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比亞人的離散與哀愁:蘇丹音樂復興女聲Alsarah

努比亞人的離散與哀愁:蘇丹音樂復興女聲Alsarah
Photo Credit: Alsarah & The Nubaton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lsarah & The Nubatones是近年來,少數在國際上有知名度的蘇丹歌手,也讓更多人有機會聽見蘇丹、努比亞音樂,以及關注努比亞人的離散議題。

尼羅河一路從東非高原延伸至埃及,這條世界最長的河流,孕育出沿岸土地的文明,養育沿岸居民的溫飽。蘇丹位於埃及南部,是東非的阿拉伯語系國家,如同其他沿岸國,蘇丹高度仰賴尼羅河提供的水資源和養分,也孕育出繁盛的古文明。

然而,自20世紀中期獨立後,蘇丹的內亂並沒有因此停歇,再加上1960年代起,亞斯文水壩的興建,引發嚴重的洪水,造成蘇丹北部、埃及南部一帶的努比亞地區水災不斷,居民被迫遷居、逃散至各地,這塊土地因此蒙上了離散、鄉愁、逃難等情感,而這些與土地連結的情感,成為離散人們藝術創作的元素,也成為音樂人Alsarah音樂創作的主題。

離散的童年,音樂的養分

140219-alsarah-nubatones-soukura-stream
來自蘇丹的Alsarah,以音樂表達自己對家鄉的情感與思念

Alsarah出生於蘇丹首都喀土木,她的父母都是活躍於政治的行動主義者,1989年蘇丹發生政變,Alsarah一家人移居到葉門,然而,在她12歲那年,葉門發生嚴重內戰,他們全家人因此再度遷居到美國波士頓尋求政治庇護,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Alsarah透過音樂尋找生活的慰藉,她收藏大量的葉門音樂錄音帶,並在親友家學習鋼琴,培養她對音樂的濃烈興趣。

Alsarah後來進入衛斯理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專攻民俗音樂學,但她後來發現,學校著重的是如何「保存、採集」音樂,而非她真正想做的「創作音樂」,因此在畢業後,她來到紐約發展音樂事業。

Alsarah & the Nubatones

MG_6369_treated
Photo Credit: Alsarah&the Nubatones
Alsarah&the Nubatones

Alsarah來到紐約後,開始積極尋找表演機會,後來她遇到了貝斯手Mawuena Kodjovi、烏德琴手Brandon Terzic、打擊樂手Rami El-Aasser ,以及她的妹妹Nahid,在2010年組成了Alsarah&the Nubatones樂團。成員和Alsarah一樣都對”Songs Of Return”有強烈的情感連結,並且和歌曲中講述的離散、鄉愁等主題,有相同的歷史記憶, 除了努比亞音樂以外,樂團也歌曲也取材自1970年代蘇丹流行音樂的元素,形成Alsarah & the Nubatones獨特的曲風,Alsarah則稱他們的音樂類型為「東非懷舊流行音樂」(east–african retro-pop)。

接受Fader雜誌採訪時,Alsarah也提到,”Songs of Return”的概念不僅止於在討論努比亞人離散的狀況,透過這些歌曲,我們還可以進一步了解這些被迫離鄉背井的人們,在流亡到不同國家時,所面臨到的文化衝擊等考驗,以及這些移民如何去克服這些困難等等。

Alsarah在訪問結尾也提到,她出生於蘇丹,母語是阿拉伯語,因為不會說努比亞語,在演唱部分努比亞歌曲時,必須倚賴翻譯來了解歌詞內涵,而她也在這個過程中發現,像她這樣新一代的蘇丹年輕人,並不被鼓勵學習努比亞語,她認為這是一種刻意抹去歷史記憶的方式。

離散記憶的片段-Silt

Alsarah & The Nubatones在2014年發行首張專輯Silt(淤泥)。Alsarah & The Nubatones以”Songs of Return”的概念貫串整張專輯,他們取材了許多努比亞傳統歌謠,並重新翻唱,包括專輯開頭曲Habibi Taal、Nuba Noutou、Yanas Baridou和Jibal Alnuba等四首歌曲。

專輯以令人驚豔的Habibi Taal開場,時而緊湊時而緩慢的節奏,加上Alsarah嘹亮的歌聲,與妹妹Nahid的合音相輔相成,將努比亞民謠中,純樸可愛的敘事方式,用現代感十足的節奏詮釋,交織出一首令人難以忘懷的舞曲。

حبيبي المنقا والتفاح
我的愛人就像是芒果和蘋果
حبيبي عسل والناس مساخ
我的愛人是蜂蜜,其他人都令人感到乏味
بهاجر ليك عشان ارتاح
我會為你遠走高飛,只為了和你在一起

Soukura (It’s Late)是我整張專輯最喜歡的歌曲,這首歌出自Alsarah之手,並且由貝斯手Mawuena Kodjovi製作,輕快流暢的節奏貫串全曲,中段短暫的停歇,為歌曲後半段作高潮的鋪陳,可以聽見Alsarah的音色也從第一段的低沉,轉為高亢,隨著節奏越趨快速,讓人想不跟著舞動都難。

Bilad Al Dahab是專輯中的亮點,翻唱自埃及傳奇努比亞歌手Ahmed Mounib(احمد منيب)的同名歌曲,這首歌的內容呈現努比亞人對於家鄉的眷戀,Ahmed Mounib的聲音低沉渾厚,它的版本聽來憂愁,而Alsarah & The Nubatones的版本,他們以較為輕快的曲風重新詮釋,Alsarah的歌聲迴響在靈活的拍點和烏德琴聲線上,不同於原版的哀傷,新的版本更帶點正面積極的氛圍。

فى شطك يا نــــيل
在你的尼羅河畔
يا حبى وحيــــاتى
我的愛人啊
فى ظل النـــــخيل
在棕梠樹陰下
كانت ذكريــــاتى
我記得你的到來
واحلى الغـــناوى
和最甜美的歌聲
بتحكى الحكــــاوى
你向我訴說的故事
واحلى الغنـــاوى
最甜美的歌聲
بتحكى الحكــــاوى
你向我訴說的故事

Songs of Return,持續歌唱

a0061280174_10
Alsarah & The Nubatones在2016年發行第二張專輯Manara(燈塔),是第一張專輯概念的延伸

Alsarah & The Nubatones在2016年發行了第二張專輯Manara(燈塔),是他們第一張專輯概念”Songs of Return”的延伸。

Alsarah在Fader雜誌的訪問中提到,Silt專輯主要是關於追憶、鄉愁、回念,而Manara專輯則回歸到Alsarah自身對於這些歷史事件的記憶,以及她對身邊其他有同樣經驗的人們,所做的觀察,她透過音樂描繪,身處自努比亞地區的蘇丹人,以及生活在海外的蘇丹人,所面臨的心靈感受。Alsarah將這些觀察匯集在Manara中,相較於第一張專輯有許多翻唱歌曲,Manara是一張全創作專輯,更是一張貼近所有離散蘇丹人內心的田野調查專輯。

Alsarah & The Nubatones是近年來,少數在國際上有知名度的蘇丹歌手,也讓更多人有機會聽見蘇丹、努比亞音樂,以及關注努比亞人的離散議題,如果你想關注更多Alsarah & The Nubatones,你可以追蹤他們的官網臉書

本文經學阿語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