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下流老人」也能感受到幸福的中高齡「共享住宅」

讓「下流老人」也能感受到幸福的中高齡「共享住宅」
Photo Credit: Mr Hicks46 @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未來的居住問題,應以超高齡社會、特別是高齡獨居人口增加為首要前提,不能光只是依賴狹義的社會福利政策,而要打造出一個讓眾人能夠在不花太多費用的情況下彼此協助、互相產生正面影響的城市以及社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三浦展

為了解決社會問題的建言

資產匱乏的下流老人也能感受到幸福之關鍵,夫妻關係、與兒女及孫子的家人關係固然重要,與街坊鄰居的人際關係重要性也不可小覷。

不過,即便結婚,總有一天會變成一個人,即便有兒女也可能相隔遙遠。正因如此,與親戚或鄰居之間的交際往來,對於提高生活品質具有相當重大的意義。我認為那不單侷限於左鄰右舍、住家附近的地緣關係,打造更寬廣的人際關係網絡也成為一個不容忽視的重點。不只是從前就認識的同輩友人,與年輕世代的往來與連結也很重要。

針對這點,我從多年前便持續提出建言。早在一九九五年的著作《「家庭與郊外」的社會學》當中,我批判郊外新市鎮只不過是一個集合同年齡層、同社會階層之小家庭的結構單一空間,呼籲必須要建構出能綜合各種年齡層、不同屬性之人群的住宅區。在二〇〇四年出版的《快速同質化的日本》書中提到,對於高齡者比率上升且空房數增加的老舊住宅區,建議應該以低廉價格讓年輕人入住,促使年輕人照應同社區的高齡者起居或提供協助,而我將這樣的社區命名為「解決社會問題型的住宅區」。不只是大型住宅區,一般的小型住宅區也適用這個制度。

另外,在二〇〇六年編著的《擺脫快速同質化日本的宣言》書中提議可以將人潮稀少的商店街閒置店舖,以便宜店租吸引年輕人前來開店。在二〇一四年以及二〇一一年出版的《第4消費時代》與《為了日本的未來,來談談「共享」吧》書中則將目光焦點放在共享住宅上。從共享住宅受歡迎的理由進一步分析,認為應該盡快從共享住宅當中獲取能夠解決今後高齡社會問題的要素。依循以上的脈絡,光是住進共享住宅還不算是共享,我預想其地區整體、社會整體都必須成為「共享城市」「共享社會」才行(也參照二〇一一年出版的《三一一大地震後的建築與社會設計》)。

相信無須多言各位也知道,日本人口呈現逐步下滑趨勢,根據國立社會保障暨人口問題研究所的推測,到了二〇二五年,日本的人口總數將少於一億人,戶數將於二〇二〇年達到高峰後開始走下坡,在那之後的二十到三十五年期間,日本全國總戶數將減少約三百五十萬戶。以二〇一五年的推估數字來看,六十五歲以上者占日本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六點八,也就是三千三百八十五萬人,若只算八十歲以上的人口數,也高達一千零二萬人。

前面提到戶數將減少,主要減少的是「核心家庭戶數」(由父母及子女兩代構成),核心家庭戶數在一九八五年達到顛峰,共一千五百一十九萬戶,而在二〇一〇年減少至一千四百四十七萬戶,到了二〇三五年則會降至一千一百五十三萬戶。相對地,獨居戶數從一千六百七十九萬戶增加到一千八百四十六萬戶。比核心家庭戶數還多了約七百萬戶。

其中的問題點就如同前言所提到的,六十五歲以上的獨居戶數攀升。第二次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人在此時也約莫是六十幾歲。即便只看八十歲以上的獨居戶數,也從一百五十七萬戶上升到了二百九十五萬戶。

而且,大多數的獨居高齡者都住在大坪數的自有住宅當中。根據二〇〇八年的〈住宅、土地統計調查〉,僅夫妻兩人同住在自有住宅且其中一方或雙方在六十五歲以上的四百四十萬戶當中,就有三百三十三萬戶住在五房以上的大房子。兩百六十八萬戶的獨居戶當中,則有一百六十九萬戶住在五房以上的大房子。由此可推測,空房數相當多。

