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性騷擾風波:不知者並非無罪,冷眼旁觀更是推波助瀾

好萊塢性騷擾風波:不知者並非無罪,冷眼旁觀更是推波助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知者並非無罪,而有知者多保持緘默,冷眼旁觀更是推了一把的兇手。停止那些「這就是人生,不是悲劇,請你長大」的垃圾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辛母羊(Sim Yang)

著名製片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騷擾風波讓好萊塢——無論娛樂圈或是電影產業形象來說——蒙上一層黑影。除去八卦化主流媒體的煽動和人性窺私心態,閱聽人應正視這樣長久且嚴重的以職權、性別優勢迫害結構裡的下層和條件弱勢者,特別是男性對女性的踰矩性要求和騷擾,以及對不服從者的資源剝削與報復。

「潛規則」與「受害」的語意,不只是未進入電影製作結構觀眾的八卦閒談與陌生想像塑造出的一種量化、樣板的悲劇事件,有些電影也在虛構故事中套用這樣的侵害想像,不管被視為良心發言,或是純粹作為戲劇衝突的誇張手法,銀幕上總是不同程度折射出真實電影圈裡既行的暴力。

像是最近在台上映的經典電影《穆荷蘭大道》,在娜歐蜜華玆(Naomi Watts)張力十足的兩種極端演出,以及大衛林區(David Lynch)一如往常詭譎離奇的編排手法之下,煙霧之後現形的是一個演員星夢幻滅的故事。娜歐蜜華玆飾演的角色貝蒂在試鏡、參觀片場的時候,從和前輩演員的對戲貼身互動,一個不能有手指撫動猶豫且閃失的曖昧鏡頭,從錯綜複雜的人名、關係、情節線裡,觀眾可發現「潛規則」包藏其中,那樣的虛假又真實,讓人驚覺天天所觀看的電視畫面並不是遙遠的。

電影工業結構的高層,尤其製作人、導演這身份被視為幾乎和一部電影等量齊觀的創作者,穩坐片場的最高位階,手持調度資源的生殺大權。電影製作的選角、導戲過程中,除了被歸類為私慾引起的性交換和騷擾,另一種常見的主觀、私人情緒的干預,是基於被體制與學理過分合理化為一些高尚名稱的「表演要求」、「藝術家堅持」和「方法演技」。有時候這些名稱成為藉口,讓人分不清楚且模糊了罪惡的界限,導演完全可以用藝術家精神為理由,無限上綱剝光一個演員的身體和自尊。

如前一陣子《巴黎最後探戈》事件讓導演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惡名昭彰,也讓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從方法演技之帝變成眾矢之的——不只是受害女演員的憤怒,也是觀眾的憤怒,要質疑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戲裡戲外,演員的眼淚都是真的,是在威脅、恐懼之下違反人性基本尊嚴地一滴滴迫就出來的。

以電影界來說,這些被眼睜睜放任、默許存在的「潛規則」,只有在好萊塢發生嗎?

不久前冰島歌姬碧玉(Bjork)更在個人平台公開了她和「某位丹麥導演」的不舒服合作經驗,過去觀眾只知道那是她少數的電影演出,也好奇她以初試啼聲摘下后冠,卻能瀟灑離開的原因,如今有了一些解釋

“it was extremely clear to me when i walked into the actresses profession that my humiliation and role as a lesser sexually harassed being was the norm and set in stone with the director and a staff of dozens who enabled it and encouraged it…because of my strength , my great team and because i had nothing to loose having no ambitions in the acting world , i walked away from it and recovered in a years time .”

當她走進了演員這個專業領域,明白了她的自卑、身為女性的弱勢地位,在這個地方,在導演和整個團隊人山人海的默許縱容之下,無可動搖。作為一個片場勞動力結構裡的性別弱勢者,她意識到了這些,也提醒了我們從頭思索「不瘋魔,不成活」的意思:美學和專業素養真的高於勞動尊嚴嗎?

我們都被伊莎貝雨蓓在《鋼琴教師》裡解放的駭人尺度深深折服,但那是導演漢內克(Michael Hanneke)明確建立的「尊重演員為前提」規範下展現的表演情操,這才是合理的。我們也該注意到勞動人口性別的失衡和電影圈各階層無處不在、以各種樣貌再現的打壓:女生不適合做哪些粗重差事、攝影組都是男人、談笑之間的言語暴力等等。不只是電影圈而已,而是普世的職場、工作情境。

不知者並非無罪,而有知者多保持緘默,冷眼旁觀更是推波助瀾。停止那些「這就是人生,不是悲劇,請你長大」的垃圾話,丹麥導演的良心三部曲不一定有良心,勇敢為身體界線發言的才是良心。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