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us】解放學制!別讓院系束縛未來(上):分系不分系?

【Campus】解放學制!別讓院系束縛未來(上):分系不分系?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來自關鍵評論網校園版的選文:「錢是我們在花,時間是我們的生命,為什麼我們不能自己決定要學什麼?」當國外大學延緩分流時,國內大學生仍有讀錯系的焦慮。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的大一大二不分系,實施至今的經驗值得參考。

「我的成績過不了雙主修門檻啊!」、「我轉不出去……」苦讀十二年,上了大學卻還是學不了自己想學的,轉系或雙輔也處處碰壁,當無法擇己所愛、對於未來學用之間迷茫,究竟什麼制度才能夠幫助我們?
讀錯 vs. 延緩分流:近六成政大生覺得學非所愛

「錢是我們在花,時間是我們的生命,為什麼我們不能自己決定要學什麼?」原就讀政大韓文系的張芸禎,因連續兩次轉系未成,故今年雖為英文系四年級,但已是她在政大的第六年。

今年至美國斯克蘭頓大學( University of Scranton )交換的張芸禎認為,台灣的大學轉系條件太過嚴苛,在她交換的學校若想轉系,只要在下一學期直接選其他系的課程,並去相關單位登記即可,只有極少數的學院有特殊考試,「我身邊的朋友幾乎每個人都轉過系!」

根據《政大學聲》問卷「我想學我真正想學的!」,共607份有效填答中,有高達約58%的學生認為自己讀錯系,而在這當中,有約50%的學生希望能以「轉系」來扭轉當初選錯系的錯誤,其次則是想透過「雙主修」來改善,約有32%,然而其中成功率卻僅有約22%。

就讀中文三的王韻涵表示,本科系並非他的第一志願,只是因為指考分發才就讀的,高中時雖可以透過學校輔導室或學長姐分享,但仍無法對中文系有確切了解,因此她認為,「不分系的立意是好的,比較能找到自己感興趣的領域。」

想想論壇《學與業壯遊》專欄作家謝宇程分析,台灣學生認為自己讀錯系的比例如此高,就是因為沒有事先了解學系的機會。謝宇程說明,台灣的大學僅採計「國英數自社」五科,但英國大學入學考試「A Level」共有4、50門科目供選擇,由各系規定採計哪些科目,因此學生自高中就需自主選課,根據有興趣的科系提早摸索;美國在高中則是通才教育,因此大學採一至二年的延後分流,讓學生在進入大學後先探索方向,再自由選擇主修。

臺大師培中心老師王秀槐也認為台灣的大學定位不明。她指出,教育系統分為美國及歐陸,但台灣的高中像是美國的通才教育,還來不及對於科系的選擇詳加考慮,大學就進入一入學便分系的英國模式,「每個都學一點卻四不像」。

無法對於科系充分了解,便是目前大學入學的一大弊病,因此有些學校為此實施「不分系」制度,延緩分流,藉以讓學生有更多時間摸索興趣,對科系有較深入的了解後再做選擇。

根據問卷結果,學生最想要的修課制度是「全校大一大二不分系,之後再於校內自由選系」且無共同必修,共佔41%,其次是全校四年皆不分系,佔25%。

1
Photo Credit: 政大學聲
在美國,全校前段不分系幾乎是常態

「我原本不相信自己還能念理科。」畢業於美國西雅圖大學的陳佳君,即是因為延緩分流,從原本以商學院為第一志願的文組生,轉換跑道就讀生化(Biochemistry)學系。她強調,延緩分流讓她有機會再次思考人生的目標、跨出文組的界線,選擇真正想念的科系。

在西雅圖大學,前兩年需修讀三大類別的通識課,每一類各15學分,不同的科系會規定採計不同通識與成績標準,學生只要在大三前完成即可申請該學系,但她強調若是較熱門的科系,提出申請也不一定會上,因此也要將第二志願的通識課排進選課計劃裡。

除了讓原本志向模糊的學生有機會好好選擇,延緩分流也讓志向明確的學生,有更大的選課靈活度,如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即設立「全校不分系學士班」,四年皆無任何灌檔課程,除了少數科系有規定預先修習的通識,學生大二時可自由選擇科系,不會有任何限制,甚至分流後,還有無條件轉系一次的機會。

