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是母系社會、人民都會講法語?錯誤越南知識大糾察

越南是母系社會、人民都會講法語?錯誤越南知識大糾察
Photo Credit: Anthony Tong Lee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人普遍對越南還是有許多知識上的錯誤,例如越南商業大城胡志明市總被誤解成是越南首都,或是普遍以為越南是母系社會等等。一起盤點八個最常被誤解的小知識。

文:張瑜倫

相較於很多國家,越南離台灣很近,在台灣的越南人口和在越南的台灣人口也相當多,有如此緊密關係的兩國,台灣人對越南的了解卻不多,甚至有很多錯誤的認知。點點越南整理出以下最常聽到的錯誤認知,來檢測自己對越南的認識吧!

(X) 胡志明市是越南首都

雖然胡志明市是越南商業大城,雖然胡志明市是以胡伯伯大名命名的城市,雖然越南目前只有胡志明市有麥當勞,但越南首都還是河內啊!

2017-10-23
Photo Credit: 三立LIVE新聞 @ Youtube 截圖

(X) 越南全年都很熱

越南是個狹長型國家,因此不同地區的天氣截然不同。越南南方四季如夏,只有乾、濕季之分,但從越南中部開始,跨年時的天氣也是相當涼爽,需要著外套,而北部則是四季分明,冬天時也會出現十度以下的低溫,再往北走的中越邊境高山在冬天有時甚至會下雪。

雖然越南是東南亞國家,但不代表天氣和菲律賓、新加坡一樣全年炎熱,許多環遊東南亞的背包客在冬天時來到河內,總是驚訝於河內的冷,而趕緊買外套和長褲保暖。

(X) 越南的農產品有越戰時美軍灑下的劇毒橙劑殘留,碰不得

美軍在越戰時為了能找到躲藏於樹林間的越南軍人,而灑下落葉劑——橙劑,時至今日還對越南社會有巨大的影響,數十萬受橙劑影響導致畸型的孩子造成越南家庭的痛苦和社會的負擔。

但在今日飲食方面,這些受橙劑污染的地區其實不會生產農產品銷售,更別提出口,這些都受到越南政府的嚴格把關。目前台商、日商和歐洲商人在越南都設有農場,當然都設於非橙劑汙染地區,因此人們不需擔心越南農產品有橙劑遺毒的問題。

(X) 越南人會講法語

在來越南之前,天真的法語老師告訴筆者,越南過去受法國殖民,因此到越南可以好好練習法語,但十年過去了,筆者還沒碰到一個可以用法語溝通的越南人。

其實越南在1954年就離開法國統治,況且在法屬時期,法語在越南也不普及,因此目前雖然還有些長者會說法語,但人數不多。過去,也有許多中學捨英語,將法語列為必修外語,但這樣的中學越來越少了,因此千萬不要抱有到越南能以法語跟當地人交流的期待。

(X) 越南是母系社會

維基百科裡寫道「採取母系制度的社會通常有母系繼承制、從妻居、重視舅甥關係、從母居以及母親擔任家長的情況。在母系社會中,原生家庭的子嗣被嚴格歸類為母系親屬的成員,繼承母系的姓氏、財產,並共同祭祀母系的祖先。」

而以上內容與越南的最大民族京族的文化是非常不同的。京人家中通常是由父親擔任家長,從父姓、從父居,在傳統京族社會中,甚至是重男輕女的。

在越南的少數民族文化中,確實存有母系制度,但在86%都是京人的越南社會,不能說越南是母系社會。許多到過越南的人看到路邊很多做生意的小販都是女生,認為在越南養家活口的是女性,就斷定越南是母系社會,但這只是表面。

其實在越南文化裡,男人傾向做更「重要」的工作,比如在很多餐廳裡,太太通常負責下廚,而先生則是收錢那位;女生為了生活什麼小生意都願意做,而男生會希望能到公司或工廠上班。

(X) 越南男人不工作,只坐路邊喝咖啡

越南路邊確實可見很多男人悠閒很喝咖啡,即使是在平日白天,是不是越南男人都懶惰不工作呢?要是你有越南男性友人,你就知道大部分的越南男人是有工作的,但有時談生意、拉關係,他們會選擇在咖啡廳或是路邊熱炒攤,等人的時候,路邊小茶水攤來杯冰茶就能消磨時間。

同樣是等人、談生意和聚會,比起路邊便宜咖啡,越南女人更喜歡去裝潢現代的咖啡廳、小吃店或是甜品店,因此在路邊小茶水攤就難得見女人蹤跡,也就讓外國人錯覺越南女人都在認真工作,男人則是無所事事喝咖啡。

越南
Photo Credit: Tran.Bao@Flickr CC BY SA 2.0

(X) 越南女生任君挑選

筆者母親:「你爸同事說你那越南朋友很漂亮,他父母同意他娶越南的,你去跟那女生說一下。」

筆者:「那男的是誰啊?我都不認識。他同意,我朋友還不同意呢!」

筆者母親:「越南女生不是都想嫁到台灣來過好生活。」

筆者:「……」

越南是個貧富差距大的國家,在農村裡,有不少生活貧困的人,因此有許多越南農村女孩以嫁給外國人的方式脫離貧窮,也幫助改善家計,但在大城市裡,有錢的越南人比比皆是,一杯台幣六十的珍珠奶茶年輕人人手一杯,蘋果手機是標準配備,趁連假到鄰國自助遊的小資女也越來越多,嫁給外國人改善經濟條件是這些人從沒想過的。

越南的經濟快速起飛,國民薪資也年年上升,只想以自以為是的經濟優勢來吸引越南女孩的外國男士可能要碰壁了。

(X) 拿台灣薪水可以在越南過上好的生活

越南人的平均薪資目前還不到台灣人的一半,河粉、炒飯這些越南隨處可見的食物也比台灣便宜,市場裡的菜價更是便宜到會讓第一次上越南市場的人懷疑是不是算錯錢,那為什麼拿台灣薪水在越南還是無法過上好日子呢?

首先談到房租,在越南,外國人能租的房子是要在公安局登記過的,而不是什麼房子都能租,而這些專門給外國人租的房子的價位遠遠高於當地人,像是在首都河內市區的小套房一房含衛浴一個月就要九千塊台幣了,而這比起其他房子還算便宜的了。

而在吃的方面,許多台灣人喜歡外食,還喜歡各國料理,越南的異國料理雖然豐富好吃,但價格跟台灣是差不多的,因此在飲食方面似乎也省不了錢。

另外,雖然越南生活日常用品便宜,但電子產品多是進口的,而這些偏偏都是高單價商品,再加上高昂的關稅,一旦手機、電腦壞了,要買新的,就是一筆可觀的開銷。

越南的物價不斷攀高,從十年前一碗20,000越盾(約27塊台幣)的牛肉河粉,到現在一碗35,000越盾(約46塊台幣),越南居越來越難了。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