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天實習只會讓人更清楚:「我的價值,由自己決定。」

60天實習只會讓人更清楚:「我的價值,由自己決定。」
Photo Credit: katrinaelsi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說,實習重要的是可以拿到offer,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我還想回去嗎?」

文:高詩婷 / 中山MBA

這個暑假,我來到某公司的飲料企劃部,擔任暑期實習生,一個2個月的實習專案,主要內容是專案計劃負責,而專案計劃則視各部門主管決定;除了暑期專案外,也會和當季的新人一起參加新人訓練,包含為期3天2夜的工廠參訪,以及1星期的教育訓練課程等等。

公司的行銷部門很特別,稱作「行銷企劃」,比較類似所謂Product Manager,而與過去認知的「行銷」有很大的差異,企劃在這裡被稱作火車頭,從市場調查、新品發想、試飲到產品策略發展、執行,甚至到末端的各通路、工廠存貨管理,銷售數字,以及行銷策略制定,都由企劃負責主導。

簡單來說,一個品牌「從頭到尾」都由同一個人負責,有時候一個人手中更有超過一個品牌,而設計這樣的工作內容,看似龐雜,根據人資的說法是為了培訓未來的管理人才,必須同時兼顧各個不同的層面,用不同的角度為產品思考。

龐雜的工作內容中,包含一項我們稱作POP的製作,簡單的舉例:像是在麵包店或是量販店看到的「特價組合」的牌子,專案之餘,部門的同事請我幫他們做POP,做著做著一旁走過在公司待了4~5年的小主管說道:「沒想過吧!我們的Marketing竟然是在做這個,會不會覺得很失望啊?」

當這些成為未來的工作內容,我願意嗎?

實習的時候,總覺得什麼事情都做都看就對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都是自己的學習,但是被這麼一問之後,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我們在當實習生時,彷彿所有事情和工作都是合理、有趣、可接受的,因為「這都是學習」,但當這些成為了自己真正工作的routine時,怎麼一切便不再有趣?開始怨聲載道。

找工作時的面試亦然,面試官問到:「我們是責任制,可以接受加班嗎?」「當然可以,本來應該為工作負責到底」,但當工作是每天加班到11~12點,甚至更晚的時候,再聽到「責任制」三個字,應該就只想翻白眼,令人喘不過氣。

那怎麼當初,這一切都聽起來合情合理可接受呢?是不是有時候,我們根本沒想清楚?又或是,這本質上其實根本就一點也不合理。

雖然,大公司的實習生很少能夠去做正職真正在做的事情,但是可以透過問、觀察職場真正的樣子,是否和心目中的一致?出乎意料的好?或是差強人意?從實習,可以進一步去發現、去思考這樣的產業,這樣的工作型態,到底是不是自己要的?真的能夠接受嗎?不僅用想像,而真正的去接觸、去體會。

這也是我覺得實習最大的意義之一:「給像我這樣從未出過社會,一路唸書到底的學生,拉近現實與想像差距的機會。」

Photo Credit: Chris Brown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Chris Brown @Flickr CC BY SA 2.0

不是我能「給」公司什麼,而是我能「帶走」什麼?

當初以為的自己,是否有些張狂?進來實習前,總抱著自己要寫出很厲害的專案未來提供公司使用,或者真正的去執行推動一個大專案,當然,這樣的機會並不是沒有,像是隔壁部門的實習生就剛好負責執行了一個產品上購物平台的專案。

但經過那次我突然開始思考有時候自己把自己想得太大了,要用2個月的實習時間,去「自己從頭到尾負責」一個專案,就算跳過認識公司、同事、熟悉環境、文化,這個1~2個禮拜都嫌短的過程,直接從了解專案相關的內容、背景知識開始,最後實際去規劃到執行專案…

2個月,真的要獨自「從頭到尾」完成一個很細緻的專案,這樣的可能性,真的高嗎?不是要看扁自己,而是你覺得實習到底在幹嘛?你之於公司的價值到底是甚麼?

記得在新人訓練的時候和人資聊天,他說「實習生啊,多認識一些人吧。說真的,2個月其實真的有點太短,說專案其實也沒辦法做到多大的專案,但是我覺得實習生有自己的優勢,沒有壓力,所以就去多認識人吧。」剛聽完這段話其實有些不悅,尤其是他講到專案的時候,覺得那你耍我們嗎?

