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天生就是學習者,直到你給了他們「好處」為止

人類天生就是學習者,直到你給了他們「好處」為止
Photo Credit:aiesecgermany@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迪西和萊恩的教育論文中證明,也就是說,祭出獎勵措施,把解題的刺激與興奮轉化為一份工作,誰會想做沒有報酬的白工呢?

文:保羅‧塔夫

獎勵措施原本是針對低成就動機的極貧學童,為什麼反而失效了呢?這是個大哉問,而且顯然反映出獎勵措施以外的問題。其實,這讓我們回到本書的核心問題之一:我們如何鼓勵低收入的學童更努力,更堅持求知?或者再問深一層:該怎麼激勵人去做每件事?

從經濟學家的角度思考,往往得到非常直接的結論:付錢解決,或提供其他物質獎勵來吸引人,但經濟學家不是唯一思考這個問題的學者。心理學家也花不少時間研究人類的動機,他們提出的回答往往比經濟學家的解釋更加周全。

菲爾之類的獎勵研究,面臨到一個苛刻的現實:對於出身貧困環境的孩子,已經看到良好教育能得到多少林林總總的物質回饋了。

具有高中學位的大人,生活過得就是比高中沒畢業的好。平均來說,這些人不只收入更高,家庭也更美滿,身體更健康,被逮捕或入獄的可能性更低。具有大學學歷的人平均來說,生活同樣過得比大學沒畢業的要好。青少年都知道這一點。然而,當他們面臨各種關鍵決定,牽涉到他們追求更高學歷的可能性,出身逆境的少年卻常做出違背自己利益的選擇,於是出人頭地之類的目標變得更加遙不可及。

心理學裡有個思想體系,叫做「自我決定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可以解釋這個明顯矛盾的行為。

自我決定論是羅徹斯特大學心理學教授愛德華.迪西(Edward Deci)和理查.萊恩(Richard Ryan)的心血結晶。1970年代,迪西和萊恩提出這個理論的雛形,此時心理學的主流是行為主義,認為人的行為完全由動機來控制基本生物需要,因此會對直接獎勵與懲罰產生高度反應。

迪西和萊恩卻認為,我們行動帶來的物質後果,並非主要誘因,而是這些行為能給我們何種內在享受和意義(學者稱之為「內在動機」)。

他們點出,人有三個關鍵需求—勝任感、自主性,以及與自我連結。迪西和萊恩主張,只有當我們覺得這些需求得到滿足,內在動機才得以持續。

迪西和萊恩在過去幾十年間,進行了一系列實驗,呈現出外部獎勵(也就是菲爾研究圍繞著的物質獎勵)不只難以激勵人們投入長期的目標,很多時候其實適得其反。丹尼爾.品克(Daniel Pink)的著作《動機,單純的力量》(Drive)引述了這個理論的早期研究,那時在卡內基美隆大學就讀心理學研究所的迪西,請兩組學生完成相當有難度的益智遊戲。

第一天,兩組都沒有因為解題而得到獎勵。但在第二天,迪西告訴其中一組,每完成一題就可以得到一塊錢。第三天,他告訴前一天有獎金的那一組,錢用完了,所以這天解開題目也不會得到獎金。

在這三天裡,從來沒拿到錢的那一組,愈來愈投入解題過程,因為他們覺得很有趣,而且每一天他們的解題速度都會再快一些。迪西透過監視鏡觀察,發現他們閒下來時也繼續解題,儘管當時並沒有計時,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監看。

但是,在第二天得到報酬的那一組,顯示出不同的行為模式。在第二天,他們可預期的,更努力解題,速度更快,想要多賺點錢。但在第三天,迪西離開之後,這些人大都把題目擺在一邊,他們解題的功夫不光只比前一天差,投入程度也比不上第一天了,那時是他們對題目從心底生出興趣,完全沒想到報酬。

