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豐晴:23歲的我認為天下無賊,結果在廣州買了黃牛票又被騙錢

北村豐晴:23歲的我認為天下無賊,結果在廣州買了黃牛票又被騙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了想,我等於是付了機票的錢(假的車票加住宿費再加車票就是一千六百元人民幣),現在卻坐在超級髒臭的地方。我心裡很難過,但是後來覺得這個故事超好笑,有一天可以寫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北村豐晴

用破中文找到高薪工作

好不容易辦完簽證了。張媽媽的員工到機場接我。那時候沒有手機, 他很擔心我在機場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到底有沒有來到台灣?所以看到我的時候,他很開心地笑了。看到他我也終於放鬆,快要哭出來了。我們從機場直接到美髮店。張媽媽與益紹桑迎接我。看到益紹桑的時候,其實我完全不記得他的臉。他也不記得我這個打工的人。我們是彼此幾乎都不認識的兩個人,但他們還是歡迎我,提供給我宿舍與三餐。他們說,先休息幾天再上班。我自願隔天開始上班。

他們問我,我這行做多久?

我:「從來沒有做過。」

張媽媽:「你不是在美髮店打工?」

我:「我只洗毛巾。」

他們:「……」

我:「……」

因此,我的工作是開門,送茶。

我跟他們說,希望能夠找到日本料理店的工作。如果找到工作我就搬出去,我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他們說,外國人在台灣其實不容易找到工作,就當作暑假來台灣玩,還是提供宿舍與三餐。他們對我超級好,讓我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與溫柔。但我不好意思白吃白住,我一定要找到工作。但是他們說得沒錯,我要怎麼找到工作?又不是很厲害的廚師,我只能當助手。而且我希望的薪水是三萬五千元,還另外要包含宿舍。現在有旅遊打工簽證,也有很多日本料理。十七年前的環境跟目前差很多。現在回頭看,我也覺得不可能找到工作。

一個月三萬五千元的工作哪裡找?

我在美髮店打工幾天,我每天的工作是開門、送茶、聊天,覺得自己很沒用。

上班第五天,希望的風吹進來了。我一樣開門、送茶。走進來的客人是日本人。他叫S桑。他說自己的店明天開幕,也就是斜對面那家日本料理,走路十秒就到,要我有空去喝咖啡。我覺得一定要把握這個機會。因此,那天下午就去找他,第二天也找他,第三天就開始上班。我跟他說先不談薪水,看完我的表現再給我。沒有薪水也沒關係。

我每天拚命工作。我是他的廚房助理,也是他與其他員工的翻譯。我努力學廚房裡需要用到的中文。工作時我一直看他,因為我必須知道他要什麼?因此,兩個禮拜後,我變成他需要的人。S桑那時候的年齡快要五十歲,是個豪邁,大方的男人。他喝酒前是個紳士,喝醉酒就變色狼大叔。他的故事很有趣。他會說流利英文,去過很多國家,開過很多餐廳,有結過婚,也離過婚等等。對二十三歲的我來說,他的故事很刺激、很色。我很喜歡聽他喝醉後的故事,但他喝多了就什麼都不記得,開始亂講、亂罵人,有點可怕。雖然酒品很差,但我還是喜歡他。

時間過得很快,我的簽證時間(三十天簽證)快到了。我找時間跟S桑談接下來的事情。我跟他說,我想留在台灣,也希望在這邊上班。但一年後我要回北京念書。我希望在台灣賺學費,因為未來我要念中央戲劇學院,想要當演員。我需要的錢是一萬元的房租,一萬元的零用錢,兩萬五千元存下來,總共四萬五千元。二十三歲的我很會計畫。我知道四萬五千元的薪水很多,但是S桑應該會答應,不過他的合夥人是個台灣女生意人,很難說服她。我的薪水可以請兩個台灣人了。不過,她知道我在的話,S桑就會很開心。成功的機會是百分之五十,我賭下去了。

結果,他們提供宿舍給我,因為我的薪水是三萬五千元。理論上,這樣可以存錢,一年後可以回北京,一年後我的中文就會變得很好。只待了一個月的台灣,我抓到追求夢想的機會。我賭贏了!我的台灣奇蹟,開始了!

