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埋藏在「十九大」的愁緒 無限期「雪藏」香港政改

習近平埋藏在「十九大」的愁緒 無限期「雪藏」香港政改
Photo Credit: Aly So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十九大是一份經過妥協的「黨內大團結」報告,相關人事變動也是習近平跟黨內妥協的結果;同時亦為香港「兩制」的變化作最新定調。

習近平須尊重「集體領導」,換來黨內一致承認其思想路線

RTS1GXZE
Photo Credit: Reuters

這次十九大是一份經過妥協的「黨內大團結」報告。基於郭文貴使王岐山在黨內反貪信譽動搖,事前,中紀委文章引孟浩然詩句「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寄語王岐山正式離開核心。按香港傳媒透過評論人提早釋出名單,十九大布局在習近平與李克強之外,換來政治局常委全新面孔:胡春華、栗戰書、陳敏爾、汪洋、韓正。這次大會江澤民沒有缺席,各路重要人物非常「齊人」。

如此新局顯然是習近平繼續對「集體領導」的妥協安排,且有跡象反映黨仍顧慮中國領導層或重回「政治偶像崇拜」道路,特別讓人注意習近平所代表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而不僅僅是必須由他個人指導的思想;大致上,這才可解釋胡春華的位置,坊間已盛傳多年胡春華為「江胡」(江澤民、胡錦濤)共同認可的未來接班人,可是那時未有王岐山風波人們未敢斷定布局,到了現在,胡春華不久後正式任「中央書記處及中央軍委副主席」,相當是「儲君」位置;而習近平老部兼親信陳敏爾,只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整個脈絡已非常清晰,概括如下:

習近平一方面得到黨全面承認他代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並且不計較王岐山的短暫風波,肯定了他領導之下奪取「偉大勝利」(當然包括反貪)、「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另一方面,習近平亦須尊重黨內意見,認同胡春華擔當「儲君」位置,延續新局面,王岐山全面退出,讓栗戰書執掌中紀委繼續「反腐敗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定不移『打虎』、『拍蠅』、『獵狐』路線」。

十九大的弦外之音:黨治理能力不足、意識形態鬥爭複雜

RTS1GXPC
Photo Credit: Reuters

實際上,習近平這次十九大報告,比預期來得樸實,且字裏行間帶有弦外之音。首先,大家不必過份執著講話中不斷出現「勝利」一詞,胡錦濤在十七、十八大報告時同樣多次用上,分別在於習近平把未來定位在追求「中國夢」,所以在提及勝利的時候加上「偉大」二字,以突顯黨背負「民族復興」的責任。所謂樸實和弦外之音,是報告仍充斥強烈的危機感及批評,習近平說明挑戰十分嚴峻的因由:

「必須清醒看到,我們的工作還存在許多不足,也面臨不少困難和挑戰。主要是: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問題尚未解決,發展質量和效益還不高,創新能力不夠強,實體經濟水平有待提高,生態環境保護任重道遠;民生領域還有不少短板,脫貧攻堅任務艱巨,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較大,群衆在就業、教育、醫療、居住、養老等方面面臨不少難題;社會文明水平尚需提高;社會矛盾和問題交織疊加,全面依法治國任務依然繁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有待加強;意識形態領域鬥爭依然複雜,國家安全面臨新情況;一些改革部署和重大政策措施需要進一步落實;黨的建設方面還存在不少薄弱環節。這些問題,必須著力加以解決。」

除了暗示國家治理能力不足之外,還有「意識形態領域鬥爭」,這類說法固然為了突顯習近平對黨國存亡及中國夢的重要性,同時也表示各方面有待「統合」和改善,明顯習近平對其「思想」是否得到貫徹落實,言語間透露不少對「從嚴治黨」的憂慮。

習近平、黨內100%危機共識:不做蘇聯第二、不做戈爾巴喬夫第二

RTS1GXOT
Photo Credit: Reuters

至於有關香港方面,幾乎人所共知,由習近平代表全黨宣告「兩制」進入新時代,以往十八大提香港「高度自治」、「尊重兩制差異」,到了十九大已改用「全面管治權」。情況相當於把兩制重新定性,而且並無意再斟酌「港獨」是不是偽命題,甚至將數年以來的香港社會運動(街頭政治)聯繫到威脅「國家安全」。

如果仍有部分香港人對此大惑不解,其實是忽略了2016年至今的重要脈絡。2016年習核心確立後的半年,基本上已為鄧小平路線作出階段總結、調和轉向,習近平有意為全中國承先啟後,開創新局面,但又不能完全「攤出」江澤民時期遺留下來的問題,自然不能公然否定江澤民的歷史地位。

從習近平任國家主席開始,一直在內外灌輸中國共產黨面臨亡黨亡國危機,治黨與改革一旦失敗,相當於整個集體領導的失敗,意味:中國步蘇聯後塵、習近平成為第二個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習近平當日的反貪路線,正是從嚴峻危機感開始,終於說服黨內充滿分化的聲音。

習近平強調「鬥爭」,變相是勸導全中國人團結在他的領導之下求存,是貫徹一年多以來重複又重提受壓迫、黨國存亡的危機感,同時亦認為足夠理解當年「六四事件」的歷史含意,再加上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甚至最近的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國家政權對此十分敏感,並不能假設每次社會運動,因為群眾提出的訴求跟推倒政權沒有直接關係,便可以放任運動自行發酵。尤其,六四事件原本只是悼念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漸漸被群眾加入了對經濟、民生和自由訴求,連結學運演變成重大事件。

重新定性「兩制」,無限期雪藏香港政改

RTS1GXSD
Photo Credit: Reuters

習核心視中國境內每一寸土地的「獨立」訴求,視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香港人原以為只是一個城市「選市長」的普通訴求,現在必須得到「國家安全」認證才能允許,曖昧發展下去,爭取普選跟港獨的界線也變得愈來愈含糊,近來建制派的言行也透露這種改變。

在此立場,又適逢全球化導致分離主義思潮,只要全球氛圍及黨內的危機感一日不變,加上認為香港愛國思潮薄弱,等於透過重新定性「兩制」,收緊自由度,宣告無限期雪藏政改,實驗新加坡模式,全面扼殺任何具威脅的政治主張和社會運動。

香港的政治限制已成定局,任何有意改變政治現狀的人,不能再僅僅以主觀信念感召,必須有非常明確的說法和理據,如實解釋當下香港現狀、壓力與相關後果,從而負責任為香港人制訂出應走之路。

延伸閱讀:

  1. 美國前財長Henry Paulson:習近平試圖改進鄧小平路線......不容忍挑戰力量長久存在
  2. 中國長期擔心美國一旦開戰,封鎖南海斷能源補給 習近平不急於統一台灣,最怕西藏獨立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