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的新聞自由 中國何時解開記者的鐐銬

「精神分裂」的新聞自由 中國何時解開記者的鐐銬
Photo Credit: Charles Hoffma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Charles Hoffma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Charles Hoffman CC BY SA 2.0

廣州《新快報》記者陳永洲,早前發表多篇報導指控國企中聯重科虛報利潤等不當行為,疑因此遭報復,被湖南長沙的公安以「損害商業信譽罪」跨省拘捕。《新快報》昨日頭版刊出報社聲明,標題為大大的三個字「請放人」,今日頭版繼續大字「再請放人」要求中國當局交代事件。

無獨有偶,美國人權團體披露中國政府與國營企業透過種種手段,向美歐亞非各國媒體施壓、跨界審查媒體,以阻撓並懲罰批判北京當局的報導,試圖引導海內外輿論走向。似乎越來越多人意識到、亦受不了中國箝制新聞思想的魔爪。

中國的記者戴著鐐銬跳舞

從1980年代起,中國就流傳著一種說法-「中國的記者戴著鐐銬跳舞」,三十個年頭過去了,這種狀況能然存在著。國家安全的保護優於一切的中國,已被認為是全球179個國家中新聞業者和網路評論者最大的監獄

為防止新舊媒體對其政治權威形成挑戰,中國政府致力於對國內新舊媒體實行嚴密的控管:

  1. 思想控制從新聞採編人員開始

    《中國記者網》日前發佈《關於開展新聞採編人員崗位培訓的通知》,決定在2014年統一換發新版國記者證前,對新聞採編人員進行包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等內容的培訓,須通過考試方能獲證。此舉加緊對新聞採編人員的思想控制,藉新聞這個渠道,對人民進行奴化和愚民教育,進而達到維護中國統治的目的。

  2. 以暴力對待或人身逮捕媒體工作者

    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網站中指出,在中國境內被逮捕入獄的記者共計29人,入獄網民則有70人,這個數量占全球鋃鐺入獄的新舊媒體工作者達將近三成之多。舉最近事件為例,中國廣東《新快報》記者陳永洲透過報導揭弊卻遭湖南長沙警方跨省拘捕。

  3. 以模糊的法規控制、審查資訊流

    中國憲法賦予其公民言論和出版自由,但法律用語十分模糊,這些語言被官方用於為其所聲稱的維護國家安全而保守國家機密,以此,官方視為有害於政治或經濟利益的任何資訊皆可被適用於審查。2010年4月,中國政府修訂了「保衛國家安全法」,更嚴密地控制資訊流;修正案提出的要求擴展到互聯網公司和電信運營商,要他們與官方合作進行調查。2010年5月,再行發佈互聯網白皮書,其中強調了「互聯網主權」概念,要求中國所有互聯網使用者包括外國組織和個人遵守中國的法律和法規,企圖拓展政府對資訊流的管控。

中國要國外媒體一起戴上鐐銬

目前過半數的中國人已具備上網條件,儘管中國審查機構已採取控制措施,一些政治方面的內容仍如病毒般迅速擴散。中國共產黨越來越擔心源源不斷流入國內的海外消息,於是漸將新聞審查的黑手伸向海外。

中共針對不同媒體採取不同攻擊手段

中共針對不同媒體採取不同攻擊手段

美國非營利組織全國民主基金會所屬之國際媒體援助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Media Assistance),以「中國審查制度的陰影:中共媒體管制如何影響全球新聞媒體」為題發表研究報告,報告作者莎拉.庫克(Sarah Cook)總結了中國政府影響海外媒體的四種方式:

  1. 阻撓中國境內外新聞採訪,禁止報導「不當內容」,直接懲罰不接受審查的海外媒體

    在中國工作的外國記者們在進行採訪工作遭警察的騷擾、盤詰審問、拘留,甚至人身暴力攻擊,已經不是新聞。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的一項調查顯示,98% 的在華外國記者認為,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報導環境沒有達到國際標準。

    另外,中國採取不同的干預手段,迫使各國媒體規避包括西藏、新疆、政治異議人士、法輪功,以及批評中共一黨專制體制等中方視為禁忌的議題。如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主席福特(Peter Ford)就曾遭到中共的威脅-如果該俱樂部網站發表有關中國媒體自由的文章,就會有「嚴重後果」。

  2. 透過經濟利誘促使媒體自我審查

    2010年,搜尋引擎Google在撤出經營四年多的中國市場前,曾「自我審查」,例如搜尋「法輪功」、「六四」、網站會提示「根據當地法律法規和政策,部分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又,中國官方透過有系統地招攬傳媒機構負責人,如委以全國政協,以及發放只要審查掉批評共產黨的聲音便可在內地順利發展的訊息,引發香港媒體自我審查

  3. 利用當地政府、廣告商等代理人,增加中國媒體影響力

    透過廣告商、衛星公司和外國政府等代理人間接施壓,以避免或處罰海外媒體發表令中共不悅的內容。這些代理人曾抵制不聽話的媒體、切斷其通訊信號、或逮捕散播不利中共的消息的活動人士。

  4. 發動網路攻擊或人身逮捕

    對於大型海外媒體機構發佈批評中國的報導之行為,中共最常發動的是網絡攻擊,同時藉由騷擾和拒發簽證給其駐中國記者的方式,削弱其在中國境內報導的能力;或是外國新聞網站在中國被封殺。《華爾街日報》曾在1月份報導稱,該報和《紐約時報》都因對中共黨書記習近平和總理溫家寶的個人財產報導而遭到了中國駭客的攻擊

解開鐐銬,還給人民言論自由

中國成為全球經濟舞臺的一個要角,北京當局正努力在「需求更多資訊」與「控制內容以維護權力」之間加以平衡。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FR)資深研究員Elizabeth C. Economy說,中國政府關於媒體的政策正處於「精神分裂」狀態,正如它「前後搖晃,測試均線,知道他們自身需要新聞與出版自由——及其所提供的資訊——但是卻擔心在向這種自由敞開大門的同時導致政權的倒塌。」

而我們期望的是,中國境內及全球媒體能夠公開其所面臨的公共壓力,打破不平等的平衡,以保障他們作為一個公民合法的、應有的言論自由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