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春搬出文萌樓,只因《文資法》未能阻止古蹟「買賣」

日日春搬出文萌樓,只因《文資法》未能阻止古蹟「買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何「市定古蹟」能被私人買家收購?其實是因為沒有任何法令規定古蹟與所在的「土地」不能被交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位於台北市歸綏街的文萌樓曾是公娼館,並被台北市指定為市定古蹟,由日日春協會管理。林姓女屋主6年前買下文萌樓,提告要求日日春遷出文萌樓;最高法院5月16日駁回日日春上訴,維持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判決結果,日日春得遷出文萌樓,法院今(20)日強制執行。

日日春協會秘書袁孔琪表示,日日春協會搬出後,希望台北市文化局可以強制徵收,確保娼妓邊緣文化存續。

日日春協會也發出新聞稿說,最早在2012年初,基於文資保存與遏止古蹟投機客的立場,他們就提出文化局應徵收文萌樓的訴求,以彌補2011年文萌樓產權易手前放棄主管機關優先購買權的錯誤。

日日春協會說,6年來妓權古蹟的價值存續隨著官司屢屢敗訴而岌岌可危,但文化局面對投機客卻是作為無效,深知投機客非真心為古蹟而來,不斷迴避依《文資法》祭出逕為管理維護(簡稱接管)或徵收的強硬手段,一拖就拖到強制執行發生。

日日春協會指出,文萌樓爭議歷經兩任市長、四位文化局長,在現任局長鍾永豐任內產生兩大巨變,首先是屋主因未善盡古蹟管理維護的責任,2014年被台北市政府裁罰新台幣30萬元,屋主不服而提出行政訴訟,市府因勝訴定讞,更有正當性往徵收的方向行政。

再者,屋主告日日春的民事訴訟,日日春敗訴定讞,被迫撤出文萌樓,維護古蹟價值存續文化局更是責無旁貸。

日日春協會說,文萌樓的未來命運如何,端看擁有豐富社運資歷的台北市文化局長鍾永豐,能否以日日春過往運動成果為基礎,堅決將徵收文萌樓這個唯一正確的道路走下去,落實進步價值,為台灣守護絕無僅有的妓權古蹟。

北市文化局曾提「三階段論」,日日春:給投機者機會

針對文萌樓的處置,台北市文化局長鍾永豐曾提及的「三階段論」,包含要求屋主善盡管理維護責任,若屋主不盡責再啟動協議價購,最後才是依《文資法》徵收。日日春認為,這樣的做法是給投機客機會,因此要求市府立即啟動徵收。

鍾永豐說,對於民間團體積極維護古蹟,給予肯定,但仍要尊重最高法院判決,強制徵收是可動用的手段之一,相關作法還是要依《文資法》規定。

至於民間團體要求市府徵收文萌樓,鍾永豐表示,要尊重財產所有權人權益,若屋主未善盡管理職責,經文資審議委員會確認後,才會討論協議價購等部分,且要確定屋主沒辦法執行也無意願維護,才會啟動強制徵收,會持續要求屋主善盡管理責任。

古蹟可以買賣?其實依法有據

對於日日春協會所提的「強制徵收」,其實來自《文資法》第28條的規定:

古蹟、歷史建築或紀念建築經主管機關審查認因管理不當致有滅失或減損價值之虞者,主管機關得通知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者,主管機關得逕為管理維護、修復,並徵收代履行所需費用,或強制徵收古蹟、歷史建築或紀念建築及其所定著土地。

然而,對於何謂「管理不當」並沒有具體定義,所以也無法預期台北市政府日後對文萌樓的古蹟維護界定標準。

至於為何「市定古蹟」能被私人買家收購?其實是因為沒有任何法令規定古蹟建物不能交易。只要依據《文資法》第23條規定「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應擬定管理維護計畫,並報主管機關備查」,寫一份維護計畫給台北市政府即可。

根據誠遠商務法律事務所對文萌樓宣判的解說,在絕大多數的情形下,古蹟受《文資法》等法令的規範,並不能拆除、重建,但市場上為什麼還是有古蹟買賣的交易?主要的原因在於古蹟所在的土地,在符合容積移轉的相關法令(《都市計畫法》、《文資法》、各地方政府的自治條例等)的規定下,可以將該土地的容積移入同一行政轄區的建築基地,增加其他建築基地的建築容積。

因此,一般來說古蹟的買受人,看重的是在其他建築基地可增加的容積效益。

此一制度源自於美國紐約市歷史建築保存的問題,藉由容積移轉的實施,補償土地所有權人因其財產經指定為歷史建築所受的損失,並促進都市其他地區較高密度發展的需求。

然而,由本則判決可以看出,古蹟的買受人所應注意的,不只容積移轉所涉及的技術性問題,尚且應注意古蹟的現況與所提出的維護事業計畫實施的可行性;相較於其他可用於容積移轉的私有未徵收之公共設施保留地,於容積移轉完成後,係將土地捐贈予政府,古蹟買受人負擔的義務顯然較為重大。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