我絕對不會再被騙了

我在日本料理店上了一個月的班後,找到一年限定的工作。剛好三十天簽證也沒了,我要回北京一趟,辦事兼拿東西。

我買了從台灣到香港的來回機票,因為機票很貴,我決定到香港後去廣州,再從廣州搭火車到北京。又省錢又可以旅遊。日本料理店的老闆娘說,那邊很多騙子要小心。那個時候的我很有自信,因為我在台灣的一個月中文進步很多,所以我跟她說:「別擔心,我不會被騙的!」

結果,我在廣州買到假的票。因為那天不舒服,我不想排隊。加了點錢買黃牛票,雖然貴一點(兩百人民幣)。跟賣黃牛票的人開始喇賽,殺價。他們覺得我很牛逼,中文很好。我們先坐公車去別的地方。然後再走地下道。走了很久後,他要我等一下,然後他進去很髒亂的巷子裡,我在巷子口等待。其實整個過程很刺激,我也知道這是違法的事。那時我剛看完《不夜城》,覺得自己是小說裡的主角劉健一(電影是金城武演的), 很享受這種刺激的感覺。

買黃牛票真刺激

賣黃牛票的男人回來了。他給我的時候非常小心,一直東看西看。我 覺得買賣黃牛票沒那麼嚴重吧?買了票我得意地去月台等火車。要上車的時候,車長跟我說:「你的票是假的,而且是非常假的那種。」後來才知道,假的票有分好幾種,有很像但是假的票,我的則是非常假的票。我呼喊:「我已經付錢了!而且比一般票價還貴呢——!」我跟車長抗議,不過他當然沒理我。我還是不能坐火車。火車走了。火車走的時候,很像女朋友要離開般難過。

我失望地待在月台時,有個人帶著國家什麼什麼的牌子的女人跟我說:「你怎麼了?要不要找飯店啊。反正今天已經沒有往北京的車了。明天我幫你買票。不用擔心,我們是政府保證的。」如果是正常人的話,這次一定會自己買票,但我是個傻瓜。那時候的我,認為天下無賊,所以相信她。心裡唸一個日本俚語:「捨てる神ありゃ、拾う神在。」(有的神會丟,有的神會撿)。

那天我住在她提供我的飯店。說是飯店,其實是很爛的旅館。她說只剩下一個房間,房間很大,但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六張床與有大便的馬桶。我要沖大便的時候發現,馬桶壞了。服務生說,用水桶自己沖。當然洗澡設備也糟透了,只有很燙的水或很冰的冷水,沒有中間點。我覺得算了,反正才住一天。

第二天早上,我以為票買好了。結果她說,今天的賣光了。明天再買,要不要再住一天?聽完我火大了,我說:「我已經沒錢了,買到假的票,也住了一天大房間,我票錢已經給你了,我沒錢了。你要想辦法給我票!不然我恨妳!」她後來說,她想個辦法。沒多久她就回來,說買好了等一下的火車票。到了火車站她給我票,我先檢查票。因為我要的是可以睡覺的票,但是票上沒寫到北京的字。

我問她:「我要到北京呢。」她說:「這是北京前幾個站。你到了那,再給五十元就可以坐到北京。」她給我五十元。我跟她說:「我已經沒錢了,妳不要再騙我,如果妳騙我,我就恨妳。」

我終究還是被騙了

最後,我坐車七個小時就被車長趕下車。到北京還要二十九個小時, 我還有二十二個小時怎麼辦?我把五十元給車長。結果我移到餐車,在餐車睡到早上。到了早上被叫醒了,又要給錢。我真的沒錢了,怎麼辦?我在香港機場買了一條Marlboro Lights香菸。我在火車裡開始賣。還好賺了五十元之後,我移到的地方是最便宜的車廂——在電視裡看過的地獄車廂。連放行李的地方都有人住,地板上都是垃圾,超級臭又髒,但根本沒位子坐。

結果我坐在車廂與車廂的接點,有很髒廁所的地方。我想了想,我等於是付了機票的錢(假的車票加住宿費再加車票就是一千六百元人民幣),現在卻坐在超級髒臭的地方。我心裡很難過,但是後來覺得這個故事超好笑,有一天可以寫書。我終於寫給大家看了。二十三歲的我,辛苦你了。

相關書摘 ►北村豐晴談與大師合作經驗:我相信有電影之神,而且電影之神愛侯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為最台日本人》,大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北村豐晴

是導演、演員,也是居酒屋老闆。出生在忍者的故鄉(卻是痴漢最多的地方)——日本滋賀縣甲賀市,曾經四年內換了二十個以上的工作。

1997年因緣際會來到台灣,先後就讀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碩士班。作品包括電影《愛你一萬年》、《阿嬤的夢中情人》、電視劇《流氓蛋糕店》,亦曾客串演出《海角七號》、《樓下的房客》等電影。2010年接父母移居台灣,共同經營日式家庭料理居酒屋「北村家くるみ小料理屋」。2017年以電視劇《戀愛沙塵暴》入圍金鐘獎最佳導演。

《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是北村豐晴夢想總集合,也是認證北村獨有的台灣奇蹟事件簿。台灣美麗島讓一個在日本滋賀縣的長大的青春少年,成為用中文創作的知名導演,寫出20年的追夢故事,因為一個奇想,北村豐晴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最愛台灣日本人傳說!

北村豐晴 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為最台日本人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掌控選民「心態」的地方議員,真的只能等他們凋零嗎?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