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已經比人腦聰明了嗎?

電腦已經比人腦聰明了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是誰比較聰明呢?你,還是電腦、手機,或者隨便一樣你拿來看這篇文章的行動裝置?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說是越來越複雜了,而且取決於至今仍在不斷變動的定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Lance Whitney
譯:黃獻寬

是誰比較聰明呢?你,還是電腦、手機,或者隨便一樣你拿來看這篇文章的行動裝置?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說是越來越複雜了,而且取決於至今仍在不斷變動的定義。得益於它們特殊的配備,電腦在解決各種難題的時候佔上風,而人類則對一些電腦基本上無法達成的任務佔有優勢……嗯,目前還無法達成的任務。

電腦能代入並處理一些特定的資訊,速度遠超過我們。它們可以把「腦中(處理器)」的數據融合,並在多重情況進行超人一般的運算。以西洋棋為例,專精西洋棋的電腦能夠有策略地推導尚未發生的步數,比人類的世界棋王更巧妙地解決困局。電腦的學習速度也更加快速,它們能夠迅速將複雜的抉擇縮小到最佳選項。是的,人類也會從錯誤中學習,但是到了處理謎題的關頭,我們比起電腦更易犯錯。

電腦還有其他長處樂勝人類,那就是它們的記憶力,它們的記憶體可以容納大量的資訊,並且在瞬間取得所需的儲存資訊。電腦也不像人類一樣需要睡眠,它們不會感到絲毫疲憊,可以不分日夜地計算、分析、解決任務。暫且不論程序錯誤或者停電導致的問題,電腦面對大範圍的資訊以及數據,能夠精確地縮小目標,這種能力遠比我們更出色。另外,它們也不受情緒、感官、渴望、欲求,以及其他可能混淆判斷力的因素所影響,而那些都是凡人所做不到的。

另一方面,人類仍有許多方面比電腦更好。我們並不全然依靠智能處理事務、做決定與解決問題,人類還會仰賴「大規模多重平行處理系統」,或者是抽象一點的說法:直覺、常識和生活經驗(這可能是最重要的)。電腦程式或許可以寫入大量的資訊,但它們依舊無法像我們一樣體驗人生。人類有著一些特質,我們(可以抽象地將它們)稱之為創造力、想像力和靈感,人可以寫詩、作曲、玩音樂、唱歌、畫畫或者發想新發明,電腦程式能夠複製這些任務,卻無法如人類一般,天生具有創造的能力。

人工智慧的專家又是怎麼思考這個問題的?首先讓我們來定義「更聰明」、「更高智能」的意思,「智能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以色列技術學院山謬・尼曼科技研究所(S. Neaman Institute at Technion - Israe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資深研究員西洛摩・麥托教授(Professor Shlomo Maital)說:「一個是學習能力,一個是解決問題的能力。而在這兩個領域,電腦是比人類優秀的。」

「現在,電腦的學習速度比人類更快,以(IBM公司的電腦)華生(Watson)為例,它可以閱讀並記下所有癌症的研究,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做到這一點。」麥托說:「深度學習後,華生也能解決難題,像是『如何去治療一種罕見癌症』,而它也確實做到了。所以就這方面來討論,電腦確實能比人類聰明。」

麥托從他的文章〈機器人是否即將比人類聰明〉中指出另一個關於電腦智能的例子:「1996年2月10日,IBM的電腦『深藍』(Deep Blue)與世界西洋棋王加里・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對戰,在六場系列戰中的第一戰得到勝利;並在一年後,成為首台贏得西洋棋系列戰的電腦。深藍比較聰明嗎?」麥托問道:「是或不是?」

「不,這只是因為它能在幾分之一秒內,計算出大量可能的西洋棋步數。」麥托在文章中寫道:「速度不代表智慧。不過可以這樣說,正是因為深藍能夠分析棋路,並選出最佳的步數,所以才能夠擊敗卡斯帕洛夫。」

根據Big Vision LLC的創辦人,LearnOpenCV.com的薩帝亞・馬利克(Satya Mallick)的說法,電腦不會受限於人類會遭遇到的困境,它們不受生物性束縛,不會倦怠、能夠長時間處理數字,而且在應對重複的數學難題時表現特別出色。

