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9月21日那天晚上嗎?」洗腦歌在我們腦海揮之不去,因為懸念

「你還記得9月21日那天晚上嗎?」洗腦歌在我們腦海揮之不去,因為懸念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仔細尋找,你會發現「蔡格尼克效應」無所不在。以洗腦歌為例,也就是在我們腦海揮之不去的旋律。紐約大學音樂系教授兼吉他演奏家斐瑞茲(Jeff Peretz)告訴我,有些洗腦歌達到經典歌曲的地位,是因為這些歌曲植入了未獲解決的懸念。

文:亞當・奧特(Adam Alter)

懸念引發的難忘體驗

四十年前,立陶宛心理學家蔡格尼克(Bluma Zeigarnik)在無意間發現了懸念的威力。

有一天,她在維也納的一家小咖啡館裡喝咖啡。她注意到有一位服務生把顧客點的東西記得一清二楚。當他為客人點完餐,走到廚房時,他可以告訴廚師,為七號桌的客人準備班尼迪克蛋,為十二號桌準備火腿起士歐姆蛋,為十五號桌準備炒蛋。

但是一旦這些餐點被送到七號、十二號與十五號桌後,他對這些顧客的記憶就完全消失了。對他來說,客人點的每一道餐點都是一個小小的懸念,當對的餐點被送到對的客人桌上後,這個懸念就獲得了解決。

那位服務生記得所有未出餐的點餐內容,因為那些未完成的工作會一直糾纏著他,使他不得安寧,就像那輛搖搖欲墜的小巴士糾纏著「大淘金」的觀眾一樣。當那位服務生為客人送上餐點後,懸念被解決了,他的腦袋也就清空了,於是他就可以把全副精神,放在下一位客人點餐時產生的懸念了。


蔡格尼克設計了一個實驗,以嚴謹的方式凸顯這個效應。她請一群成人到實驗室,完成二十個不同的簡短任務。

有些任務屬於實作活動,例如製作黏土雕像和組裝盒子,有些任務屬於心智活動,例如算術和解謎。蔡格尼克讓這些受試者完成某些任務,但在他們完成另一些任務前打斷他們,強迫他們開始進行其他的任務。這些受試者會非常不情願的停下手上正在做的事,有些人會提出強烈抗議,有些人甚至會生氣,這顯示出蔡格尼克的打斷為他們帶來了多麼大的壓力。到實驗的最後,蔡格尼克請受試者盡可能回憶自己剛才進行了哪些任務。

蔡格尼克得到的結果非常驚人。這些受試者就和那位服務生一樣,比起已完成的任務,他們記得更多未完成的任務,後者的數量是前者的兩倍。蔡格尼克一開始不確定,受試者把未完成的任務記得更清楚,是否因為當他們被中斷任務時受到了驚嚇。於是她進行了類似的實驗,她在受試者進行任務時打斷他們,過一段時間後,再讓他們完成這些任務,結果上述效應就消失了。

這證明了使任務令人難忘的原因不是被打斷,而是無法完成任務產生的緊張狀態。事實上,不論有沒有被打斷,受試者對於已完成任務的記憶力其實都差不多。蔡格尼克做出的結論是:「當受試者準備好要完成任務,他的心中會形成一種想要完成任務的類需求。像是心理緊張系統會企圖尋求解決一樣,完成任務可以消除這種緊張感,或是解除類需求。若任務沒有完成,緊張狀態就會持續存在,這類需求就得不到平息。」

於是,「蔡格尼克效應」由此誕生:比起已完成的體驗,未完成的體驗更會占據我們的腦海。

若仔細尋找,你會發現蔡格尼克效應無所不在。以洗腦歌為例,也就是在我們腦海揮之不去的旋律。紐約大學音樂系教授兼吉他演奏家斐瑞茲(Jeff Peretz)告訴我,有些洗腦歌達到經典歌曲的地位,是因為這些歌曲植入了未獲解決的懸念。

他提到了「大地風火」(Earth, Wind & Fire)合唱團1978年的經典暢銷金曲〈九月〉,這首歌以打擊樂器的輕快節奏與銅管樂器的響亮音色帶出了第一句歌詞「你還記得9月21日那天晚上嗎?」

