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知名主播母親寫給兒子的一封信:把深情的伴侶和家庭,視作你成功的真正基礎

CNN知名主播母親寫給兒子的一封信:把深情的伴侶和家庭,視作你成功的真正基礎
年輕時候的安德森.古柏(Anderson Cooper)和葛蘿莉亞.凡德貝特(Gloria Vanderbilt)照片提供:大好書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德森.古柏,是美國知名電視新聞主播,《曾經絢爛的彩虹》一書是他在母親91歲的時候,透過Email跟她書信往來的紀錄。起因是安德森的新聞工作相當忙碌,與母親葛蘿莉亞相處時間甚少。葛蘿莉亞在91歲病倒,病況嚴重,卻也成為改變兩人關係的起點,意外開啟長達一年前所未有的對話。本文摘自書中第五章,兩人很坦率的談起人生不可能閃躲的話題:死亡,以及關於人生的快樂、樂觀、希望以及一切。

文:安德森.古柏(Anderson Cooper)、葛蘿莉亞.凡德貝特(Gloria Vanderbilt)

葛蘿莉亞.凡德貝特:

明白彩虹來去無蹤,確實讓人安心。它讓我更能夠接受世事常態。

在每個人的一生裡,都有炫目的美麗和快樂的時刻,接著,你可能忽然會落入陰暗的洞窟,裡面毫無色彩、不見天日。接著,彩虹又出現了,有時只是短短一瞬,但,總是會出現、再次回來。即使在黑暗無光的日子裡,你必須相信,彩虹會回來──這份信念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永遠持久。人生稍縱即逝。我們用各種事物環繞自己,蒐集東西,試著保住人、金錢和地位,可是一概不會持久。

我們本來就不該永遠處於快樂的狀態,誰又想要那樣? 如果快樂是一種恆常的狀態,那麼就會變得了無意義。如果你接受這點,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時,你就不會意外,更不會咬牙切齒追問:「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之所以會發生在你身上,因為那就是事情的常態。沒人逃得開。

彩虹來去無蹤。當彩虹出現,好好享受。彩虹離開,也毋需意外;當彩虹復返,我們就一同歡欣鼓舞吧。

人的一生中,有那麼多的事情該感到喜樂,人生裡有那麼多不同形式的彩虹:做愛就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彩虹,和墜入愛河一樣;體驗友誼;能夠和某個遇到難題的人好好談話,說些對他有幫助的話;早上醒來,眺望窗外,看到一棵樹的枝頭突然冒出花苞開花了,就像我窗外的那棵──那能帶來多少喜樂啊。也許看似微小,但彩虹原本就不拘長短。

我想到《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裡的陶樂絲,唱著「青鳥飛翔」之處,還有楊.皮契唱過的「幸福的青鳥」。嗯,可能永遠都找不到青鳥,可能永遠都到不了青鳥飛翔之處,可是不打緊。我想,尋覓的過程才是人生的真諦。

你覺得呢?


安德森・古柏:

我不確定是否該相信「永遠尋覓」的這種作法。我知道彩虹會再度出現,這是大自然的常態。可是要如何確定,每當彩虹出現時,你也一定都在呢? 我寧可讓自己學會適應黑暗,存些錢、買些補給品,以準備迎接漫長的冬季。如果彩虹忽然出現了──嗯,很好,那就是個美好的驚喜!

我的確希望自己的性格裡,能夠再更樂觀些──像妳一樣。我以前總是認為,我是因為過去20年投注了那麼多時間在戰區和災區工作,這份經驗養成今日的謹慎作風,可是,現在我覺得不只如此。甚至在考慮成為記者之前,我的性格就已經相當謹慎。

我目前的人生觀,有大半是早期的失去所形塑而成。我知道,妳也是,可是我們兩人對那些失去有不同的反應。我變得獨立許多,開始教導自己,無論如何都要靠自己生存下來,同時向自己證明,即使彩虹不再出現,我也會好好的。


葛蘿莉亞.凡德貝特:

我覺得你的說法更有道理。我當然不是希望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如果我當初能更實際一點,也許就可以避開人生中犯下的諸多可怕錯誤,也不會誤信那些原本不該輕信的人。

我說過,我不是個樂天派,但我天性就會懷抱希望;這兩者之間有極大的差異。倒不如說是我生來就有的某種基因吧,雖然不見得總是為我帶來好處,但我也不想成為別種樣子。我想,就是因為我總是能敞開心胸、接受新的體驗,所以才能嚐到更多樂趣,而且結果也不全然都是那麼糟。

信任別人的好處是,你不會變成一個剛硬的人,這點是我欣賞的。我不喜歡處事剛硬的人。維持開放的心,你才能產出更多東西。

風險就在於:你有可能會因此失去一切、或是幾乎失去一切,我有幾次就是如此。

記得朵朵和我說過:「妳不懂這個世界,葛蘿莉亞。」

我不確定她在說什麼,我現在真希望,自己當時應該追問下去。安德森,你在新聞界累積的這些經驗,使你的世界觀遠遠比我更加周全。你比我更加有戒心和深思熟慮。你見多識廣,但你並未因此讓自己的心變得剛硬。你並未因此失去一絲人性、正直或惻隱之心。

雖然我們兩人的起點迥然不同,最後的結果、對他人與想法的開放性,是同樣的。我天性就是會敞開心房信任別人,我的直覺是我唯一遵循的羅盤。有時候會正中靶心;有時候會遠遠偏離。

現在,我已確實懂得這個世界,體驗過好與壞,而我寧可敞開雙臂迎接它;傷害、失去或背叛的刺痛,是值得的。是的,全都值得。

「希望」是關鍵。沒有希望等於不再活著。

我從沒想過彩虹不會再回來。如你所說,我就是知道有艘遊艇,或者至少是一艘大划槳船,此刻正在地中海等著我,而且某天我會和我所愛的人們一同搭上那艘船。當然,你也在受邀之列。靠著意念,就可以讓事情發生。就像祈禱一樣。「希望」這件事,擁有一種能量及生命力,能夠讓夢想成真。


安德森・古柏:

我真希望,我也有妳那樣的信念。我每晚都在替自己掛念和擔心的人們禱告,可是我不相信單是依靠意念就能讓事情發生。我看過太多例子了:有那麼多的人們真心希望自己的人生裡有點好事,卻遲遲不可得。這個世界充滿了希望毀滅的人,他們活在不公平的境遇裡,這些好人值得擁有更好的際遇。他們無法改變人生,並不是因為缺乏意志。對於相信意志的力量,我舉雙手贊成,可是只有出現在意志力督促我更加努力工作的時候。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