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麗神社在日本(下):阻擋在日韓國人強烈反抗的「防火牆」

高麗神社在日本(下):阻擋在日韓國人強烈反抗的「防火牆」
Photo Credit: kontenten, photozou.jp, CC BY 2.1 J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過往韓日政治與外交敏感之際,夾縫求生存的高麗神社曾被當作日本的「防火牆」,戰後韓國人獨立建國後變成在日的「屈辱神社」,如今卻搖身一變成為了韓日兩國重要的「交際場所」。

高麗神社在日本(上):有家歸不得的「白鬚明神」高麗王若光

高麗神社在戰前日韓合併時代,得到了日本政府高度的重視與保護,推其主因,乃在於日本高層不希望在日韓合併敏感之際,刺激到韓國人的激烈愛國心,以免節外生枝,打亂侵華大事。日方「一手給糖、一手給棒子」的兩手策略,也曾出現在我之前的文章裡,即1910年7月,赴任擔任朝鮮統監陸軍大臣寺內正毅(てらうちまさたけ, 1852-1919),與贊成《日韓保護條約》時任大韓帝國總理大臣的官僚李完用(이완용, 1856-1926),共同組建了親日內閣,進而兩人於1910年8月22日簽署了《日韓合併條約》,正式地結束長達519年的朝鮮李氏王朝命運。

但簽署當日,日方曾因擔心朝鮮民眾會大力反對,所以遲了近一週,才於8月29日公布條約簽署之事宜,該日也被韓國訂為「庚戌國恥日」(경술국치)。因此,高麗神社也是在此歷史脈絡下,形成日方阻擋在日韓國人強烈愛國心、強烈反抗的「防火牆」。

然而,高麗神社的軼事不少,許多參拜過此神社的人也不少。都在歷史這本書內書寫下許多精彩、曲折片章。

諸如二戰爆發前,齋藤實(さいとう まこと, 1858-1936,曾任日本第30任內閣總理大臣、兩任朝鮮總督)、若槻禮次郎(わかつき れいじろう, 1866-1949,曾任日本第25、28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濱口雄幸(はまぐち おさち, 1870-1931,曾任日本第27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和鳩山一郎(はとやま いちろう, 1883-1959,戰後曾任日本第52、53、54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等四名政治家,因參拜神社後,無巧不成書地,四人在官場上皆官拜內閣總理大臣(首相),被稱為「出世明神」,這是偶然的嗎?私意認為這四人享有出世明神之稱號,無疑是被外人認知,因參拜神社後,受到高麗王若光「白鬚明神」之庇佑,光宗耀祖飛黃騰達。

再者,清國王朝第十代肅親王第十四個王女,同時也是發起滿蒙獨立運動的日本大陸浪人川島浪速(かわしま なにわ, 1866-1949)的養女川島芳子(かわしま よしこ, 1907-1948),有「東方女魔」之稱的她也曾參拜過高麗神社。

參拜過高麗神社的最知名人士大概是李方子(り まさこ、イ‧パンジャ, 이 방자, 1901-1989)。李方子乃是明治維新後,日本皇室重要成員的梨本宮守正王(なしもとのみや もりまさおう, 1874-1951)第一王女梨本宮方子女王,而她嫁給朝鮮王朝最後一位王世子李垠(이은,1897-1970),後為李方子妃,她至少曾參拜過高麗神社三次以上。

不幸的是,戰亂時代高層的一舉一動都受人注目,也被後來歷史學家加以評價。李方子也是如此,日方透過聯姻試圖拉攏韓方重要人士的手段,當初也早已被許多愛國朝鮮人士看破手腳,因此當梨本宮方子女王臣籍降嫁給李垠時,1920年4月就曾發生過激烈的韓國獨立運動人士徐相漢(서상한, 1901-1967),於此兩位新人的婚車駛過街區時,向他們投擲自製炸彈,試圖阻止這場「內鮮一體」的聯姻婚禮,但炸彈並未爆炸,徐相漢被捕,他也只能氣憤地說出:「我對這對新人並沒有什麼個人深仇大恨,只是我對日本人搞的這種充滿陰謀的政治婚姻,深惡痛絕。」當年7月,徐相漢被東京地方審判所判刑四年。

