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科學的閒聊:你是否遇過「鬼魅般的疼痛」?

疼痛科學的閒聊:你是否遇過「鬼魅般的疼痛」?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候問題是這樣,你以為在痛的地方,經過仔細的檢查後沒有發現受傷,而是大腦認知他受傷。這時候物理治療師常常會做的事情是挑戰他的極限,讓他的大腦知道「這麼做是沒問題的!」聽起來簡單,但其實背後學問很大。

訪問與合作撰寫:好痛痛天母品恆復健科診所強物理治療所睿閎物理治療所

小明:「我的背部好痛痛!」

小華:「可是我們檢查過後你的骨頭和肌肉都沒問題啊。」

小明:「我已經痛了兩年了,你跟我說沒問題!?你們醫院真的很爛耶......」

小華:「......」

好痛痛今天要來講一下關於疼痛這件事。

疼痛與傷兵名單

大部分的時候,在你受傷的當下你都會感受到疼痛,所以疼痛是診斷與治療時很好的訊息來源。疼痛代表著患部刺激了神經,神經把訊息傳到大腦,大腦解讀訊號為「腳踝很痛!他可能受傷了!」接著大腦會把腳踝放到傷兵名單去,試著去保護他。

你的大腦就像電腦,需要不斷更新訊息才能知道身體的最新狀況。所以如果沒有更新資訊的話,大腦其實會一直認為腳踝都傷號,還不能使用腳踝,即便他可能早就好了。例如開頭提到的小明很可能就是這樣的情況。

之前Optimal Loading那篇提到受傷復原期活動患部可以加速復原,其實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功能,那就是讓大腦更新對於患部的復原進度。你必須不斷稍微突破你的舒適圈,或者也可以說不痛圈,讓大腦知道「那個地方已經可以進行這樣的活動了,沒問題。」

所以有時候問題是這樣,你以為在痛的地方,經過仔細的檢查後沒有發現受傷,而是大腦認知他受傷。這時候物理治療師常常會做的事情是挑戰他的極限,讓他的大腦知道「這麼做是沒問題的!」聽起來簡單,但其實背後學問很大。

而運動員又是另一種狀況,運動員雖然也會有大腦不敢動患部的問題,但是更多狀況是「大腦相信自己可以完成所有動作」,就算肌肉有受傷、就算疲勞到不行,他還是能夠啟動一堆代償、忍受一堆疼痛,去完成超人般的動作,例如馬拉松或者過人之後飛身灌籃。這就是為什麼新聞常說哪位球星身上一大堆傷,但是在場上可能看不太出來。根本就是狂戰士的Guts。

疼痛與代償

今天假設你的A肌肉受傷或不適請病假了,但為了繼續維持日常生活動作,或者運動中的某個動作,你大腦的潛意識會叫B肌肉出來幫忙,把原本A肌肉請假沒做的部分做完,這個就叫做「代償」。

今天B肌肉的工作量增加了應付不來大喊「X,我也不幹了!」就拍拍屁股開始裝死,你大腦的潛意識只好叫C肌肉出來把原本A和B兩條肌肉要做的事做一做。

「真是苦命啊!我要開始發痛了!」於是C肌肉也開始發痛,而且常常C肌肉叫做「下背肌群」。看到這裡,是不是開始瞭解為什麼一堆人下背痛了。而這也是為什麼國外有醫療人員統計「大多數的時候,某地方痛的原因都在別的地方。」的原因之一;同時也是為什麼有人很推崇「把核心練好可以解決很多肌肉疼痛問題」的原因之一,因為你把代償系統練強了(當然還有其他原因)。

A、B、C肌肉分別是你身上的哪些肌肉,除了C以外其實很難找,C就是痛到讓你去找醫生或物理治療所的那個症頭,除了下背最常見的就是肩膀了。而A、B則和你如何運用身體的潛意識有關,每個人的腦袋和身體都不一樣,所以代償的方法都不太一樣。

要找出A和B是相當花時間和力氣的,尤其是罪魁禍首A,至少半小時起跳,一個半小時也不為過,說到這裡大概可以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說健保的壞話了吧,因為健保制度下可能沒時間讓你這樣慢慢玩;自費或者較細緻的醫療、治療服務其實是有其道理的。

由於每個人的使用身體的方法都不一樣,所以解釋與治療的流派也分成很多種,例如筋膜、肌肉平衡、生物力學等等。其實只要能夠找到罪魁禍首A肌肉的都是好方法,能夠有效治療的都是好方法。但如同前面這篇提到的,沒有一種治療方法可以治好所有的人。

疼痛與個人經歷

除了上面提到的部分,這段要來談談和運動比較沒有直接關係的疼痛感知。我們先來看看一個影片。

中文字幕版的請看睿閎物理治療所粉絲頁裡的影片。強力建議大家看原版或中文字幕版,真的沒時間才看我下面無敵濃縮版。

講者說他有一次走在叢林裡,小腿突然刺痛一下,他並不在意,以為只是被樹枝刮到,不久後他暈倒了,因為被毒蛇咬傷。

他說傳遞的過程是這樣:

小腿傳遞訊號到脊椎去「嘿,小腿可能有狀況唷!」

脊椎傳訊息到大腦去「嘿,小腿說他有狀況唷!」

大腦收到訊號後開始解析「小腿說他有狀況,那歷史上我們曾經在這個狀況下有過類似的經歷嗎?有的,大多數就是被樹枝刮到之類的小事吧。不打緊的!我不會發出什麼痛覺,我要讓身體繼續走路。」

他康復六個月後又去了叢林一次,這次真的只是被樹枝刮到,但為什麼他卻痛得要死?因為訊號傳到大腦後,大腦開始解析:

「小腿說他那邊有狀況,那歷史上我們在這個狀況下有類似經歷嗎?有,就上次被毒蛇咬,差點就死掉了!」逼逼逼!紅色警報,把警戒提到最高層級,我們可能要經歷重大危機了!發出疼痛的感覺來警告大家!

然後你痛得要死,直到你檢查你的腳發現只是被樹枝刮到。

你的大腦如何解析身體各部位傳來的訊號,造成你會有何感受。大腦其實很厲害的,他可以分析你所在的環境、身體狀態、動作狀態、歷史上你身體所發生過的事,然後給出他覺得恰當的感覺。那萬一.......萬一他給出的感覺其實不太恰當呢?如果沒有辦法忠實呈現身體與環境的關係呢?

那問題就大了。

所以.......

當我們在處理疼痛時,有時候需要經過精細的檢查,才能找到原因。在一些情況下,尤其是慢性疼痛時,你對疼痛的意識並不見得是直接和疼痛處的物理狀態有直接關係。

另外一提的是,當我們在和一些網友討論時,發現之前的文章中「運動傷害」這個詞其實並不精確,例如醫生看到這個詞和職業運動員看到這個詞的想像都不太一樣,有運動的人和沒運動的人的想像可能也有誤差;再加上文章中有時候並沒有特別去定義「哪一種受傷以及哪一種程度」,所以可能會有混淆。

然後我們也沒打算去把每個詞寫得非常清楚XDD因為這樣大家一打開就會睡著了。所以在這邊說一下,文章的目的之一就是「誰都看得懂」,所以請以最大眾的角度去思考那些詞吧。

本文經好痛痛 - 運動傷害與訓練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