台科大不分系二年級高偉家表示,自己在高中就已接觸資訊工程,非常確定將來想鑽研較偏門的「密碼學」,因此靈活的選課讓她更能專注在想精進的領域,「因為有許多基礎課程我高中就學過了,在大學我可以跳過,可以花更多心力在更專業的領域上。」高偉家指出,不分系另一層的意義,就是強迫學生思考,「畢竟課表一攤開就是白的,你就是要把它填滿。

「不分系讓我有更多時間發現並離開原本以為自己喜歡的系,並找到真正喜歡也適合自己的系。」台科大不分系一年級學生陳炯廷說,自己原本進入不分系時,猶豫於工科與建築,一開始因無法同時應付兩門主修,在權衡之下選擇前者,大一上結束便清楚興趣不在這塊,便把所有課退掉,改選建築系的課,現在也下定決心繼續以建築設計為主修。

不分系讓我有更多時間發現並離開原本以為自己喜歡的系,並找到真正喜歡也適合自己的系。...
不分系的學生都容易對現行制度有些不安與焦慮,例如過去三系併為一系,獲取的資源卻順勢減為原本的三分之一,未來恐發生強者更強、弱者更弱的情況。
學院不分系 讓學生多摸索興趣

政大雖無全校不分系,但傳播學院自103學年度起開辦院內大一大二不分系,今年首屆大三分流結果出爐,224位學生都成功分流至自己的第一志願,被院方視為不分系成功的一大步。

傳院副院長陳儒修坦言,目前傳院不分系措施仍較半套,因院方評估學生尚未具有全面自由選擇的能力,故大一大二仍有六門必修課,讓學生對未來分流的三系有初步的認識及方向。他表示,理想中的傳院應是大一到大四皆不分系,更不需要必修課,將選課權全權交由學生自主決定,他更認為不分系其實不只傳院能做,社科院跟商學院應該都可以嘗試。

社科院長江明修同樣肯定以延緩分流緩解學生讀錯系的現象,他表示因為社會科學領域的多元性,社科院近年也一直考慮規劃類似制度。文學院院長林啟屏則不排除發展延緩分流的可能性,但他認為文學院屬於基礎知識的學院,學系各自的核心概念較為穩定,不易代換。

延緩分流看似解決讀錯系的問題,實際上除了透過此制度,使學生有更多時間摸索自己的興趣外,也應輔以其他配套制度的實施,才能達成最佳的效果,如導師制、個人輔導等。

教務處註冊組組長王揚忠說,目前學校只有傳院實行大一大二不分系,因其學系間性質較相近,較容易整合,但因實行不久,仍需密切觀察成效,且實施不分系有執行上的困難,除了必須考慮整個學校的政策走向是否願意合流外,學系師資是否足夠也是先決條件。

2
Photo Credit: 政大學聲

傳院二,將進入廣電三的吳易珊表示,傳院不分系的制度的確有其好處,但其實不分系的學生都容易對現行制度有些不安與焦慮,例如過去三系併為一系,獲取的資源卻順勢減為原本的三分之一,未來恐發生強者更強、弱者更弱的情況。王韻涵也表示,雖然不分系確實可以讓學生比較能找到興趣,但若大三才分流,可能有修習不完專業科目的壓力。

傳院第一屆分流後,為了因應三系學生人數的劇烈變動,傳院聘任新師資已跳脫單一系所的框架。陳儒修說:「我們不會專門徵聘所謂『新聞系』或『廣電系』師資,而是儘可能找跨領域,能帶領傳院整體發展的人才為主,如能教大數據分析、數位新聞學的老師,正好配合傳播大環境變遷,以及學生學習方向轉變。」

不分系透過延緩分流,讓原本志向明確的學生有多一次機會選擇,也讓對志向迷茫的學生有更多時間思考,讓學生脫離系的限制,追求自己的未來;但校方卻常質疑學生自主能力,或以師資不足為由,對不分系採觀望態度;然而,傳院已首開風氣,嘗試解決師資、分流等執行面上的問題,期盼政大有更多學院投入,將選擇權還給學生。

本文經政大學聲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龔郁雯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