然而,並非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壞人。李方子妃在嫁給李垠之後,自己深知她為韓日雙方溝通重要的橋樑,也自覺有此任務。先不論李方子是否為了韓日合併「內鮮一體」的政治目的嫁給李垠,1922年4月底,兩人也曾回到朝鮮半島漢城,按照朝鮮王室傳統再次舉辦婚禮。但在韓國之際,兩人第一個長子,將近一歲李晉(이진)卻因發高燒,不到一星期時間,於1922年5月11日猝死於朝鮮半島,社會嘩然,後雖經醫生診斷,李晉死因為急性消化不良,但韓日雙方皆流傳出毒殺謠言。

做為一位母親的,有什麼比喪子之痛更痛呢?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理所當然地,李垠、李方子失去王公貴族的身份,成為一般在日韓國人老百姓身份。爾後,韓國李承晚總統擔心「王政復古」,屢次阻擾李垠回國。雪上加霜的是,李方子也因日本頒佈了新的日本國憲法(1946年11 月3日公布,隔年5月3日起施行,即《和平憲法》、《戰後憲法》),進而又失去了日本國籍。剎那間,別說王室貴族身份了,連自身日本國籍也不保,轉變成在日韓國人。情何以堪啊?

後於1963年,在繼任李承晚的朴正熙總統安排下,李垠與李方子這對在日韓國人夫婦,總算可以回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朝鮮半島,李方子也於當年獲得了韓國國籍。因此坎坷路程,不可不說,李方子是走在維繫韓日微妙關係鋼索上的沒落貴族女王。

然而,筆者之所以會提到李方子,甚至給予她的歷史評價,就算當初她是為了「內鮮一體」之統治目的,而不得不與李垠聯姻,但在1970年李垠病逝前後,李方子也已經陸陸續續地在韓國當地從事起許多慈善事業。從1961年,李方子就已經成立慈行會(자행회)來幫助身心障礙者,1967年也在YMCA體制下,成立財團法人保隣園(보린원)、 明暉園(명휘원)等機構,救濟窮弱百姓,甚至在1971年,也投身到教養智障兒童教育上,在水原市創辦了慈惠學校(자혜학교),1978年創辦明暉會館(명휘회관)等相關教育機構。

最終李方子於1989年4月30日逝世,享年87歲,以韓國皇太子妃之身份進行准國葬,後韓國追贈她國民勳章無窮花章(국민훈장 무궁화장),私諡顯德貞穆溫靖慈行皇太子妃(현덕정목온정자행황태자비),同時她的名字也被收入到《大韓民國獨立有功人物錄》(『대한민국독립유공인물록』, 국가보훈처, 1997)一書中,成為本文高麗神社的軼事。

Yi_Un___Yi_Bangja_1923 Yi Un and Yi Bangja (Nashimoto no miya Masako) 일본 육군대학을 졸업할 무렵의 영친왕 부부
Photo Credit: Ohmy News Public Domain
李垠與李方子夫婦,1923年

二戰結束後,反日情緒高漲的韓國人,便以「高麗神社是在日朝鮮人的領土」為由,發起了大規模集會,當時也引起社會高度關注。

現任高麗神社宮司的高麗文康,回憶起當年參拜神社的這些有名人士,語重心長的說:「我記得當川島芳子在世的時候,經常會拜訪他養父在琦玉縣飯能地區的國會議員朋友們,所以她只要有空,就會來到高麗神社看看。當年我的祖父曾有幾次與她不期而遇,交談數次,對她的評價也很高,曾說道『雖然川島芳子常常是女扮男裝,但仍是隱藏不住女性氣息,她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女子。』而李方子妃也來過高麗神社好幾次,我記得她跟我說過,她無論如何都要回去養育她孩子李晉殿下的朝鮮土地看看。昭和五十年(1962年),她再度來到神社,那天她為得就是要遷走她家族的供養塔,結果才發現供養塔和墓地全都沒有了—那些反日情緒高漲的人們,早就把這些東西破壞掉了!那些反日極端份子的行動真不可取,他們把高麗神社當作屈辱的神社啊。」

