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緻雪鐵龍總裁的歸零人生:不可不慎的過勞,分秒間發生的中風

標緻雪鐵龍總裁的歸零人生:不可不慎的過勞,分秒間發生的中風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開始中風後的復健,就是漫常旅程的開始,可能是半年、一年或更久,復健不只是肢體、語言的治療,也包括心靈的調適,這個過程對每一個中風存活者都是獨特而辛苦,充滿憂喜悲歡。

文:鄭建興(台大醫院神經科主治醫師)

推薦序

本書是前標緻-雪鐵龍汽車集團首席執行長,克里斯蒂安.斯泰夫(Christian Streiff)抒發中風後身心恢復的歷程與省思。斯泰夫在盛年之際突發中風,導致失語、失憶,也失去了執行長職位,歷經冗長的復健、沉思、反省,再次重新出發,三年後成為世界前三大航太集團監理會的副主席。

作者以自身經驗說明雖然曾經失去健康也失去了職場的燦爛榮耀,仍能夠勇敢的面對疾病,面對自己,重新調整生活,知所取捨,相信對於讀者應具有相當說服力,特別是希望鼓勵腦中風的病友們。過去以自身中風經驗出書的還包括法國時尚雜誌《Elle》的總編輯鮑比的《潛水鐘與蝴蝶》、神經解剖學家泰勒博士的《奇蹟》等書,每個人的體驗差異很大,事實上中風的表現多樣,而每個人的病後態度也極其不同,如何有效正面、樂觀面對是需要鼓勵的,本書希望能達到此目的。

常聽到有人提到寧可心臟病發作,也不要得到中風。急性心肌梗塞雖然致死率高,但治療後多不會留下明顯後遺症。反觀中風可能會癱瘓臥床、失去自我、依靠他人,似乎生不如死、與世隔絕。雖然多數的中風不會太嚴重,而且現今醫療技術的進步,急性缺血中風接受血栓溶解或血栓移除會有相當高機會恢復得不錯。但中風改變的有時不只是肢體無力或麻木,也可能改變記憶、思考、空間感、言語溝通等。

斯泰夫的中風,並未影響肢體力量,但有失語症,表達能力明顯受到影響,無法說出人名、物品等名詞,也無法連貫說出一句話,這對於常需要開會,與下屬或客戶溝通,是很大的打擊。語言是很複雜的功能,訓練恢復要花比其他症狀更長的時間。他的主治醫師山姆森教授說道:「能力不會自己回來的,必須鍛鍊。鍛鍊記憶力需要時間,如同所有配得上稱作鍛鍊的活動一樣。」「您能拿出多少時間和精力,以及要找回些什麼東西,然後針對這些進行復健。」

斯泰夫在語言治療師的協助之下,一點一滴將過去的字彙撈回來,或重新學習,斯泰夫幸運的地方是它有專屬的語言治療師,可以長時間有耐心的教導,再加上他的毅力,才能恢復得不錯。國內語言治療師也很優秀,但人數太少,多數的中風病人罹患語言功能障礙無法得到足夠的治療,經常必須有勞家屬一起幫忙,努力自我練習,這部分的醫療協助需要持續改善。


中風常是分秒間發生,幾分鐘前你還是日常過去的你,一瞬間可能就變成另一個你所不認識的你,當下大多數人會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否認、沮喪、焦慮、憂鬱等各種情緒上身是很常見的,若一直困在這些情緒走不出來可能就失去經歷另一個人生的機會。中風後要承認真的中風發生了,接受中風的事實,當下要認知中風後我可能已經不完全是過去的我,未來也可能不會恢復到過去一樣。

過了急性階段,開始中風後的復健,就是漫常旅程的開始,可能是半年、一年或更久,復健不只是肢體、語言的治療,也包括心靈的調適,這個過程對每一個中風存活者都是獨特而辛苦,充滿憂喜悲歡,「存活者」除了表示在這巨大兇惡的疾病下生存下來,也代表了克服了身體與心靈的障礙,重新審視另一個人生,用另一個角度看這個世界與自己。

斯泰夫在第八章說出他自己中風後的省思體會,他說:「我充分利用生命給我的每一刻。我發現到存在的幸福。過去,活著對我只是一項生存的條件,而今天變成了一份生命的禮物。我心裡很明白,也常常提醒自己這一點,經常大聲或自言自語地說:『生命多麼美好!』這句話現在變成我的口頭禪。只是叫自己別忘記,要掌握每一個機會,也不要再回到以前那種瘋狂的生活節奏。」