共享型社會

如前述,由於子女離家獨立等等理由,有相當多夫妻兩人同住或是獨自生活的人住在五房以上的住宅當中。這些住宅總有一天會變成閒置住宅。〈住宅、土地統計調查〉顯示,二〇一三年的空屋數為八百二十萬戶。

我在二〇一二年出版的著作《東京正從郊區開始消失》一書,對於這樣的空房、閒置住宅提出了應當更加活用的建言。我也主張,期望今後能夠藉由改建中古住宅再度創造不動產的價值,活用在共享住宅、共享辦公室、店舖、社區空間(Community Space)等等不同的用途上。

國立研究開發法人建築研究所於二〇一三年底進行一項調查,我在調查設計上貢獻薄力,調查顯示,未婚獨居女性當中,二十到二十四歲者有百分之二十四的人、二十五到二十九歲者有百分之三十一的人想住住看共享住宅(參照〈針對租賃集合住宅之防盜的女性意識調查報告書〉)。

共享住宅的優點為何?首先,大家住在一起很開心,特別是女性,在防盜方面也能帶來安全感。另外,住宅內家具、家電、餐具等齊備,搬家的花費低。因此,對於從事自由業者、約聘等非正職工作者、經常長期出差者、外國人等等都很方便。因為大多是由中古住宅所改建的房屋,建築風格從摩登現代到懷舊的老宅,不管是外觀或內部裝潢都深具特色(參照二〇一二年出版的《第四消費時代》)。

今後,中高齡獨居人口將持續增加,重視這些共享住宅優點的人想必也會愈趨成長。實際上,不僅是年輕人想住進共享住宅,愈來愈多中高齡的未婚、離婚、喪偶者或是新婚、有小孩的人有此需求,也已經出現了高齡者與年輕人同住的共享住宅。高齡者感受到年輕人所帶來的影響,年輕人從高齡者那裡學習到知識與經驗,這是未來應該更加拓展的居住方式。

也有愈來愈多獨居或僅兩人住在多房數住宅的高齡者,願意出租自家空房供他人入住。不只能夠增加租金收入,也具有能夠與年輕人交流溝通的優點。

如上述,日本未來的居住問題,應以超高齡社會、特別是高齡獨居人口增加為首要前提,不能光只是依賴狹義的社會福利政策,而要打造出一個讓眾人能夠在不花太多費用的情況下彼此協助、互相產生正面影響的城市以及社區。

相關書摘 ►從0歲到82歲都能「共享生活」:大家一起吃飯的「共煮食堂」

書籍介紹

《在下流時代,也要做幸福老人:利用共享生活創造老後幸福》,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三浦展
譯者:林育萱

為了深入理解富裕、中產、貧窮的老人們,會為何感到幸與不幸,日本趨勢預測大師三浦展透過數據研究,深入調查及分析六十五歲以上高齡者的經濟背景、日常生活與幸福程度,發現幸福的關鍵,就是那些看似微不足道、「與他人連結」的生活日常。

原來,與一般人的想像不同,並不是資產越高就越幸福,根據調查,有錢卻感到不幸的老人也相當多。從數據中,三浦展發現了影響老後生活的關鍵:越是幸福的人,越常與朋友相聚。「朋友資本」才是最重要的:多多結交能一起愉快相處的朋友,互相幫忙與交流知識。

透過數個在日本已行之有年的「共享生活」成功案例作為借鏡,三浦展認為,打造「多世代共生、多功能、參與型」的生活/社交圈,是讓人人都可獲得幸福的方法,他也預測,這將是未來社會的主要趨勢。

三浦展這本清晰透徹、務實周全的趨勢分析報告書,將是我們掌握老後的幸福關鍵!

《在下流時代,也要做幸福老人》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