來到二十一世紀,在過往韓日政治與外交敏感之際,夾縫求生存的高麗神社曾被當作日本的「防火牆」,戰後韓國人獨立建國後變成在日的「屈辱神社」,如今卻搖身一變成為了韓日兩國重要的「交際場所」。

最近來到高麗神社參拜的日本人增多了,韓國人也是。抱持著開放態度的高麗文康宮司,他所率領的神社神職人員,也重新恢復了在日韓國人和朝鮮人參加的祭祀儀式。平成二十二年(2010年)10月,為了增進在日韓國人的情感與改善韓日兩國關係,高麗神社內也租借蓋起大大小小的活動帳棚,販售韓國料理、以及演奏傳統韓國音樂等活動,舉辦了「庭院祭」,吸引了很多韓國、日本人前來參觀。同年11月,韓國傳統武術跆拳道的表演者們也來到日本表演,參加了醃製泡菜的「泡菜祭」等開幕儀式。歷任韓國大使都曾訪問過高麗神社,現在神社內社務所的賓客接待室內,還擺放著先前羅鍾一(라종일, 1940-)駐日大使的照片。

高麗文康宮司心有所感地,對於此變化說道:「最近日本和韓國冰冷的兩國關係有所緩和,兩國之間也出現了一些值得稱讚處。不管最初來到高麗郡的人們,心中願不願意,隨著歲月的變遷,有些離開此處的人,也慢慢開始懷念起這座神社,只要一有空,他們也變得喜歡回到這裡參拜。」

據說某屆駐日韓國大使,也是經常參拜高麗神社的在日大韓民國民間團體的一員,在他卸任後告訴新上任的駐日韓國大使,一定要去參拜琦玉縣的高麗神社。也這就這樣,韓國大使上任之際,參拜高麗神社也就成為了一種不成文規定了。

2015年10月25日,在日大韓民國民間團體贈與高麗神社兩尊傳統韓國大將軍標—天上大將軍、地下女將軍,雄赳赳氣昂昂地豎立在社門前;2016年,高麗神社的第六十任宮司高麗文康率領下,主持創社1300年各項紀念儀式與慶典,且隔年2017年9月20日,日本天皇與皇后也前往高麗神社,進行兩天一夜的私人旅程,這也是日本天皇第一次參拜此高麗神社。

1300年過去了,曾經做為高句麗遺民聚集地、戰亂的「內鮮一體」的防火牆、與戰後屈辱神社,到現今的促進韓日雙方友好的交際場所,高麗神社在當年人們流傳的「白鬚明神」故事與庇蔭下,千年不變、屹立不搖地形成了一座在日的韓國高麗神社。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鑲嵌110顆水晶比翼鳥見證璀璨愛情 陶李夫妻首推晶生相伴金高 每一口都傳情

鑲嵌110顆水晶比翼鳥見證璀璨愛情 陶李夫妻首推晶生相伴金高 每一口都傳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黑松金酒融合東西方愛情意象,結合窖藏3年陳年高梁的愛情風味,打造宛如藝術品般,臻至璀璨的愛情信物──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

在天願作比翼鳥,愛情之美在於兩人同心相愛、一同翱翔。當象徵愛情的比翼鳥翩然降落在香陳的金門高粱上,有如用愛情釀出香醇濃烈的酒,淬鍊出獨一無二的「晶生相伴」。陶晶瑩和李李仁歷經時光的磨練,堅定相伴一生的信念,婚姻也如比翼鳥般,互相扶持、不離不棄,一起朝向幸福的天空翱翔,兩人最愛的精心時刻,是每晚在星空下依偎對飲,並在璀璨中找到愛情的真諦。

晶生相伴KV-02(final)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史上首支會盤旋舞動的「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黑松金酒再度打造奢華愛情藝術品