這種體會不可能在斯泰夫中風之前存在,中風後他改變了生活的態度,較會聆聽別人說話,聽得多說得少,生活上順勢而為,而非拚命逆流而上。另外,在書中也提到作者獨自一人走第五大健行路線GR5,從荷蘭阿姆斯特丹到法國尼斯,總共一千五百公里,需要兩個月的時間穿過三個山區:孚日、汝拉、阿爾卑斯。這趟旅程帶給作者很多的省思,也證明了中風後努力恢復的決心和毅力,確實令人欽佩。

本書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過勞,日常輕忽健康,本書作者自承中風之前,睡眠不足、喝過多咖啡、工作不間停,不注意身體狀況,未規律運動游泳。事實上過勞死或職業病一直是一個嚴重而被輕忽的議題,日本NHK一名法律系畢業的三十一歲女記者,在二〇一三年七月報導東京都選戰期間,被發現倒臥在家中床上,暴斃身亡,認定因為心臟衰竭而死亡。

經過調查這名女記者在死前一個月,加班時間多達一百五十九個小時,休息時間只有兩天,長期疲勞累積和睡眠不足,最終被認定為「過勞死」。相較於日本,台灣對於過勞死或職業病的認定較為嚴格,認定的個案並不多,但以台灣的現狀,勞工普遍工時長,真實個案當不會太少。以我臨床經驗,中壯年中風病人並不少見,許多人有高血壓、高血脂等危險因子而不自知或忽略,加上工時長,未足夠休息而發生中風。

本書未提到的是作者為什麼會發生中風,中風另一個說法是腦血管意外(Cerebrovascular Accident),但多數的中風並非意外,而是其來有自,長期的血壓、血糖、血脂偏高不注意,或是抽菸、缺乏運動、有心臟疾病,這些都是中風的重要危險因子,若不能好好控制,中風後再發生的機會高達30%。

美國心臟學會在二〇一七年提出「生命簡單七法則」,這七法則不只是促進心血管健康,也能促進大腦健康,預防中風與失智。生命簡單七法則包括:

  1. 不吸煙
  2. 足夠的運動量(中等程度運動量每週大於150分鐘)
  3. 控制體重(身體質量指數小於25kg/m2)
  4. 遵循目前指引的健康飲食方式
  5. 注意血壓(無藥物治療時血壓小於120/80毫米汞柱)
  6. 注意血脂(無藥物治療時總膽固醇小於200mg/dL)
  7. 注意血糖(空腹血糖小於100md/dL)

這些提供給讀者參考。

相關書摘 ▶標緻雪鐵龍總裁的歸零人生:我的生活就隨著這次「小睡」徹底改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勇氣:標緻雪鐵龍總裁從頂峰墜落的歸零人生》,自由之丘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克里斯蒂安・斯泰夫(Christian Streiff)
譯者:楊年煕

二〇〇八年五月的一個上午,全球最大汽車企業之一「標緻─雪鐵龍汽車集團」首席執行長——克里斯蒂安.斯泰夫在辦公室和平常一樣午睡,但是這次卻久久不醒,原來他在睡夢裡中風了,他的腦血管發生病變,突發性瞬間腦缺血。幸而他的司機警覺,即時將他送往醫院搶救。斯泰夫肢體未受損傷,但中風使得他過人的智力和記憶力喪失泰半。

他在書中記錄往後三年間他與殘障抗爭的經過,描述他如何擺脫疾病,進行一場自己和自己的艱鉅角力。

這位法國知名工業企業的掌舵人,馬首是瞻的汽車集團第一號人物,罹病後從未放棄對未來的計畫,他堅決地一步步朝夢想邁進,不因中風而有絲毫改變。復原期間,他走訪世界各地,駕駛帆船穿越太平洋,用50天徒步從阿姆斯特丹到尼斯的GR5健行步道遊覽自然。這位日理萬機的大忙人,在喪失了部分自我的陰影下,以一種省思的目光談他的工作和業餘愛好,以及如何開展新生活。

疾病帶來了沉潛靜定與開闊的心眼,斯泰夫逐漸找回遺忘了的日常語言,在法國工業界另創事業;他依然機智風趣明快優雅,只是不再像過去那樣緊張忙碌,「把時間留給時間」是他今後的生活態度,從容地滋養內心深處的天地。他果然回到大老闆的世界,今天是世界排名前三大的航太集團——賽峰企業監理會副主席。

23134677_1599530673467951_1009203391_o
Photo Credit: 自由之丘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