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豐晴談與大師合作經驗:我相信有電影之神,而且電影之神愛侯導!

北村豐晴談與大師合作經驗:我相信有電影之神,而且電影之神愛侯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侯導的現場隨時會開機,所以大家要隨時準備好。我一開始很不習慣,因為平常拍戲時副導都會喊:「大家準備,攝影機,錄音,開始!」 但是,侯導經常隨時開拍,演員有時候還不知道自己被拍了。我也常常發呆,到打板時才發現剛才有拍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北村豐晴

跟大師合作(一):侯孝賢

拍完《神的孩子》後,我有點信心,感覺離真正的導演前進了一步。那時候我的翻譯師傅小坂女士幫我介紹工作。侯孝賢導演要去日本拍電影《珈琲時光》,我去當工作人員,我聽了開心到跳起來。我當助導參加拍戲,工作團隊都是資深電影人,包括李屏賓攝影師、杜篤之混音師、廖慶松剪接師……等前輩。

雖然我那時候已經歷過幾部日本片的翻譯,但這次不一樣,當侯導的助理,對我的導演人生來說是非常好的經驗。因此,我隨身帶著本子,想到什麼就馬上寫下來。

演員是一青窈、淺野忠信、小林稔侍、余貴美子……等都非常有名。但我還不認識一青窈(她那時候已經紅了)。第一天跟工作人員吃飯時, 有機會跟她聊天,我覺得這個人又親和又可愛,就問她的名字。她很禮貌地說:「我是一青窈。」我整個囧到不行。如果在戰國時代,我可是要切腹呢。

侯導真的和其他導演不一樣

雖然我的名稱是助導,但侯導很少跟我說要做什麼,他沒有特別叫我做什麼,所以我要先猜想他要什麼!他比較常自言自語,我都不曉得他是跟我說,還是對自己說?因此,我一直注意侯導,聽到他自言自語時馬上做。

他對演員非常溫柔。戲裡頭演員住的地方,侯導會親自整理,擦東西。「我要拍的不是戲,我要拍的是生活。」侯導講這句話的時候,旁邊只有我,我就馬上寫在本子裡。有一場戲在廚房,侯導碎念說「balabalaa蒼蠅balabalaaa」。

我以為有蒼蠅是正常的,所以沒有理蒼蠅,結果後來看到他要打蒼蠅,我馬上跑過去處理;真是抓不到導演要的東西,每次都慢了一步。侯導很在乎演員的感受,尤其是他們吃飯、睡覺的地方,一定要舒服。我當演員拍吃飯戲的時候,有時候真的不想吃。因為感覺很髒。還在打燈的時候,由美術組陳設,沒人去注意食物乾不乾淨?好不好吃?不過侯導的戲,一定沒問題。因為他親自監督,讓演員可以很安心地吃飯(我馬上筆記下來)。讓演員進入戲裡的角色,這件事很重要。有時候,說哭就哭的演員感覺比較假,進入這個角色,流出自然的眼淚才真實。好的導演就是要讓演員進入戲裡的角色。

侯導希望拍攝正常營業的店面,店員也希望用原來他們的店員。比如說要拍咖啡店,攝影機架在角落,店員正常上班,客人進來也沒關係,繼續拍。我之前接觸的店面拍法是,店面包場,找臨時演員來當店員與客人,排戲之後演員進來再排一次。侯導不是這樣拍的。

侯導的現場隨時會開機,所以大家要隨時準備好。我一開始很不習慣,因為平常拍戲時副導都會喊:「大家準備,攝影機,錄音,開始!」 但是,侯導經常隨時開拍,演員有時候還不知道自己被拍了。我也常常發呆,到打板時才發現剛才有拍攝。

本來對拍片工作有點信心的我,遇到這部片就失去信心了,發現我距離真正的導演還差太遠。雖然我很想表現一下,但完全無法發揮,覺得自己很沒用。我每天收工後去打柏青哥發洩壓力,這個行為可以說是逃避, 但沒辦法。台灣工作人員在日本拍戲,有零用錢,可以應付每天的基本生活。不過,我把薪水和零用錢都花在柏青哥上,真是糟糕!對,我就是這麼脆弱的人。

侯導是可以控制雨的神

侯導常說,計畫永遠跟不上變化。日本人說,要思考事情遇到變化時的預備,一直在想萬一怎麼樣,所以準備怎麼樣。因此,日本的通告表通常是很準的。一般導演是按照副導排的通告表拍攝,不過侯導有時候會改 (其實幾乎每場改)。有一天,侯導說這場最好要下雨。副導說,如果要拍下雨的話必須準備灑水車,但侯導要的是真實的雨,灑水車不可能讓一公里的路都有雨,所以我們等待老天下雨。剛開始不像會下雨的天氣,結果等了一個多小時,真的下雨了(我心裡想侯導是神嗎?)後來,侯導說要拍下完雨的樣子,所以又要等雨停。結果,雨真的停了。我心裡確定了,侯導是神!我相信有電影之神,而且電影之神愛侯導。

《珈琲時光》的經典畫面就是,坐不同火車線的男女主角,在火車接近的時候,他們畫面裡看起來很靠近,但其實他們坐不同線的火車。日本的火車不能申請拍戲。因此,我們偷偷地拍攝,為了這場戲,每天下午都在拍。機會只有一到兩次,沒拍到就要等到第二天。再加上是偷拍,所以不能被發現。但是,工作人員都穿黑色T恤,每個都長得壯壯的,而且攝影機很大台,誰看到都會覺得很奇怪。這場戲我們拍了兩個禮拜,我不知道電影中那一幕是哪一天拍的?不過,真的是經典畫面。這一個鏡頭沒什麼說話,但張力超龐大的(重點是這一幕在劇本上沒有)。

導演一定要有自己的執著與堅持,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個互相信任的團隊。沒有這個團隊,導演的執著會變成任性,堅持會變成固執。所以,我要培養自己的感性以及了解我的團隊。這對導演之路相當重要(我又馬上筆記下來了)。雖然我的酬勞都花在柏青哥上,但這段旅程很值得!

