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印尼反共50萬人大屠殺:沈默知情的美國,如何在暗中支持?

解密印尼反共50萬人大屠殺:沈默知情的美國,如何在暗中支持?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新解密的美國國務院檔案顯示:美國暗中支持印尼於52年前的反共大屠殺,並提供了具體細節,包括蘇卡諾如何被推翻,及美國如何秘密參與援助之過程。

新聞整理:周慧儀

10月17日,最新解密的美國國務院檔案顯示:美國暗中支持印尼於1965年至1966年的反共大屠殺,並且掌握所有的情況。外界估計這場暴亂的受害者高達50萬人。

據《紐約時報》,這些文件勾勒出1965年反共大清洗「九三零事件」的面貌,尤其提供了具體的細節:蘇卡諾如何被推翻的過程,以及美國如何秘密參與援助。

美國的暗中支持與參與

1965年10月12日,時任美國駐印尼雅加達大使發出電報,表示「印尼軍隊正考慮推翻蘇卡諾,並且正試圖親近幾個西方駐印尼領事館,以讓他們知道這樣的舉動(推翻政權)是可能的。」

解密文件也顯示「通過處理印尼共產黨囚犯,或是逮捕之前就殺死他們,許多省份似乎都成功處理這個問題」。另一份電報顯示穆斯林神職人員向信眾談論無神論者,「在異教徒中,印尼共產黨元屬於最低的級別,讓他們流血和殺死一隻雞差不多。」

中央社報導,美國官員在電報中形容此次事件是「屠殺」,且不時提及「濫殺無辜」等字;而穆斯林團體「穆罕默德伊斯蘭運動」(Muhammadiyah Islamic Movement)也曾參與大屠殺,他們向人們宣稱「殺害共產黨嫌疑人物是一項宗教義務」。

據《BBC》,電報顯示蘇哈托支持處決印尼共產黨。在許多省份,為解決食品和收容供應不足的問題,屠殺囚犯成了最佳方案,甚至不加逮捕就直接殺害。而為遮蓋軍方對於暴力的責任,印尼軍方一方面表示情勢得到控制,一方面允許穆斯林對印尼共產黨進行殺謬。

而美國之外,英國也被認為涉及此事。

根據1998年英國記者於《The Independent》報導,英國外交部與信息研究部(IRD)曾利用英國成功對付馬來亞共產黨的經驗,針對印尼共產黨、印尼華裔以及蘇卡諾展開一些列的反共宣傳。報導指出,在冷戰期間,推翻蘇卡諾是英國和美國重要的戰略之一,尤其印尼在經濟和戰略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若印尼最終跌出西方勢力範圍外,鄰國馬來亞也會跟隨,則西方將失去「主要的天然橡膠、錫的來源,以及石油、其他重要戰略產品的生產者。」

為何要蘇卡諾成眼中釘?

印尼共產黨(Partai Komunis Indonesia,簡稱PKI)由荷蘭社會主義家馬林於1914年創建。二戰結束,時任總統蘇卡諾在1945年脫離荷蘭統治後,便向共產主義靠攏。當時,印尼共產黨勢力龐大,是繼蘇聯和中國後第三大共產國家。

AP_61042406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61年,美國總統甘迺迪與印尼總理蘇卡諾。

1962年,蘇卡諾提倡「大印度尼西亞」,希望把馬來半島、北部婆羅洲(今汶萊、沙巴、砂拉越)、荷屬東印度(今印尼)在內的馬來民族國家統合成獨立的政治實體。

Greater_Indonesia_Locator_svg
Photo Credit: @ 維基百科

蘇卡諾的主張很快引起印尼和馬來西亞之間的對抗,他認為「馬來西亞」(馬來群島、砂拉越、沙巴)是「新殖民產物」,因而支持砂拉越當地以華人為主的共產黨游擊隊,反對馬來西亞建國,雙方因此關係惡化。

在當初敏感的冷戰時局下,蘇卡諾因此被西方國家視為威脅東南亞地區的穩定,有意推翻其政權。

九三零事件後:蘇哈托的崛起與沒落

1965年,左傾軍官、同時也是蘇卡諾親信翁東發起印尼政變——九三零事件,他結合左翼學生殺害多名高級將領。時任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蘇哈托趁機發動軍事政變,推翻蘇卡諾。

隨後,在蘇哈托的領導下,印尼血腥鎮壓共產黨;他亦在印尼掀起大規模排華浪潮,大量的華裔被屠殺和強暴、財務被洗劫一空、華文學校和報章遭取締,即便不支持共產黨的華裔也難逃此劫。此後幾十年間,排華事件仍此起彼伏。

