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藥物治療新曙光:認識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癌症藥物治療新曙光:認識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Photo Credit: PDPics CC 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比起化學療法,對於有反應的患者,有更長的存活期,成為癌症病人的新希望。與其他抗癌藥物的副作用不同的是,新型免疫藥物治療是透過「放開」免疫系統的「煞車」,間接達到抗癌的作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人體裡免疫系統就像在身體裡的防衛隊,由「千里眼」跟「順風耳」兩位大將領軍,指揮個別器官的防衛機制,巡視身體內部有無「異常」,例如不正常增生的細胞,並抵禦侵入身體的病源,如細菌、病毒;更負責調控各種免疫細胞,讓免疫系統不致失靈。簡單來說,免疫系統的功能就是「辨識敵我」,區別正常細胞和外來入侵者,並將入侵者消滅。

免疫系統有時也會被「駭客入侵」,也就是免疫系統被癌細胞所欺騙,把癌細胞偽造的身分證(抗原)當成自己人,以致癌細胞在體內一天一天壯大。其實,免疫系統就像一個天平,產生的免疫力太強或太弱對身體都不好,免疫系統反應過強,會在人體內產生發炎反應,大致分成兩種,一種是對外來非病原性抗原如花粉、塵蟎等進行攻擊,稱為過敏;另一種則是對自己體內細胞的抗原進行攻擊,稱為自體免疫疾病,像是紅斑性狼瘡、類風濕性關節炎、僵直性脊椎炎等疾病都屬此類。

而免疫系統低下也分成兩種:對於外來病原無法清除,就會反覆發生感染性疾病,例如經常感冒、尿道感染或是腹瀉;另一種則是免疫系統太弱,無法清除體內突變的異常細胞,就會產生癌症。

當正常的細胞,轉變為癌細胞時,對人體的免疫系統來說就是出現敵人,在正常的情況下,免疫系統應該會像警察抓壞人一樣打擊癌細胞。然而,為什麼我們還是可能無法以自身免疫力消滅癌細胞,而罹患癌症呢?這正是醫學界探究的問題,很幸運地,近二十年來醫學研究使我們更了解免疫系統的運作,了解癌細胞逃避免疫系統的手段,也進一步找到更多治療方法。

20世紀的最後幾年、不同國家科學家的發現,讓癌症免疫治療再度燃起了希望。最重要的,便是美國學者艾利森(James P. Allison)和日本學者本庶佑,分別發現T細胞的表面受體「CTLA-4」,及引起T細胞凋亡的「PD-1」。「CTLA-4」,及「PD-1」這兩個受體為什麼重要?因為他們皆是扮演控制免疫系統的煞車角色。

在這裡我們主要會討論到的癌症免疫治療藥物,以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為主,因為免疫檢查點是大多數癌細胞逃避免疫系統的主要方式,我們先來看看這類的藥物是怎樣重新活化免疫系統,消滅癌細胞。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是一種單株抗體,與免疫系統中的「煞車」(如T細胞上的CTLA-4、PD-1或是腫瘤細胞/抗原呈現細胞上的PD-L1表面受體)結合,讓免疫系統的煞車失靈,間接活化免疫系統的「辨識」與「毒殺」癌細胞的功能,達到抗癌的效果。

免疫系統中,抗原呈現細胞和輔助T細胞就像千里眼和順風耳一般可辨識癌細胞,並指揮毒殺性T細胞消滅癌細胞,而T細胞上的「免疫檢查點」的蛋白質小分子,就像煞車一般,避免身體因為過度的免疫反應,傷害體內正常的細胞。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會突變的癌細胞,還會長出可以與T細胞表面的免疫檢查點嵌合的接受體,藉此大踩煞車,抑制T細胞的活化,使得免疫系統就像被「點穴」一樣動彈不得,癌細胞就可躲過攻擊、趁機坐大。

目前已知可抑制T細胞活化的物質,已經超過11種,其中目前臨床應用證據較多的,便是T-淋巴球抗原-4(CTLA-4 ,Cytotoxic T-lymphocyte antigen-4) 與細胞程序性死亡受體-1(PD-1,Programmed death 1 and ligand-1),也研發出對付這兩種免疫檢查點的藥物,包括以 CTLA-4 抗體製成的 Ipilimumab (Yervoy益伏®),及PD-1的抗體藥物,例如PD-1抑制劑nivolumab(Opdivo保疾伏®)或Pembrolizumab(Keytruda®吉舒達)。另外,對抗PD-L1的抗體則有Atezolizumab(Tecentriq®)目前台灣還未上市。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比起化學療法,對於有反應的患者,有更長的存活期,成為癌症病人的新希望。與其他抗癌藥物的副作用不同的是,新型免疫藥物治療是透過「放開」免疫系統的「煞車」,間接達到抗癌的作用;但是活化的免疫系統若攻擊到人體的正常組織,則會引起「免疫相關不良反應」,而其症狀則隨著發生不良反應的器官組織不同而有不同。整體而言發生率比化學療治療低很多很多。

由於免疫治療機制十分複雜,病人的免疫相關副作用反應可能同時牽涉到腫瘤科、風濕免疫科、胃腸科、內分泌科等。應盡可能選擇能跨科整合照顧病人、且具有治療經驗的團隊。

癌症希望基金會製作了《認識癌症免疫藥物治療》衛教動畫,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希望用輕鬆活潑的方式,讓癌友能了解複雜的免疫藥物治療。

本文經癌症希望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