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欲公開半世紀前「甘迺迪遇刺案」機密文件,中情局為何反對?

特朗普欲公開半世紀前「甘迺迪遇刺案」機密文件,中情局為何反對?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總統特朗普推文表示,將揭露1963年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從未對外公開的3,000多份文件,以及經過修改的30,000份文件資料,內容將全數上線在美國國家檔案館網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國家檔案館將在周四(26日)揭露,1963年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案的相關檔案,包括從未對外公開的3,000多份文件,以及已經通過修改,多達30,000份的文件資料。這次檔案的開放,是否會讓懸疑半世紀的遇刺案水落日出?美國專家們各自持有不同的看法。

(中央社)1963年11月22日發生的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案,是現代美國史的劃時代大事。當局表示,甘迺迪是被獨自犯案的奧斯瓦爾德(Lee Harvey Oswald)槍殺,但一直以來,坊間卻流傳多種理論,挑戰官方版本,史學家和陰謀論者都引頸企盼密件全數解密。

先前有報導指出,可能是為保護情報相關消息來源和情報取得方法,甘迺迪遇刺案的檔案不會全數公布。

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透過Twitter表示,「如果收到更多情報,我身為總統,會允許長年遭阻擋和加密的甘迺迪案檔案(JFK Files)公開。」

如果特朗普沒有改變心意,這批檔案將在塵封近54年後,在26日全數公開。

甘迺迪遇刺:美國史上最大懸疑案

美國第35任總統甘迺迪遇刺,至今仍是史上一大懸案。

甘迺迪在1963年11月22日那天出訪德州達拉斯,當時坐在車上與民眾打招呼的他,突然頭部中槍、癱倒在座椅上。官方在隨後公佈的調查報告中,指控主嫌是奧斯瓦爾德,但奧斯瓦爾德始終否認,他也在2天後,在警察嚴密的戒備中當眾被人開槍擊斃,使得整起事件的真相更加撲朔迷離。包括古巴政府、美國中情局、甘迺迪夫人積琪蓮、當時的副總統詹森(Lyndon Baines Johnson),都被列為可疑對象。

大導演奧利華史東(Oliver Stone)1991年拍攝的電影《驚天大刺殺》(JFK),內容極度偏向事件背後有陰謀指使,民眾要求政府披露密件的聲浪高漲。

甘迺迪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甘迺迪在行刺前,與第一夫人積琪蓮訪視德州,在座車中接受民眾歡呼。

1992年,美國國會制定了《甘迺迪遇刺文件收藏法案》( JFK Assassination Records Collection Act),法案通過以來,已有數百萬份文件陸續公諸於世。不過根據該法規定,少部分的檔案須等到25年後,也就是2017年才能公開。而該期限將在這個月26日截止,其中包括尚未解密的檔案共有3,100件,以及先前已公布的文件中,遭到塗去的部分內容,這次可能也將一併公開。

這些文件藏了什麼內容?

美國政治新聞媒體Politico20日報導指出,特朗普肯定不會公開這批機密文件。 美國聯邦法官特恩海(John R. Tunheim)指出,中情局遲遲不願公布這批1960年的機密文件,可能是擔心會曝光美國1990年代的情報活動,他甚至認為,在2017年揭密這些文件,也有可能影響中情局現在的間諜活動。

他告訴Politico :「似乎很難相信,但上個世紀、1990年代的情報運作,仍然是今天一件需要受到保護的事情。」

不過,特朗普對於這項美國甚囂塵上的遇刺案也不陌生。特朗普在2016年的競選活動中,毫無根據地聲稱共和黨對手克魯茲(Ted Cruz)的父親和奧斯瓦爾德有聯繫,而至今也沒有否認這樣的發言。特朗普的政治顧問斯通(Roger Stone),也是一位狂熱的陰謀論者,他出版了一本甘迺迪的副總統詹森(詹森在甘迺迪遇刺後接任總統職位),參與暗殺計畫的書《The Man Who Killed Kennedy: The Case Against LBJ》。

斯通表示,是他敦促總統釋放所有的文件。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斯通也曾在節目中表示,有白宮來源告訴他,中央情報局一直在遊說特朗普總統,不要發布這些文件。「為什麼?因為我相信他們知道,奧斯瓦爾德是由中央情報局訓練、培養和安排的。」而美國中情局拒絕對斯通這樣的指控做出回應。

不過,研究這宗暗殺事件的歷史學家們,並不相信這些文件會引發任何重大的新結論。但認為這些文件可以幫助調查奧斯瓦爾德在行兇之前,到墨西哥市的一趟旅行。

奧斯瓦爾德在甘迺迪遇刺的前2個月(1963年9月6日)到墨西哥市,專家們相信能從一些文件中得知,美國中情局是否掌握奧斯瓦爾德進出蘇聯和古巴大使館的內情。

「我一直認為墨西哥的旅行是隱藏的一段暗殺。」《紐約時報》前記者Philip Shenon指出,美國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在奧斯瓦爾德會見蘇聯和古巴間諜時,對他進行了積極的監視。「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有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奧斯瓦爾德是一個潛在的威脅?如果他們採取行動,也許(暗殺)不會發生。這些機構可能會害怕,如果文件全部被釋放,他們的無能和笨拙就會被暴露出來——他們知道奧斯瓦爾德的危險,但沒有提醒華盛頓當局。」

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資深議員,近日也出面呼籲特朗普公開最後的檔案。

《上報》報導,共和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上週表示,他贊成參議院決議公開所有文件,「美國人民有權得知1963年11月決定命運那天的全貌…...甘迺迪總統的刺殺案發生在我們國家的關鍵時期,近54年後我們仍在挖掘我們的政府如何處理這件事,以及事先知情的訊息。」

共和黨議員瓊斯(Walter Jones)也說:「我希望FBI、CIA還有司法部能理解到,美國人民有權知道這些訊息。」他還表示,希望特朗普能把握這次機會把文件公諸於世,來證明特朗普政府的透明度。「我認為特朗普若這麼做,能夠獲得多數美國民眾的青睞。」

一名白宮官員告訴CNN的記者,「總統認為,除非機構提供強而有力、基於國家安全或執法等理由,否則應該促使這些文件充分的透明化。」不過也有評論家認為,特朗普之所以會同意公開機密檔案,是為了要分散社會對於「通俄門」事件的關注。

美國國家檔案館則表示,一旦得到白宮的最終批准,將從現在起到26日之間,一天之內在其網站上提供完整的資料庫。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