跟大師合作(二):行定勲、李屏賓

隔年又接到日本大製作電影。《春之雪》是三島由紀夫的作品,由行定勲導演。演員妻夫木聰、竹內結子、及川光博、岸田今日子、石橋蓮司等等都是我從小看到大的知名演員。我是攝影師李屏賓(賓哥)的翻譯。我自認為已經接觸了大大小小的電影,應該不會緊張。但是這部片對我而言,壓力太大。

因為賓哥是這部片唯一一位外國人,我是他的翻譯。導演排戲後問攝影師想怎麼拍。八十位以上的工作人員都在等待攝影師,不過大家聽不懂,所以大家馬上看我。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日本工作人員平常超嚴肅,而且賓哥的攝影運鏡像詩一樣,很難翻譯,看過他的作品就知道。

在日本水土不服,便祕十七天

幾天後發現,這次攝影協助是平常跟導演合作的福本桑,跟導演的默契很好,非常懂攝影,而且會說流利的英文。因此,福本桑幫我翻譯,我沒事做了嗎?並沒有!燈光組、美術組都要跟攝影師溝通,我不能離開攝影師,攝影師去哪兒我就要一起去,跟保鑣一樣。沒想到,在日本水土不服,便祕十七天。

說起來真不好意思,但還是說一下。我平常很會大便,在家如果沒事要大三次也沒問題,幾乎是吃什麼大什麼。這樣的我,十七天沒有大便, 本來覺得沒關係,不大便也不會怎麼樣,但超過十天開始很緊張,而且又不能吃瀉藥,拍片中不能離開現場。萬一不小心拉出來,我就不要做人了。第十二天的時候,我的肚子變超大,感覺到肚子裡都是滿滿的大便, 連打嗝、流汗好像都有大便的味道。我的幻想是大便無法從肛門出去,開始找其他地方當出口。第十七天,終於吃瀉藥了,我以為會有十七天分量的大便出來,結果,只比平常多一點而已,我很好奇到底十七天的食物跑去哪裡了?

話說回來,行定勲導演是我看過最堅持拍攝的導演,每天拍攝十七小時很正常,放假那天還要勘景,是我人生最辛苦、但收穫最多的一部片。行定勲是影響我的拍攝手法最深的導演,他堅持拍到自己要的畫面。他對於畫面的執著與堅持,我要學起來。

在參與這部電影之前,我很少遇到棚內搭景的戲,因為我認為棚內搭景是電視劇的拍法,電影一定要拍實景。這回我大開眼界了!

原來棚內搭景可以這麼精緻

這部片有很多棚內搭景,品質好的搭景看起來跟真的一樣。故事是一百年前的貴族生活。那時日本比較少一百年前的建築物,有的話也變得太老舊。這部片需要的是大正時代貴族的房子,所以庭院、街道幾乎都是搭景的。有一場竟然在棚內出現森林、湖泊,我驚豔到快昏倒,哪裡來的樹?哪裡來的池?之後拍片時覺得能搭景就搭景,但是問題來了,這樣會花太多錢!從想要棚內搭景到真的拍出搭景,我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所以,拍《阿嬤的夢中情人》第一次搭景的時候,超感動,很想繼續拍棚內的戲,不想拆掉。從此,我愛上棚內搭景,因為不會耽誤拍攝,不用考慮天氣、附近居民,讓我能夠專心一意地導戲。

這部戲的工作人員很多,接近一百個。演員也很多,每個都有經紀人,臨演又特別多,而且是大正時代的故事,髮型、衣服都要花時間準備。跟臨演互動的戲,有時候光排戲就弄半天。為了一個鏡頭,為了一場戲,為了一部電影,電影需要花時間與金錢,導演、工作人員的堅持與意念都在畫面裡。

我那時候大學還沒畢業,也還沒拍到長片,能夠接觸這部片是個很好的經驗。行定勲導演也是從獨立製作變成票房導演。我不能急,要先想出不花錢、不花力氣就能感動到觀眾的劇本。有一天,我也要拍大製作的電影《我的老婆是忍者》,不過已經想了十年,卻還沒開始拍!

相關書摘 ►北村豐晴:23歲的我認為天下無賊,結果在廣州買了黃牛票又被騙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為最台日本人》,大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北村豐晴

是導演、演員,也是居酒屋老闆。出生在忍者的故鄉(卻是痴漢最多的地方)——日本滋賀縣甲賀市,曾經四年內換了二十個以上的工作。

1997年因緣際會來到台灣,先後就讀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碩士班。作品包括電影《愛你一萬年》、《阿嬤的夢中情人》、電視劇《流氓蛋糕店》,亦曾客串演出《海角七號》、《樓下的房客》等電影。2010年接父母移居台灣,共同經營日式家庭料理居酒屋「北村家くるみ小料理屋」。2017年以電視劇《戀愛沙塵暴》入圍金鐘獎最佳導演。

《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是北村豐晴夢想總集合,也是認證北村獨有的台灣奇蹟事件簿。台灣美麗島讓一個在日本滋賀縣的長大的青春少年,成為用中文創作的知名導演,寫出20年的追夢故事,因為一個奇想,北村豐晴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最愛台灣日本人傳說!

北村豐晴 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為最台日本人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