也就是說,祭出獎勵措施,把解題的刺激與興奮轉化為一份工作,誰會想做沒有報酬的白工呢?迪西和萊恩,以及其他學者,在學童身上重新證實了這個發現。

9739828346_4507c5edf1_o
Photo Credit:Arya Ziai@Flickr CC BY 2.0

史丹佛大學心理學者馬克.賴普(Mark Lepper)進行了實驗,請一群喜歡畫畫的學前兒童,下課前畫幾張圖,並且發給他們獎品—一條藍絲帶和一張證書。

兩星期後,這些孩子對畫圖的興趣明顯減少了,而且空閒時間很少拿來畫畫。對這些過去很愛畫畫的四歲小孩來說,畫圖已經成了一份工作,是為了得到藍絲帶才值得去做的一件事。

迪西和萊恩的教育論文裡指出,人類天生就是學習者,以及孩子生下來就有創意跟好奇心,「內在動機促成了各種有助學習與發展的行為。」

但是,這個主張還有個變數,那就是不管學什麼,從繪畫、程式設計,還是八年級代數,都需要反覆不斷的演練,而重複練習通常很無趣。迪西和萊恩承認,老師每天要求學生完成的許多作業本身其實挺無聊,也無法激發內在滿足感。只有非常少數的學生會因為熟記九九乘法表,而浮現深刻的內在動機。

正因如此,凸顯了外在動機的重要性—如果這個必須完成的行為,不是為了內在滿足,而是為了其他的目標。迪西和萊恩說,若是能鼓勵學生內化這些外在動機,那麼動機力量會變得更強。於是心理學家回到人類三大需求:自主性、勝任感、自我連結。如果老師能夠創造一個提升這三種感覺的環境,學生就會表現出更高的學習動機。

那麼老師該如何創造這種環境? 迪西和萊恩解釋,如果老師將「自主選擇跟參與感極大化」,同時將學生被迫與被控制的感受極小化,而老師指派的功課,必須是符合學生程度但稍有難度,挑戰學生現有能力。迪西與萊恩表示,這麼一來,學生會覺得自己很厲害,並感受到老師看重、尊重,進而喜歡自己,於是學生的自我連結也提高了。

迪西和萊恩的說法是,這三種感覺帶給學生的激勵效果,遠遠超過黃金星星和藍絲帶。如果老師想鼓勵學生,就得創造課堂環境,調整與學生的關係,目的是增強這三種感覺。「如果課堂氣氛能提高學生自主性、勝任感和自我連結的感受,那麼不只能培養更強的內在動機,」迪西和萊恩總結,「學生也更願意投入那些趣味性不高的學業與學習。」

這種激勵的氣氛,對於低收入學生的在校學習,能發揮更大的作用,特別是針對那些幼兒期便遭受毒性壓力影響的孩子。當孩子在學校的功課或行為表現出現問題,多數學校的處理方式是更嚴格的管束,而非放任,這會進一步消減學生本來就很微弱的自主能力。

由於學生在課業(與許多低收入學生一樣)落後於其他同學,他們會覺得愈來愈跟不上。於是這些學生與老師的關係如果緊繃或甚至出現爭執,他們不太可能體驗到迪西和萊恩所說,能夠鼓舞他們的自我連結。一旦學生出現疏離與放棄參與的心態,就算是物質獎勵或懲罰都無法吸引他們了,起碼這些獎懲都無從深入影響他們,更不會帶來長期的效果。

然而,有大量貧困孩子就學的學校,往往比其他學校更傾向採取行為主義原則(而非自我決定論)來管理學生。

這些學校裡的行政人員為了在高風險標準測驗得到正面結果,也常感到極大的壓力;學校裡的老師面對大都不受教又跟不上的學生,也沒有信心能提高他們的自主能力與責任感。

因此,這些學校的學生最需要人幫他們將外在動機內化,但是教室環境往往反其道而行—增加外來的管控手法,降低學生的勝任感,於是學生與老師間的正面連結愈來愈薄弱。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發展正向性格,培養面對未來挑戰所需的恆久能力》,親子天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保羅‧塔夫

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美國公立學校學生來自低收入家庭,符合營養午餐減免或免費的標準,這樣的出身背景反映於學生的學業表現與畢業後的發展上;教育的不均等,無疑是國力的削減。階級複製階級,是世界各國正面臨的危機。

作者保羅‧塔夫在本書中梳理了弱勢家庭的孩子在教育與生命歷程的艱辛,弱勢孩子的平均學業表現,普遍比來自中產以上的孩子差,每放棄一個孩子,就放棄了一個未來的希望,因此,這是政府與民間應當合作協力的巨大挑戰。

作者並同時強調,學業成就並非「成功」的唯一指標;研究指出,恆毅力、熱情、自我覺察、自制等非認知能力,才是促使孩子願意自我超越的根本,得以成就孩子的未來。回歸台灣教育現場,家長與老師該如何培養孩子IQ以外的能力?學校與政策面又該如何突破既有框架,以新的教學和學習方式幫助每一個孩子找到生命的熱情、建立自己的幸福人生?

BKEE0177P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_立體書封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