融合中西方愛情意象,刻出情比金堅的璀璨,讓每一口都傳情

當東方比翼鳥與施華洛世奇元素水晶相互融合,經典結合時尚,比翼雙飛且堅定不渝的信念,臻至為最極致的浪漫宣言。首支以比翼鳥作為設計理念,象徵「比翼雙飛、互相扶持」美好愛情的「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嫣然誕生。比翼鳥依偎在心形酒瓶上深情相吻,在精湛工藝的設計下,比翼鳥還會旋轉舞動,展現力與美的平衡,用誓約與承諾打造最璀璨的愛情信物。純金包覆的比翼鳥,象徵情比金堅的感情,鑲嵌110顆施華洛世奇元素水晶,耀眼奪目。在品嚐酒香之時見證中西方浪漫的愛情,讓每一口都傳情。

合照2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模範夫妻陶晶瑩李李仁,在婚姻中互相扶持且共面對風雨能攜手相伴一生。

愛情如同比翼鳥,共同面對風雨一起向前

有演藝圈模範生夫妻之稱的陶晶瑩與李李仁,結婚至今17年,談起愛情觀,陶晶瑩說,「不管什麼樣的風雨,我們互相扶持,就算是大自然渺小的一對,但有人陪伴就有無比的力量可以對抗。」最美好的愛情像比翼鳥一般,遇到挑戰或困難時互相幫助,也時常依偎在一起。在天願作比翼鳥,這句話,可以說是美麗愛情的最佳詮釋。李李仁則補充說,「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分擔責任,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晶生相伴金門高粱的比翼雙飛,與陶晶瑩、李李仁對於愛情的定義不謀而合,除此之外,陶晶瑩更大讚晶生相伴不僅是一瓶愛情釀出來的酒,更是一個璀璨精緻的裝置藝術品。

陶子姐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陶晶瑩談起17年的婚姻,認為愛情就像比翼鳥一樣互相扶持,共同面對挑戰
李仁哥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李李仁會在平凡的生活中,創造屬於兩人的專屬儀式感

平凡生活中的不平凡,都在一杯酒的時光中

陶晶瑩和李李仁經營17年的婚姻祕訣,有一套專屬於他們的獨特方法。陶晶瑩說,「兩人維繫感情的方式,就是享受日常的聊天談心,訴說生活瑣事,話題一般都是小孩及狗兒,這是夫妻倆目前共同的樂趣,雖然日子平實恬淡,卻很幸福!」兩人很重視彼此的交流互動,身為丈夫的李李仁,一定會記得每年重要節日總不忘送花或禮物表達愛意,以維持感情的新鮮度。他說,「婚姻裡會相互分擔責任,所以愈走愈開心,愈走愈自在。」除了日常對話,兩人也會每天對飲一杯,李李仁更深情表示,「找到一個可以對飲的伴侶,是最浪漫的事。」陶晶瑩有默契的回應「如果一杯不能解決,那喝兩杯。」兩人一起享受窖藏3年陳高的愛情風味,今生相伴,不離不棄。

產品情境圖-1(final)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承載著愛與晶粹的承諾,晶生必藏

與心共舞,承載著愛與晶粹的承諾,限量收藏「晶生」唯一

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的心形瓶身設計,猶如鑽石的晶亮璀璨,承載著愛與晶粹的承諾。坑道窖藏3年陳高,前味散發清新的蜜香,中味綿甜醇和,尾韻則帶醇厚陳香,口感豐富,充分詮釋愛情的多樣風味。值得一提的是,「晶生相伴」特別挑於象徵我愛你的520當日進行首批灌裝,全台限量2萬瓶,戀人除了可共飲愛情釀的酒外,更可以將此份經典藝術品加以收藏,晶生相伴推出NFT特殊收藏版,限量只有10份,NFT作品為實體酒瓶的3D圖像,將之完美呈現;一次同時收藏比翼雙飛心形酒瓶與NFT藝術品,將不朽的愛情永久保存、「晶生」唯一相伴。

「56度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全台限量2萬瓶(含現貨及預購),6月15日起於全台地區酒類專賣店及金酒在台指定直營門市現貨販售;預購資訊請洽金酒在台直營門市(至6月30日止)。每組建議售價7,800元(實際庫存及售價依各通路為主)詳細購買資訊依「58度金門高粱酒Facebook官方粉絲團」公告為準。

產品情境圖-2(final)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全台限量20000瓶,將不朽的愛情永久保存。

本文章內容由「黑松金酒」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