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麗神社在日本(下):阻擋在日韓國人強烈反抗的「防火牆」

高麗神社在日本(下):阻擋在日韓國人強烈反抗的「防火牆」
Photo Credit: kontenten, photozou.jp, CC BY 2.1 J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過往韓日政治與外交敏感之際,夾縫求生存的高麗神社曾被當作日本的「防火牆」,戰後韓國人獨立建國後變成在日的「屈辱神社」,如今卻搖身一變成為了韓日兩國重要的「交際場所」。

高麗神社在日本(上):有家歸不得的「白鬚明神」高麗王若光

高麗神社在戰前日韓合併時代,得到了日本政府高度的重視與保護,推其主因,乃在於日本高層不希望在日韓合併敏感之際,刺激到韓國人的激烈愛國心,以免節外生枝,打亂侵華大事。日方「一手給糖、一手給棒子」的兩手策略,也曾出現在我之前的文章裡,即1910年7月,赴任擔任朝鮮統監陸軍大臣寺內正毅(てらうちまさたけ, 1852-1919),與贊成《日韓保護條約》時任大韓帝國總理大臣的官僚李完用(이완용, 1856-1926),共同組建了親日內閣,進而兩人於1910年8月22日簽署了《日韓合併條約》,正式地結束長達519年的朝鮮李氏王朝命運。

但簽署當日,日方曾因擔心朝鮮民眾會大力反對,所以遲了近一週,才於8月29日公布條約簽署之事宜,該日也被韓國訂為「庚戌國恥日」(경술국치)。因此,高麗神社也是在此歷史脈絡下,形成日方阻擋在日韓國人強烈愛國心、強烈反抗的「防火牆」。

然而,高麗神社的軼事不少,許多參拜過此神社的人也不少。都在歷史這本書內書寫下許多精彩、曲折片章。

諸如二戰爆發前,齋藤實(さいとう まこと, 1858-1936,曾任日本第30任內閣總理大臣、兩任朝鮮總督)、若槻禮次郎(わかつき れいじろう, 1866-1949,曾任日本第25、28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濱口雄幸(はまぐち おさち, 1870-1931,曾任日本第27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和鳩山一郎(はとやま いちろう, 1883-1959,戰後曾任日本第52、53、54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等四名政治家,因參拜神社後,無巧不成書地,四人在官場上皆官拜內閣總理大臣(首相),被稱為「出世明神」,這是偶然的嗎?私意認為這四人享有出世明神之稱號,無疑是被外人認知,因參拜神社後,受到高麗王若光「白鬚明神」之庇佑,光宗耀祖飛黃騰達。

再者,清國王朝第十代肅親王第十四個王女,同時也是發起滿蒙獨立運動的日本大陸浪人川島浪速(かわしま なにわ, 1866-1949)的養女川島芳子(かわしま よしこ, 1907-1948),有「東方女魔」之稱的她也曾參拜過高麗神社。

參拜過高麗神社的最知名人士大概是李方子(り まさこ、イ‧パンジャ, 이 방자, 1901-1989)。李方子乃是明治維新後,日本皇室重要成員的梨本宮守正王(なしもとのみや もりまさおう, 1874-1951)第一王女梨本宮方子女王,而她嫁給朝鮮王朝最後一位王世子李垠(이은,1897-1970),後為李方子妃,她至少曾參拜過高麗神社三次以上。

不幸的是,戰亂時代高層的一舉一動都受人注目,也被後來歷史學家加以評價。李方子也是如此,日方透過聯姻試圖拉攏韓方重要人士的手段,當初也早已被許多愛國朝鮮人士看破手腳,因此當梨本宮方子女王臣籍降嫁給李垠時,1920年4月就曾發生過激烈的韓國獨立運動人士徐相漢(서상한, 1901-1967),於此兩位新人的婚車駛過街區時,向他們投擲自製炸彈,試圖阻止這場「內鮮一體」的聯姻婚禮,但炸彈並未爆炸,徐相漢被捕,他也只能氣憤地說出:「我對這對新人並沒有什麼個人深仇大恨,只是我對日本人搞的這種充滿陰謀的政治婚姻,深惡痛絕。」當年7月,徐相漢被東京地方審判所判刑四年。

然而,並非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壞人。李方子妃在嫁給李垠之後,自己深知她為韓日雙方溝通重要的橋樑,也自覺有此任務。先不論李方子是否為了韓日合併「內鮮一體」的政治目的嫁給李垠,1922年4月底,兩人也曾回到朝鮮半島漢城,按照朝鮮王室傳統再次舉辦婚禮。但在韓國之際,兩人第一個長子,將近一歲李晉(이진)卻因發高燒,不到一星期時間,於1922年5月11日猝死於朝鮮半島,社會嘩然,後雖經醫生診斷,李晉死因為急性消化不良,但韓日雙方皆流傳出毒殺謠言。

做為一位母親的,有什麼比喪子之痛更痛呢?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理所當然地,李垠、李方子失去王公貴族的身份,成為一般在日韓國人老百姓身份。爾後,韓國李承晚總統擔心「王政復古」,屢次阻擾李垠回國。雪上加霜的是,李方子也因日本頒佈了新的日本國憲法(1946年11 月3日公布,隔年5月3日起施行,即《和平憲法》、《戰後憲法》),進而又失去了日本國籍。剎那間,別說王室貴族身份了,連自身日本國籍也不保,轉變成在日韓國人。情何以堪啊?

後於1963年,在繼任李承晚的朴正熙總統安排下,李垠與李方子這對在日韓國人夫婦,總算可以回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朝鮮半島,李方子也於當年獲得了韓國國籍。因此坎坷路程,不可不說,李方子是走在維繫韓日微妙關係鋼索上的沒落貴族女王。

然而,筆者之所以會提到李方子,甚至給予她的歷史評價,就算當初她是為了「內鮮一體」之統治目的,而不得不與李垠聯姻,但在1970年李垠病逝前後,李方子也已經陸陸續續地在韓國當地從事起許多慈善事業。從1961年,李方子就已經成立慈行會(자행회)來幫助身心障礙者,1967年也在YMCA體制下,成立財團法人保隣園(보린원)、 明暉園(명휘원)等機構,救濟窮弱百姓,甚至在1971年,也投身到教養智障兒童教育上,在水原市創辦了慈惠學校(자혜학교),1978年創辦明暉會館(명휘회관)等相關教育機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