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是女僕店了,為什麼店家徵才限女還違法?

都說是女僕店了,為什麼店家徵才限女還違法?
月讀女僕咖啡 台北店|Photo Credit:MiNe@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別工作平等法》並非強迫你徵才時不准限定性別,是要你提出合理的理由,說明為什麼必須限定性別。

都說是女僕店了,為什麼限女還違法?

讓我們開門見山:

一、《性別工作平等法》並非強迫你徵才時不准限定性別,是要你提出合理的理由,說明為什麼必須限定性別。

二、我們可以討論什麼樣的理由才叫「合理」,也可以討論法律和實務的落差。但討論時也不妨仔細思考,所謂的「實務」,是否只是在延續既有不平等的藉口。

女僕店被質疑性別歧視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們先跳開女僕店,說說另一個故事:曾經有間社福機構缺人,打算招募一名主責性侵害業務的社工。由於這間機構主要的服務對象是女性,人資想了想,一直以來接觸到的大多是「男加害女受害」類型的案件,其中的性侵及家暴受害者,容易對男性產生恐懼和排斥感,甚至無法接受男社工提供服務。因此,基於實務需求,女社工比男社工更適合。

於是徵才廣告最後寫了「限女性」。

不意外地,這間機構被質疑性別歧視、有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的嫌疑。人資覺得很委屈,明明自己於理有據,那些動不動就嚷嚷性別歧視的人,到底有沒有好好瞭解性侵害業務的特殊之處啊?

這裡的討論可以分成兩個層次。首先,這間機構確實於理有據,偏偏徵才廣告上隻字未提。你可以限定性別,但要合理說明呀!直接說清楚因為服務對象的需求,所以必須限女,有這麼難嗎?自己未盡到說明及舉證義務,把一手好牌打壞,再怪別人找碴嗎?其次,也有人懷疑「使用者需求」到底能不能作為限定性別的合理事由。如果可以,那家長是否也能如法炮製,要求幼教老師限女?病人是否也能如法炮製,要求護理師限女?這些「使用者需求」,有多少真正和工作能力有關?又有多少只是偏見與習慣累積出來的約定俗成?

讓我們用同樣的概念,來想想女僕店:這次事件中的店家是一間早午餐店,並未明確主打女僕。當然,就算不明確標明自己是「女僕早午餐」,仍能將女僕制服視為「主題創意」或「商店特色」,如此一來,對應徵者要求特定性別,便可以視為執行主題的必要條件,而不算就業歧視。

問題是,店家招募員工時,有沒有清楚說明這一點?我們找不到去年九月的資訊了,但從今年二月刊登在人力網站上的徵才廣告[1]來看,店家並未說明外場人員需要穿著女僕裝,從公司簡介到徵才廣告中,也沒有明確揭露女僕裝是該店的主題特色。若新聞報導屬實,面對勞工局的詢問,店家的事由也不是「女僕裝是商店經營的主題特色」,而是「外場須穿裙裝,希望制服統一」——這和前面提到的社福機構很像,明明具有合理事由,卻偏偏將好牌打壞了。

RTR1ZEGV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為什麼「須穿裙裝」不是「限女」的合理事由?很簡單:任何一個男人,只要願意,都可以穿上裙裝。男人身上沒有結界,不會讓裙裝一靠近自己就四分五裂,也不會讓自己一靠近裙裝就四分五裂。當然,我們確實可以進一步討論:如果今天店家明確指出自己是女僕主題店後,限女就是合理的了嗎?即使我們先停在主流審美標準的框架下,將問題改成:男人穿上女裝後,也能像女人穿女裝一樣美嗎?答案仍是肯定的。網路上,愈來愈多扮裝者以及偽娘大方地展現自己的陰柔面貌,跨性別超模安德列伊佩伊奇(Andrej Pejic)在2014年變性之前,更以男性身分駕馭女裝而聲名大噪。