AP_65100602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65年10月,蘇哈托(左)與蘇卡諾總統衛隊司令薩布爾。
AP_83108302050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65年,印尼軍方燒毀印尼共產黨於雅加達的總部。

1967年,蘇哈托正式成為總統,展開其充滿爭議的32年鐵腕政治。外交上,蘇哈托的軍事主導和中央集權讓其有能力建立一個反共的政府,因而在冷戰期間得到西方的支持,同時恢復和馬來西亞之間的外交關係。在其領導之下,印尼在衛生、教育和經濟上也有顯著的進步。

尤其在1980年代印尼因世界油價下跌導致財政赤字時,蘇哈托著手經濟改革,支持一批由美國留學歸國的經濟學家——柏克萊黑手黨(Berkeley Mafia)主導「新秩序」(New Order)經濟政策,一改蘇卡諾時期的保護主義,大力開放外資湧入、設廠等,方讓情況改善。即便仍存在排華狀況,但蘇哈托深知印尼華裔對於經濟的貢獻,因而不少華裔在其政策下得以大展拳腳。

然而,經濟的利益多數仍集中在蘇哈托的家族成員身上。透過貪污、壟斷等,他的家族和親友控制了印尼的金融業、汽車業、電力、礦產、新聞媒體等,幾乎囊括印尼所有的經濟領域。

1998年,印尼正經歷亞洲經融風暴,印尼盾跌至當時歷史最低點,不少中產家庭元氣大傷。對此,大學生示威抗議慘遭蘇哈托開槍鎮壓,引發暴亂。原是為了反對蘇哈托的示威最終演變成排華暴動,即稱「黑色五月暴動」——印尼土著要從相對富裕的華裔身上奪去財富。然而,專家分析認為暴動的最主要原因仍是社會上的「貧富懸殊」所引起。

當時,僅是首都雅加達便有5000家華裔工廠、店鋪、住宅等被掠奪燒毀,上千名華裔遭殺害、百計華裔女性慘遭強暴。而同時發生暴亂的棉蘭、索羅、巨港等城市,被屠殺的華裔數字從10-50萬不等。

這場排華暴動最終導致蘇哈托下台,外界猜測這場暴動是經過精心組織的,為蘇哈托為轉移金融危機壓力緩和民怨,因而煽動該暴亂。

「共產主義」仍是最大禁忌

今年7月,一名法國遊客因身穿象徵「共產主義」——印有鐮刀和錘子——的衣服,進而被軍方人員帶回審訊。在共產主義中,鐮刀和錘子代表國家工人階級和農民階級的聯盟,因此任何有關於此的圖騰標誌都被印尼禁止。9月,印尼一萬多名穆斯林亦上街抗議,反對印尼共產黨捲土重來,同時批評政府縱容共產主義。

RTS1EDM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印尼穆斯林上街示威,憂心共產黨勢力死灰復燃。

日前,印尼社交媒體上亦流傳現任總統佐可威的家人與共產黨有關,佐可威為此澄清「印尼明確禁止共產黨」、「共產黨在印尼沒有生存空間」。他補充,這一些謠言是在中傷其家人,民眾也可隨時去檢視他父母、村莊的資料等。印尼警方之後逮捕網路上散佈謠言的人士,並指出這樣的謠言是通過一個名為「Saracen」的組織傳出。警方指出,該組織的社交媒體上傳播仇恨言論,透過捏造事件傳播錯誤的信息,讓外界進而信以為真。

「九三零事件」的討論和省思

2014年,美籍導演Joshua Oppenheimer 花了6年時間,訪談當時暗殺「印共」的人士,完成「我是殺人魔」(The Act of Killing)一片,並入圍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

這部片旨在意反思的角度討論九三零事件,讓當初參與暗殺行動的人士現身說法,進而引領觀眾重新檢視這則黑暗的歷史慘劇。

2016年,印尼曾舉辦關於1965-1966年「反共大屠殺」的研討會,許多倖存者和軍方代表都參與了討論,同時也獲得印尼內閣部長、總檢察長、司法部長等的支持。該研討會由印尼總統顧問委員會和國家人權委員會主辦,是印尼首次關注這段敏感的歷史議題。然而,印尼官方的態度仍是一貫迴避這段歷史。

BBC報道,在蘇哈托執政期間,大部分的歷史教科書都沒有提到這一次屠殺,因此印尼官方似乎是要人們忘卻這段歷史,並且實現全國和解。此舉被認為不實際,因真正的和解應該建立在釐清歷史真相的基礎上,如南非。而在人權團體的壓力下,佐可威雖承諾會調查當年這一段反共清洗的歷史,但也表示不會為此道歉,迄今也無任何追究相關人等的責任。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