但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我所學到的基礎絕對是正確的嗎?

我們所認知「正確」的基礎不過是人們經驗的產物,而人們的經驗其實是非常微小的存在,這些「正確」不過是滄海之一粟的經驗談,而我們卻總是自信的依據這些經驗,頭頭是道的對人說「這不可能」、「我的想法才是正確的」。

翟本喬先生曾寫過一篇文章〈黑羊, 和 Facebook 實習生的薪水〉,裡面有個故事說:

三個朋友出國去玩,到了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看到了一隻黑羊。
詩人讚嘆道:「好奇妙哦!他們這裡的羊都是黑的!」
工程師糾正說:「不對,你只能說他們這裡有黑的羊。」
律師再糾正說:「不對,你只能說他們這裡至少有一隻羊,它面對我們的這一側是黑的。」
看到這個故事的人一定會覺得裡面的"律師"在找大家麻煩,我們從來沒有看過只有一半是黑色的羊,這種可能性近乎於零,為何要做這種近似無聊的假設?

嗯,這句話的重點在於「我們從來沒有看過」。

人是種很有趣的生物,它會對靠近自己、能夠理解的東西特別有感覺,它會去放大他們的存在和重要性。「每30秒在非洲就會有一個小孩因為瘧疾而死亡」、「每30秒台灣就會有一個人因為流感而死亡」(這是假的)、「每30秒你認識的人中,就會有一個人因為新型病毒死亡」(假的),這三個描述,最後一句話對我們的衝擊會最大。因為我們可以想像、看到、理解這個句子的意義,並且感受到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我們的世界觀是由自己周圍事件發生的頻率、遠近所構成的,只要一件事情在我們周圍不斷發生,我們就會不由自主的深深相信「世界就該是這樣運作的」。(可以參考:一切都可被重新定義

但若我們順從這種基於「頻率」、「遠近」所構成的世界觀,那麼我們的想法便會被扭曲,再也無法對事件和想法有客觀和理性的判斷。這種世界觀就像是大腦區域對於我們身體感官的理解一樣,讓外人看了覺得荒謬又可怕。

任何人應該都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東西只要一放手就會掉到地上去,不管是在地球上的哪個角落皆是如此。這個現象是地球上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我們活在地球上,而且大多數的人不會離開此地,所以我們會信奉這樣的信念。同樣的,只要我們活在某個島嶼上面,從來沒有離開,我們的心中就會有很多「在此地適用」的真理,但他們「絕對真實」的範圍有多大呢?

地球上地表的重力是9.8N/kg,它對於我們來說是無庸置疑的真理;但若類比到宇宙,普遍的沒有重力才是世界的真理,而靠近地球以及其他星球的點則是奇蹟一般的特例。

如果把宇宙和地球等比例縮小,把宇宙縮的和地球一樣小,那麼地球連它上面一粒沙的千分之一大小都不到。對於宇宙來說,我們所知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就是這樣一個特殊的特例 ——在地球這麼大的地方中,只有一粒沙上面的千分之一大小適用。

下面這個影片展示出了我們所認知「舉世皆準」的世界真理到底有多藐小。

只要我們一輩子不離開地球,而且地球沒有其他的外來者,我們就可以繼續活在我們所相信的真理之中。同樣的道理,只要我們持續的活在某個封閉的島嶼或是小鎮中,而且沒有其他的外來者,在這個小島上的「真理」就有很高的機會能繼續保持正確,讓人可以一輩子相信它。但在這個世界各地的人種、文化、經濟體系不斷流動的「現代」,這種狀況存在的機率非常的低。

現在是普遍教育與網路的時代,有系統的教育教導我們基礎的理論,而網路讓我們能夠看到世界各地的樣貌。經過教育,我們認為自己學會了許多真理。透過網路,我們覺得自己和世界接軌,整個世界彷彿就在自己的螢幕中般可以輕鬆探索。

但我想我們必須知道,這些基礎理論和我們透過網路所看到的世界,只是涵蓋廣大空間、時間中的幾條絲線、幾個節點罷了。當我們處在這些節點,順著絲線走時,我們覺得自己掌握了世界的真理,但在這些絲線、節點以外,其實還有近乎無限的知識和可能性在。掌握了這些絲線和節點內的知識,並不代表自己就能自信的說:

「這件事情絕對是這樣,沒有第二種可能性了。」
「你說的方法絕對行不通,那是不可能的。」

這太過武斷了。

很多人(包含我自己)總覺得自己知道許多知識,對世界的架構有非常扎實的認識、相信自己的想法理論是非常正確的。但這種「絕對正確」的想法真的非常危險,而且是種自己相對於整個世界的過度吹噓。

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不代表它就不會發生,發生過一萬次的事情不代表下次就會再發生。不要太過堅持己見,因為我們所認識的真理大小可能還不如地球上面的一粒沙來得大。

不要因為自己活在一個小島上,便用小島上的「真理」去評斷一切。不要因為一個經驗在過去都是對的,便拒絕相信未來不同的可能性,期許自己能持續學習和實踐這個想法。

後記雜想

介紹地球在宇宙中大小的影片讓我想起MIB的結尾,這種循環的概念非常有趣。曾經想過,一個細菌能夠理解和他們同等的細胞串在一起會構成人類的思想嗎?如果地球和沙子一樣小,那麼沙子上面的微生物(地球上的人類)能夠想像星系和星雲也可能構成有思想的物體嗎?(如同《時間迴旋》這本書中所提到的。)

須彌藏芥子,芥子納須彌。
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一沙一世界,剎那即永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