但他接著說,過去他因為對某個產業很有興趣,所以大四花了一整年的時間利用課餘去實習,當初該公司並沒有開長期的實習缺,他是拜託主管讓他無薪實習,並且實際的去設計並執行專案,雖然無薪,但是他用一整年的時間去一步一步的學習,然後開始自己策劃並且執行,他覺得很紮實。

我想,若想要真正的去了解跟執行正職的工作內容,或者說抱著想要真正學習到產業的知能,應該是如此吧。

學會在生活中工作,在工作中貼近生活

因為屬於FMCG(Fast-moving consumer goods, 快速消費性用品)產業,所以我們非常重視「市場」,部門內從協理到協辦人員都必須要到市場探訪。

所謂的市場包含:量販店、生鮮超市、便利超商、傳統通路等等各式各樣的通路,協理說,董事長要求各一級主管必須有1/3個時間「不在辦公室裡」,要走到市場去,我們生活中的「逛市場」,成為了這個行業十分重要的工作內容。

看市場的重點除了自家產品的陳列、銷售狀況、行銷策略是否確實執行之外,也要去看競爭品的陳列、銷售狀況、新品,整體消費者趨勢,除了國內市場,也必須時常去找國外的資料作為新品概念的參考,從一開始的霧裡看花,開始學會一些皮毛,一些看市場的重點。

漸漸的,即使結束實習後,現在到便利超商或是量販店,也習慣走到冷藏櫃,看看陳列,看看新品,看看銷售狀況;甚至,到像是微風超市等有進口特殊飲料的超市,也特別興奮,駐足在冷藏櫃前研究是不是又有什麼有趣的新品。

這是過去自己身為消費者的時候不曾有的,同事說做FMCG要有「熱情」,因為市場一直在變、消費者難以捉摸,三不五時還有食安事件,所以要一直跟上腳步,去想、去發現消費者真正想要的,貼近生活、接近消費者。

術業有專攻,人人有故事

2個月內除了專案之外,部門所有大大小小的會議也都跟著參與,也到各個營業單位去開會、跟著巡訪各通路,從送貨的司機大哥到各地區的業務員、主任都有機會聊到天;才發現真的是術業有專攻,原來司機大哥不只是送貨,除了便利超商外,超市等通路的進貨量其實是由司機大哥決定。

由於商品過期、賣不出去成本都是由公司承擔,每天司機大哥要依市場的狀況、貨量去決定不同的店家要下訂多少量,有時候也要跟其他公司的業務司機去「搶排面」,要跟通路的營業人員保持良好的「客情」,看似簡單的送貨,其實隱含著需要靠長期經驗累積才能獲得的學問。

市場尋訪時,和營業單位的主任聊天,發現掌握台北、新北到宜蘭地區各大的量販店常溫飲料的主任過去竟曾是某髮廊的設計師,在跑通路的車程中,和主任從各產品的銷售狀況、趨勢聊到髮型應該如何去修改,天南地北的聊,最後女兒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主任甚至透露自己過去是體操選手,最近迷上衝浪,真是令人驚奇。

除此之外,也和營業部門的經理一同尋訪市場,他透露自己曾是前幾批被派到大陸的台幹,分享了許多他成功做起來的品牌的故事、他怎麼去看市場?怎麼從中找出機會?也才體會到所謂「實習生的優勢」,因為沒有業務上的壓力,對方更願意無顧忌的和自己聊天、分享意見、看法,而這些充滿故事的人聚集在這裡,是否應該更積極的把握機會,積極的去挖寶?

Photo Credit: Karen Roe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Karen Roe @Flickr CC BY 2.0

我,回的去嗎?

有人說,實習重要的是可以拿到offer,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我還想回去嗎?」離開前,副總問到「你們會想再回來嗎?」

說到回來工作,指導的主管說其實公司會想任用在自己公司實習過的員工,除了當時的表現之外,更重要的是你已經了解這間公司、工作內容,但還是願意回來,基本上,你已經是有熱情的人,比起說著自己有熱情的新人,顯得有說服力許多。

我認為這也是實習的主要價值之一,有許多人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擠進自己的「Dream Company」,但是再待了幾個月後發現那些夢幻與現實的差異太大,或是這樣的工作內容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卻又在現實之間拉扯,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堅持。

隔壁部門的實習生的實習心得便是發現自己其實並不這麼適合「行銷」的工作,是因為對工作內容的了解,發現自己不適合,用2個月去減去走一次冤枉路的機會,我倒覺得也是值得,就如前面所說的,實習過程中的收穫,一定不止於此。

我的價值,由我自己決定

短短的2個月,能做的事情很多,但其實好像也很有限,常常有人說實習生就是去當免費勞工,廉價工讀生,抱怨著公司、部門看待實習生的方式,但我覺得其實這些最終還是取決於自己。

每個人都被分配專案,自己是被動的,但我可不可以提出想學習、了解的事情?當主管問我有沒有想要知道或者了解的事情時,多少人是做足功課告訴主管說自己想要的是甚麼?淪為打雜是公司沒有為實習生定義明確的工作內容,使實習淪為打雜,但讓別人認為可以把我當打雜工讀生看待,又是誰的問題呢?

我們總是理直氣壯地要公司提供給我們學習的機會,不應該叫我們做雜事,又,我的能力在哪裡?我讓主管信任了嗎?這些則是我們從來不曾對著鏡子問自己的,會不會有一天,主管有事情就主動想到「這個實習生可以幫忙」,而不是看著我的背影搖搖頭說,還是自己做吧。

最後,總歸一句話,60天的實習生活,只會讓我更清楚「我的價值,由我自己決定。」

不管是過去2個月,現在,亦或是未來都是如此。

本文獲MBAtics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katrinaelsi @Flickr CC BY ND 2.0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