從這一點來看,勞工局「男性服飾廣告模特兒可以限男性、女性內衣銷售員可以限女性」的說法,恐怕也不夠周延——安德列伊佩伊奇便曾代言荷蘭百貨公司的女性內衣廣告,[2]還頗受好評。或許有人會說,像這樣的例子畢竟是少數,大部分的男人無法駕馭女性內衣或女僕裝。姑且不論能駕馭女裝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少數,「少數」一旦成為「完全排除」的理由,便會造成實質歧視效果:那些明明適任的男人,將會因為自己的性別而被直接否決,連證明自己工作能力的機會都沒有。別忘了,「男人沒有女人細心」、「男人很可能是加害者」之類的說法,正是幼教、空服、護理等行業拒斥男性的理由喲。[3]

我們並非篤定地宣稱這裡有標準答案。前述社福機構的例子中,面對正處於緊急狀態、卻又「只想要女社工」的求助者,機構招募社工時,究竟可不可以限定性別?這是可以討論的。問題在於,討論時我們到底有沒有把限定性別的理由真切地攤平檢視(例如「我希望店員穿上女僕裝後能夠符合主流審美標準,好作為吸引客戶的商家特色」),還或只是遮遮掩掩、甚至無意間繼續強化某些權力結構?

說到底,「穿裙裝」本身並不是限女的合理事由,而是它背後某些心照不宣的東西,企圖使其成為狀似合理的藉口。整理本次事件的新聞留言,便能發現躲在「裙裝=限女」背後的,是一個結合了性別、性和性傾向權力不對等的龐大怪物——不僅僅是「男人應該/不該做什麼」的性別刻板印象,還有一套情慾/審美想像在運作著:

男人不該去早餐店打工?為什麼?因為男人應該要養家活口,必須找個收入更好、升遷有望的「正經工作」嗎?男人去女員工為主的店家應徵,就是企圖對女性不軌?為什麼?因為所有的男人都是異性戀,所有的男人都是有性戀,所有的男人都是加害者,所有的男人都是只要能打砲什麼都好的性愛機器嗎?

男人穿裙子不能看?為什麼?是因為你理所當然地認為異性戀男性的情慾就是標準答案,所以其他的情慾或審美需求都是「不能看」的嗎?即使退一步言,這間餐廳將異性戀男性視為主要客群,偽娘呢?為什麼還是不能看?是因為男人就是不該穿裙子,不該販賣身體,還是當一個「能看」的女僕裙底原來長著陰莖時,會動搖到你的異性戀認同?

最後,最根本、也是類似議題中最常見的反應:《性別工作平等法》只是在鼓勵說謊!造成勞資雙方都麻煩!老闆就只想要女性員工了,法律還不准他們明說,這不是讓男性應徵者浪費時間和精力白跑一趟嗎?可是,直接說明「須穿裙裝」、甚或明確指出穿裙裝後需要達成哪種形象的話,不願意或自認無法達到需求的男性,自然不會來應徵了,又何來白跑一趟之說?

而且,如果我們抽換一下台詞:老闆就只想要月領16k加班不用錢一人頂三人的奴隸了,法律還不准他們明說,這不是讓應徵者浪費時間和精力白跑一趟嗎?——發現問題在哪了嗎?《性別工作平等法》的立法目的是保障工作權的平等,不是找勞工麻煩。它或許不是十全十美的,有瑕疵之處自然應該批判。然而現在常見的批判,往往築基於誤解[4]:《性別工作平等法》不是在搞政治正確,沒有強迫你徵才時不准限定性別,而是要你說明為什麼必須限定性別。

老闆想限女(或限男)?沒問題,那就在徵才時說清楚為什麼必須限女。不說出來,說不出來,或者說出來沒道理,便可能使特定性別的工作權受損,造成實質不平等,所以才違法。

註釋

[1] 參見518人力網站,截取於2017年02月22日。

[2] 可搜尋「Andrej Pejic, Hema Push-Up Bras」,參看相關資訊。

[3] 參見〈粉紅男人再想想〉。

[4] 其實在同工同酬的議題中,也會看到類似的誤解。有些人以為「薪資上不能因為性別或性傾向而有差別待遇」就是齊頭式平等,女性如果從事產值低的工作,難道也跟產值高的男性薪水一樣嗎?且不談產值高低的區分標準,《性別工作平等法》其實規定了,如果造成薪資差別待遇的原因,是年資、獎懲或績效等因素,並不違法。意即,認為同工同酬是「女人不想做事,又想跟男人領一樣高的薪水」的說法,恐怕是基於誤解而紮出來的稻草人。

本文經男性解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