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請戒菸」反而更想抽菸?專業心理醫師的兩個戒除成癮祕訣

聽到「請戒菸」反而更想抽菸?專業心理醫師的兩個戒除成癮祕訣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光用其他行動代替抽菸,是無法有效戒菸的。唯有在生活中慢慢尋找、增加一些即使不吸菸也能釋放等量多巴胺的東西,才能有效的擺脫香菸成癮。

文:海原純子

解開成癮的機制之謎:以戒菸為例,學習用科學的方式擺脫各種成癮

酒精、香菸、工作、賭博、減肥或特定食物,人類「沉迷」的對象五花八門。在人生的某些時刻,有些人就是會在一瞬間邂逅「改變心情的東西」。無論是百無聊賴的時候、日子過得相對較順利的時候、失敗或焦慮的時候,只要一做那件事情,心情就會得到舒緩,動不動就想依賴它。不知不覺間,它開始控制自己的人生,沒有它日子就變得很難過。為了得到它,日常生活停滯不前。沒有它就活不下去的事實,開始對人際關係或社會生活造成妨礙,甚至有可能損害健康——這就是成癮的機制。

為了「減輕痛苦、安定心情」而成癮

即使想戒也戒不掉,我想為此煩惱的人應該很多。趁著思考為何戒不掉的問題之際,以下就來介紹一個相當引人注目的理論。哈佛大學精神科臨床教授康齊恩(Edward J. Khantzian)等人提出了成癮症「自我療癒假說」,詳細內容如下:人之所以會對某些物質成癮,是因為那能減輕心理上的痛苦或造成改變。而成癮的對象「因人而異,端視其選擇何者而定」。並不是所有成癮物質對每個人都具有魅力,人只有在遇到符合自身藥理作用的物質時,才會出現成癮症狀。換言之,心理上的痛苦才是成癮的本質,人是為了減輕那份痛苦,獲得心靈上的安定,才會對某種物質上癮。

雖然成癮性物質各有不同的作用,但就目前所知,這些物質的共通點就是會在腦內建立回饋機制。詳情暫且略過不提,但酒精與多巴胺的釋放有關,尼古丁也同樣會刺激多巴胺釋放,還有鴉片、嗎啡、海洛因等所謂的鴉片類物質也是,至於古柯鹼、安非他命則會阻礙多巴胺的回收,進而強化腦內的回饋效果。換句話說,成癮性物質會提高多巴胺的濃度,使人的心情安定下來。

另一個更引人關注的現象是,據說在暴飲暴食或慣性自傷行為後,β腦內啡或腦啡肽等的分泌量也會隨即增加。

抽的不是菸,是一種態度和氣氛

在此,我想根據這樣的前提,重新思考關於「成癮」的問題。嗜菸、嗜酒、工作狂,即使對這些成癮,應該也很少人會因此有罪惡感。尤其是香菸,即使對酒精成癮的人會去精神科就診尋求諮詢,但對香菸成癮的人卻不會去精神科或身心科就診。香菸在濫用比例最高這方面與酒精不相上下,但治療上卻僅止於戒菸門診或藥局販賣的戒菸貼片。

罪惡感之所以如此薄弱,或許是受到與香菸有關的文化和社會背景所影響。「吸菸的男性」給人的印象,是一種堅強與男性化的象徵。在一九七一年的暢銷曲〈橫濱黃昏〉中,有一段歌詞就是「橫濱,黃昏,旅館小客房。親吻,餘香,香菸的煙氣」;之後一首叫〈謊言〉的歌曲當中,也有「從折斷的菸頭,我看穿了你的謊言」;〈美國橋〉當中也有「你戒菸了,從何時開始的?」在這些歌曲裡,香菸都被用來當作男性化的象徵。

五輪真弓有一首發表於一九七三年的歌,歌名叫〈菸草的煙〉。至一九七三年為止的高度成長期,與八〇年代起的泡沫經濟時期,香菸都象徵著「帥氣」與「堅強」。成癮也是一種「否認」的病,「沒什麼大不了的」、「想戒隨時可戒」、「大家都在抽菸」、「很多有菸癮的人,身體還是很健康」,藉由這樣的自我催眠來否認成癮。

據說在與媒體相關的職場上,至今依然存在著一種說法是「不抽菸的人難成大事」。一來如果主管本身是吸菸者的話,很有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二來也可能是想透過這句話來否認香菸成癮,好讓這件事顯得順理成章。

抽菸的習慣,是一種心理依靠

本身有在抽菸的人,是不是讀著讀著就不禁想要來一根菸呢?暫且闔上書本來一根菸,這種事總是有個理由。理由會在後文詳細解說,在此先介紹一下尼古丁的藥理作用。

約翰・休斯(John Hughes)博士以對尼古丁成癮的研究聞名,根據他的說法,尼古丁的藥理作用是提高專注力、降低焦慮或憂鬱、緩和易怒情緒以及抑制食慾。必須注意的是,尼古丁具有緩和情緒性痛苦的效果。有一項長達二十一年的追蹤調查是以一千兩百名受試者為對象,調查憂鬱症與香菸之間的關聯。調查報告顯示,在青春期發病的憂鬱症患者,日後對尼古丁成癮的機率較高。

此外,另一項調查則顯示,吸菸率會隨抑鬱症狀的惡化而提高,反之戒菸率則會降低。有抑鬱症狀的人,戒菸率大約是沒有抑鬱症狀者的二分之一,換句話說,有抑鬱症狀的人較難戒菸。由此可知,吸菸者為了緩和抑鬱症狀而吸菸的可能性很高。

看到這裡,有吸菸習慣的人或許又想來一根菸了。每次聽到「香菸會提高罹患各種癌症的風險」或「請戒菸」之類的話,我想別談什麼戒菸了,反而讓人更想抽菸吧?因為被人告知危險或遭到否定所產生的焦慮或不悅的感覺,會成為香菸的導火線,驅使人們採取依賴香菸的逃避行為,而不去面對那些造成焦慮的現實。

我曾經問過一名年齡介於五十五歲到五十九歲之間、正在接受高血壓治療,而且有腦中風病史的商務人士:「抽菸讓你感覺如何?」他說:「嗯……怎麼說呢,就是有種放鬆的感覺吧。」同樣地,我也問過一名六十歲的單身女性,她有糖尿病和腦中風病史,而且還有抑鬱症狀,她給我的回答觸及了核心,她說:「菸是我的心理依靠。」

專業心理醫師的兩個戒除成癮祕訣

即使旁人耳提面命地要你戒菸,你也絕對不戒。為了逃避被人耳提面命的痛苦,你應該更想投入香菸的懷抱裡。那到底該如何是好呢?我想提出以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