三十六年後的2014年,這個樂團的長期團員懷特(Verdine White)在訪談中提到:「現在有許多人選擇在9月21日結婚;股市行情在9月21日總是會上揚;我認識的每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曾向我表示感謝,因為他們在9月21日出生。他們說那首歌是流行音樂史上最受歡迎的一首歌曲。」

當時是迪斯可舞曲的黃金年代,就許多方面來說,〈九月〉是一首標準的迪斯可經典,但它在其他方面其實非常奇特。

許多流行金曲遵循標準的循環和弦進程,像火箭一樣升空,在發射台上空盤旋一段時間,最後回到地面,結束旋律的迴路。對於蔡格尼克遇到的那位服務生而言,這個迴路是一次次完成上菜。也就是結果令人心滿意足,但是當它結束時,你會立刻將它拋在腦後,然後開始聽下一首歌曲。

但根據裴瑞茲的說法,〈九月〉不是這樣的歌曲。「〈九月〉和弦進程最奇特的地方,在於它沒有結束。這首歌創造了一個你永遠不想停止的迴路,這正是它至今仍如此受歡迎的原因。它的主題旋律與和聲也是這樣處理,使你上鉤。它會一直在你的腦海裡不斷播放,永不停止。無庸置疑,這是這首歌如此長壽的原因,它具備了洗腦歌的所有元素。一旦它成了洗腦歌,歌曲的迴路只會使這首歌愈來愈難以從腦海抹去。」

那個年代的其他歌曲早已被我們遺忘,但〈九月〉無止境的迴路一直勾引我們的注意力。在〈九月〉發行四十年後的今天,它仍然在派對與婚禮的標準歌單裡。

我和我太太恰好在2013年9月21日結婚,派對的音樂DJ被再三叮囑,一定要把〈九月〉列入播放歌單

〈九月〉的懸念從來沒有獲得解決,但有些歌曲令我們難以忘懷,是因為它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解決懸念。1997年夏天,搖滾樂團「電台司令」(Radiohead)發行了一首小眾神曲〈因果警察〉(Karma Police),這首歌展現了「電台司令」不落俗套的音樂功力。它將相同的旋律以稍微不同的方式編排成兩個版本,除非你把這首歌聽得很熟,否則你無法預期接下來會聽到哪個版本的旋律。

斐瑞茲說,因為你得不到節奏或其他元素的引導,所以你的神經總是處於緊張狀態。「這首歌會讓你總是在猜想,接下來會聽到哪個版本。這樣的安排太過精妙,不可能是巧合。我猜,主唱約克(Thom Yorke)寫這首歌的時候,把因果想成一種不斷循環的東西。這首歌確實會使聽眾產生這種感覺,這是首經典名曲。汪達(Stevie Wonder)的〈邪惡〉也很類似,它從C大調開始,但最後讓你在另一個地方結束,不讓你回到起點。」

相關書摘 ▶行為成癮的悲劇:正是這種對目標的狂熱執著,毀掉了他的人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欲罷不能:科技如何讓我們上癮?滑個不停的手指是否還有藥醫!》,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亞當・奧特(Adam Alter)
譯者:廖建容

在使用社群媒體、新聞、購物、娛樂等應用程式時,你是不是經常告訴自己「再看一下」就好?然而,臉書和Instagram的貼文永無止境,YouTube的影片一集接著一集,網路遊戲也沒有全破的一天,你何時才會興起停止的念頭?你對這些行動裝置與應用程式欲罷不能、難以抗拒,但問題不是你缺乏意志力,而是螢幕背後有成千上萬人試圖要瓦解你的自制力!

亞當・奧特是認知行為領域的專家,擅長剖析並解釋人類行為。本書從人們沉迷科技的現象說起,探討行為成癮的興起、分析行為成癮的六大要素,為現代人最應該正視的問題提供解方,除了要告訴你上癮背後的成因,更要教你如何不上癮!滑個不停的手指是否還有藥醫?你需要的處方箋在這裡:

  1. 意識到自己上癮了
  2. 給自己一個停止的警鈴
  3. 建立難以上癮的生活環境
  4. 跟你的手機保持距離

重點是,你不是告訴自己「我不能用」,而是「我不要用」。透過預防、改變習慣、建立行為架構、遊戲化等方法,消除或控制你的成癮行為,不再被科技產品殺光時間,重新奪回你人生的主導權!

欲罷不能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