「從人工智慧的角度來看,我們現在可以訓練電腦,讓它們在各種任務的表現遠勝人類,像是一些視覺辨別的任務。」馬利克說:「這些任務都有一個共通點:『需要統合的數據量龐大,而且是重複相似的任務。』任何相近的任務都會提供許多數據,最後成為電腦學習的材料。」

不過專家也同意,在理解判斷力、創造力、常識或者對世界的理解上,人類仍然在電腦之上。

「電腦在一些特定的任務可以勝過人類,像是圍棋或西洋棋,不過至今仍然沒有一套電腦程式的理解判斷力能與人類匹敵。」倫敦帝國學院電子計算學系的認知機器人學(Cognitive Robotics for the Department of Computing at Imperial College in London)教授穆瑞・夏那罕(Murray Shanahan)說:「人類在一個巨大且多元的環境中,學習如何達成不同類型的目標,我們至今還不知道如何才能讓電腦以常識去理解每天世界發生的事物,並像人類一樣依此建構理解判斷力,但我相信有一天我們能做到這一點的。」

柯潔與AlphaGo
Photo Credit:DeepMind YouTube頻道
中國圍棋棋王柯潔和AlphaGo的對弈畫面

PsychCentral.com的創辦人兼執行長約翰・葛羅霍(John Grohol)表示,人類的創造力、直覺,都是電腦程式所沒有的,甚至它們永遠也無法擁有。

「我們目前能做到的,是讓電腦經由歸納大量藝術作品的數據,再去模仿並合併創造出新的『藝術』作品。」葛羅霍說:「但這跟人類的創造力相同嗎?或者只不過是電腦照著程式碼運作而已?我個人更傾向於後者,這也使得電腦在智能組成的方面屈居劣勢。」

人工智慧公司Nara Logics的執行長潔娜・艾格絲(Jana Eggers)表示,電腦在理解判斷上,並無類似於人類存在意義的概念。「即使電腦真的能控制情緒,它也無法理解情緒經驗本身的意義。」艾格絲說:「以後有可能理解嗎?或許吧,但是到時候就不知道它們會如何處理目前的電腦程序了。」

那麼,如果我們把時鐘快轉到未來呢?專家基本上都同意,未來的電腦會擁有一些人類目前所獨有的特質。

「人腦有860億個神經元(細胞),全都互相連結。」麥托說:「電腦的電子網路擁有的『細胞』遠遠比這少得多,但有一天,它們的連結網路的複雜及多變程度將不輸人腦。」

葛羅霍相信,這個狀況遲早會發生。「一旦我們解開人類腦中的神經密碼,我相信我們就能人工複製出相同的結構和功能,屆時我們就能真正創造人造生命,並賦予它人工智慧。」葛羅霍說:「我完全相信這會在下個世紀發生。」

某些人,像是電腦科學家雷・柯茲維爾(Ray Kurzweil)與特斯拉(Tesla)的共同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就曾提出警告,要小心人工智慧的潛在危險,並要提前設想未來機器暴走的話,要如何終結。我們當然要持續發展人工智慧,以便我們控制機器,而非反遭箝制,但問題似乎不像是荷里活電影那樣,「邪惡的」機器人覺醒,決定消滅弱小的人類,而非導正人類行為。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要如何確保,機器人的智慧最終遠遠超出人類想像的時候,它們還能繼續跟我們站在同一陣線。

我們來反思一下為什麼可能會發生這樣的問題,我們必須記得,電腦與機器是設計來改善我們的生活,就如IBM的華生,是為了幫助我們對抗致命疾病,而非讓我們癡迷於人類與電腦何者更聰明,甚至不合理地害怕這項科技。當電腦在處理各方面的任務不斷進步的同時,這種思維能夠確保電腦進步的首要目標是為了「幫助人類」。

「最重要的就是,現在不是機器與人類作對。」馬利克說:「人與電腦不是競爭關係,而是合作伙伴。」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