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是個什麼人?(下)——擔心「超強大」的中國出現

默克爾是個什麼人?(下)——擔心「超強大」的中國出現
Photo Credit: Fabian Bimmer / Reuter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視默克爾(Angela Merkel)為不尋常的從政者,打破了全球政壇典型浮誇虛張的型格,對此感到大惑不解,其實,只不過未能明白甚麼塑造了她的情感驅動力,或無法理解「學者」思維和態度是怎麼一回事,如果默克爾沒有遇上柯爾,極可能成為一位出色的物理學家,對一般人來說,學者追求學問的特質正正跟政界有莫大鴻溝,所以愈對政客的印象定型,愈無法了解她,實質根本不難。

自由不光在「說」:凡涉及以色列安全政策都「沒有商量餘地」

RTRU9MR
Photo Credit: Reuters

政治是非常現實的舞台,從政者很擅長說漂亮的信念作為包裝,它的好處和壞處一樣多,人們會隨時間認清政治,更「實際、理性」審視政客的言行,同樣,當一個時代出現實幹的政治家,要跟群眾建立信任的過程會遭遇重重困難。必須再次強調,在全球政治領導人中,默克爾之所以令人感覺獨特,是因為她確確實實是「一位內向、沉實的物理學家巧合地從政」,明明看起來只是學者的材料,時代卻選中她站在權力者的角色,而且隨時間愈做愈老練,沒有早年般心煩與疲累。

是故,相對其他領袖或政客,我們相對重視默克爾的講話,並不完全是包裝或僅屬官腔,尤其前篇談及她很喜歡的一句話:「自由的秘密是勇氣。」它似乎顯得空洞和普通,只要不是置身專制極權社會,強調勇氣有多大意義?

可是在默克爾身上,在情在理常存危機感卻是理所當然,她不但覺察民主自由的局限與脆弱,而且終身不可能放下一種教條般的情感——重建德國與以色列關係,並且嚴正視為德國「國家利益」之一,這樣的用詞對她來說,不會隨便說出口。任何跟默克爾密切共事的人自然相當清楚,只要牽涉以色列議題(特別是安全問題),她那關顧之情留下了兩句標誌性的說話:

  • 「我在專制政權下生活了三十五年,它與我的過去密不可分,若有人說這不會再發生了,我總是存疑。」
  • 「對我這個德國總理而言,以色列的安全,永遠都沒有商量的餘地。」

為什麼對納粹暴行,默克爾不說「大屠殺」只說「Shoa」?

RTR1IHM
Photo Credit: Reuters

對默克爾來說,納粹德國在歷史遺下的一切,實實在在就是自由的反面,慘絕人寰,更令人詫異的是,統一前的東德並不承認責任,政府影響下的歷史教育會跟東德人說「這是西德人幹的」。由於她童年時經常到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遠足,父母亦教導正確的史實,還有一部分得到西邊傳媒的訊息,故此,她小時候聽到東德推卸責任的說法,令人髮指,實情全德國人必須承認是屠殺猶太人的共犯,沒人可以扭曲歷史。

正是時代選中了默克爾目睹東德的一切,並且是第一位戰後出生的德國總理,對以色列的歷史責任情理兼備,她能充分代入以色列人的心情去回顧悲慘的二戰歷史,體現在希伯來文「Shoa」一字。默克爾不會說「大屠殺」,因為對於猶太人的宗教史,「大屠殺」一詞聯繫到焚化動物祭祀神的「燔祭」;而「Shoa」則比較中性,是描述一場「巨大災難 / 災禍」,並無殺動物獻祭之意。在猶太人眼中,納粹德國對他們所做的是要「滅族」,極端邪惡嗜殺,與神靈毫無關係。

所以,以謹慎見稱的她,除了誓言保證德國永不再犯上述人道慘劇,還思考如何防範它再出現,在她眼裏,只有否定種族主義和反猶太主義,絕不搞排外政策才能避免:「德國與以色列,現在、持續、永久,會因為對大災難之共同記憶,而以特殊的方式繫在一起。」

為了跟以色列重建良好關係,國內外任何意圖減輕、迴避或不承認歷史罪責的言論,默克爾均會嚴辭回應,在2009年,她便借一次記者會批評威廉森主教(Richard Williamson)意圖否認納粹德國曾經屠殺猶太人。如此舉動並不容易,因為批評教宗、主教會令德國領導人承受莫大壓力,尤其默克爾所屬政黨掛著「基督教」之名,猛烈地談論二戰往事,國內依舊有不少人視為站在別國的立場談德國事,若以政治選舉盤算,這些敏感議題必會冒上流失選票的風險,而且數量不少。

默克爾多年來貫徹這樣的一種特殊外交政策,不但在聯合國發表演說申明立場,更出席以色列議會進行演說,甘願承受當地人不受歡迎的示威、抗議甚或侮辱,都要做盡吃力不討好之事以兌現承諾,這些事情假如只為了政治利益著想﹐大可刻意避談淡化,她沒有這樣做。

如此一來,我們不難明白,默克爾明明向來以專業和技術為管治依歸,設法在各方面平衡左、中、右立場的意見,偏偏在以色列外交及近年敍利亞難民等「人道問題」上,絲毫沒有含糊不清之處,她不管對此所做的一切會否可能被轟下台,總之有些底線視之退無可退,不是政治技術平衡可以說了算。

默克爾欲使計騙走中國人員「硬闖街上市集」,可惜小販還是「被換走」

RTR1DMEN
Photo Credit: Reuters

這種態度由近至遠還有不少事例,例如跟中國打交道,德國跟中國有經濟合作利益,一般情況之下,默克爾處理得很小心,盡量在外訪期間跟中國領導層建立友誼,可是,必要時也要使計弄清中國社會現狀,以及不避忌接見達賴與詢問人權狀況,當年溫家寶笑容滿臉,並不因此完全放鬆。

有兩次特別的事件見證德中交流。默克爾每次到中國都無奈接受「安全考慮」,在酒店不能外出,每一個行程須遵照中國政府安排,有次她帶領的代表團心生一計,瞬間告知中國馬上就要出發參觀市集,目的是令人員措手不及,怎料急急到市集時,還是不夠中國政府「換人」快,市集內幾乎每個小販都被替換了,不是原來真實的小販,連顧客都經過「篩選」,她只能勉強找到一個小販仍未被替換,隨便聊幾句。

還有一件並非小事,是2007年默克爾在總理府接見達賴,不久之前才跟中國外交「親善」過,殊不知她好像要向中國示範甚麼叫「事情不可混為一談」,結果接見後換來中國暴跳如雷。後來德國外交部象徵致歉,而默克爾亦未中斷跟敏感的宗教領袖談話。再次印證默克爾所理解真真實實的「自由」,需要勇氣承擔,可能蒙受利益損失,而不是文青或讀書人的抽象言辭,是真實的實踐。

默克爾斷言:人類追求自由,在中國同樣會發生

RTR1DMEB
Photo Credit: Reuters

在數年前,默克爾曾斷言:「人類追求自由,在中國同樣會發生。人在能夠溫飽、受到更多教育,並且能有所發展之後,這個問題就會益發強大而迫切,而且每天都得面對。」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