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沒想過的「數位外交」策略,就從社群媒體開始

外交部沒想過的「數位外交」策略,就從社群媒體開始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只被19個國家承認的台灣,除了傳統的經貿與金援外交模式,在新媒體興盛的今日,數位外交結合公民參與和民間外交,用「參與取代給予」,在他國公民心中留下共同參與生活的印象,是台灣突破外交困境的另一條路徑,也是青年共同參與世界的契機。

根據筆者自身參與和觀察,台灣從事數位社群內容創作的工作者,在台灣的數位環境工作機會中,已經有著非常明確的分工,其工作者通常也多是台灣年輕族群,許多人紛紛以「小編」自居。在Facebook的社群裡面,也有不少活躍的相關從業者的社群,如社群丼等。相比我自身在匈牙利與東歐國家的觀察,台灣可以算是一個文化與內容在數位載體上發展相對活絡的環境。

社群網路發展正在跨國境

然而,從過去的出版業到現在的數位內容生產的行業,大家對於跨國非相關語系的內容經營,卻難以突破。但是就我看到的各大國際組織,如聯合國、歐盟、教科文組織、世界銀行等各大組織,他們的社群內容工作者也面對著此一挑戰。不過,至少跨語境的社群溝通,確實是他們重要的工作任務之一,以現階段來說,至少他們在Instagram上以圖像與短影片的宣傳內容形式,算是能夠有效的協助他們突破的方法;Facebook的粉絲專頁經營,也有多語系的文案選擇,表示Facebook也正積極努力開發自身的語言翻譯系統。

以國際政治來說,目前最有名的熱議,當屬俄羅斯透過Facebook操作,以投資一萬美元的廣告預算,試圖影響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這件事情對於許多政治工作者、文化工作者的操作邏輯來說,代表著過去以不同語境所切割出來的區域文化空間,將可以透過數位工具的演進、人類發展出來的公共網路生態,進行更進一步的操作。

另外在今年英國的國會改選中,也有另外一個非常值得留意的案例。以外交官來說,除了國家安全、服務國人、交流等工作需求,駐外大使通常也代表著對於該國家的形象與體現。而俄羅斯駐英國大使在英國成立的Twitter,經常發表又酸又嗆的戰鬥文,充滿強烈民族風因而大受歡迎,贏得不少網民喝采和更多的追蹤者。

今年2017年英國首相兼保守黨主席梅伊(Theresa May),在選舉期間遷怒歐盟各國政府扯後腿,涉入英國的選舉(由於保守黨主張脫毆,歐盟和其他歐盟國家對此也都藉由英文表達了許多想法,梅伊藉此透過政治語言的攻擊,捍衛自身黨派的立場)。而俄羅斯駐英大使館則再趁機發了一篇貼文,寫道:「Praise God it's not Russia this time.(讚美主!這回不是俄羅斯幹的)」

Screen_Shot_2017-10-22_at_8_00_47_PM

針對這樣的情況,筆者有兩點觀察:

第一,在全球化的脈絡底下,國與國之間的互動,在各國的政治環境中,因為民主選舉的過程,很容易成為攻防的焦點,而國家對此也必須有著更快的回應策略,避免破壞自身的形象,甚至是建立起更好的形象。

第二,在現代網路通訊技術的發展,以及人類文明社會的進展之下,書寫的權力早已被下放。在社群媒體的通訊與傳播規則中,讓資訊的傳播壽命,有著更活躍的發展。因此,對駐外單位來說,該國政府已經不再是唯一的互動對象,也必須有著更全面的公共溝通計畫,直接地對應到他國的公民。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目前全球的非政府組織,也積極的使用社群媒體,去建立起自身的影響力。例如無國界醫生等,都不斷藉由社群媒體的特性,希望更直接的切入到各國區域,不論是對贊助者、關注者、支持者、醫師志工的招募,都是國際事務運作中重要的因素。

未命名

從小編發文到數位外交策略

當今在外交的學術界與實務界,數位外交(Digital Diplomacy)是一個正在積極拓展理論與實際案例的領域。數位外交,係一門透過新的網路與資訊科技技術協助達成外交手段的學問。

筆者於中歐大學攻讀公共政策碩士的過程中,從政治知識、公共政策、社會學角度觀察國家發展脈絡,看到匈牙利此一歐洲中型國家,如何在歐洲共同體中,找到自己生存之路。小國的外交手段,本來就和大國的戰略目的觀不同,因此我們可以借鏡的外交理論基礎,通常也不容易出現於國際主流的外交期刊討論。外交的目標設定,終究回歸到國家內政的延伸。台灣外交發展,不外乎源自於解決台海安全、國家安全、實質的國際活動力、經濟發展機遇。

筆者的老師,多有豐富的跨國國家組織的經驗,不論聯合國、世界銀行、歐盟等不同面向的組織,從近十年來的國際組織方案變化,也可以發現到最重要的精神在於「參與取代給予」。社群網路的發展,帶動著更大規模的影響力產生機遇,同時面對著書寫與傳播通路集權的解構,我們對於影響力產生的方法論,也正在被改寫,需要更多跨世代的合作。在國家的外交資源的分配中,應該鼓勵更多的青年,能夠透過更多文化的途徑、社會科學思考的途徑,找出創新的機會。

台灣外交創新 是年輕世代的機會

關心我國外交事務者,都非常清楚我國外交部的運作官僚體制,承襲二次世界大戰的大國發展史觀。然而,也由於國際上的現實,作為一個具有經濟實力的小國,過去主要透過經貿手段,務實的打破困境。只是對於因應資訊活力更加奔放的現代社會,在生產更多文化符碼、國與國之間的價值認同,有著極大的困境。我們的農技團、經貿團,是協助他國發展的重要外交利器。卻難以在他國的民間社會,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在人類發展目前最廣闊的數位文明中,以資訊作為交流的領域中,如何解析各地不同的文化環境、語言環境,以更貼近不同生活習慣的方式,進行交流,產生更多合作的可能性。至少第一步,從簡單的Facebook與Twitter貼文、Instagram發照片,這些簡易的動作,透過我們所學的公共事務策略、文化理論實踐,作為產製更多元內容的上行戰略,在大量多向溝通的操作中,不斷建築起新的國家價值,也透過價值同盟,作為更穩固的對話基礎。

筆者認為這正是台灣青年的實質發展途徑之一,故撰文分享想法。同時筆者也於今年辭去原先的工作,以自身生命的實踐,投入積蓄,在科索沃嘗試發展一個「數位外交實驗計畫」,期以能成為一個新創事業的題目。也期盼透過這樣的衝撞,可以喚起更多人的關注,作為我們熱愛自己國家的具體實踐。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