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語》由盛而衰的荒涼頹圮,比曹雪芹的《紅樓夢》早了七百年

《源氏物語》由盛而衰的荒涼頹圮,比曹雪芹的《紅樓夢》早了七百年
宇治夢浮橋紫式部石像|Photo Credit: 曾郁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紫式部認為物語有「瞭解世相」的功能,她寫《源氏物語》,寫的是真實人生,看書中四百多個人物進進出出,為愛煩惱,為情痛苦,借景抒情,借物抒懷,最後除了遁入空門,幾乎難得善終,難怪紫式部喜歡白居易,《源氏物語》是她筆下一卷日本平安王朝的「長恨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曾郁雯

源氏物語千年紀

四月一日,愚人節。「選在這種日子出發,追櫻會成功嗎?」翻開一頁頁蓋滿戳記的護照,忍不住問自己。

進入登機室,笑容可掬的地勤送上一本小冊子,裡面是三種不同尺寸的便利貼,背面印著台北往返成田、關西機場的運航時間表,附上一張中、日文的小紙條,感謝我們搭乘JAL日本航空四月一日從台灣飛往日本的首航,正式和已經飛行三十二年的日亞航說bye-bye。「這是愚人節的禮物嗎?」忍不住又問自己。

隔天站在京都真如堂前滿開到幾乎看不到枝葉的櫻花時,一顆心才獲得釋放,任春日香甜薰風將數年來不斷追逐的疲憊徐徐吹散,只想坐在樹下打個小盹,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但是二〇〇八年的京都,除了賞櫻狩楓之外,還有一件盛事,就是到處可以看到「源氏物語千年紀」的活動及海報,整個古都蒙上一層泛金的華麗面紗。

二〇〇七年第一次到宇治,還在車站就看到一張粉紅色海報,預告「二〇〇八年源氏物語千年紀」即將轟轟烈烈展開,原本只想逛逛這個茶的故鄉,卻誤闖源氏物語最後「宇治十帖」的歷史場景。除了國寶平等院鳳凰堂、表參道外,宇治觀光案內所,備有各種「宇治十帖散策地圖」。宇治將「源氏物語」當作重整城巿的主題,以「源氏物語博物館」為核心,利用模型及影像,復刻「宇治十帖」,介紹最後的人物「浮舟」。二〇〇八年再訪京都,果然到處可見千年紀的活動海報,二〇〇八年可直接稱為「源氏物語年」。

這一千年是怎麼計算出來的?《源氏物語》真正的書寫及完成時間至今仍無定論,學者專家從作者紫式部在西元一〇〇八年十一月一日的日記中,發現其中記載這部作品在當時平安朝貴族間爭相傳閱的情形,就用這個時間算到二〇〇八年的十一月一日,剛好一千年。

《源氏物語》原本只是寫給後宮女眷看的「言情小說」,會變成男男女女爭相傳閱的暢銷書,原因不止一個,紫式部的文字功力了得,居功最大。她從小跟在詩人父親身旁讀書,尤其鍾愛漢籍《史記》和白居易的詩文,也因為這項專長,三十歲不到就守寡的她,在西元一〇〇五年被召喚入宮,為一条天皇的中宮「彰子」解說《日本書紀》和白居易的詩,在後宮侍讀一段日子,開始寫《源氏物語》。

林水福教授另有一說,在《源氏物語的女性》書中寫道:「紫式部可能在她丈夫藤原宣孝去世那年(一〇〇一年)就開始動筆,並完成部分的《源氏物語》,因此聲名大噪,才被彰子邀入宮中,繼續撰寫《源氏物語》。」

茂呂美耶在《物語日本》一篇談「隨筆文字之祖」的文章中,就把紫式部和《枕草子》的作者清少納言,平安時代(西元七九四年至一一九二年)兩大才媛互相比較。清少納言離婚後二十八歲入宮伺候一条天皇的中宮「定子」,聰明機智、溫柔明朗的個性,馬上變成宮廷「文藝沙龍」的紅牌要角,定子失寵病逝後,中宮換成彰子,紫式部就取代清少納言的位置。紫式部曾在日記中批評清少納言的漢字文章,看起來茂呂美耶似乎比較欣賞清少納言的寬宏氣度。

後宮女官彼此競爭不知是為自己還是為主子?當時的「紙」是非常非常稀有昂貴的物品,若非賞賜,一般人拿不到也負擔不起。所以還有一種說法是藤原為了幫助自己的女兒彰子能夠受到天皇寵愛,找紫式部撰寫《源氏物語》,再由彰子說故事來吸引天皇上門求歡,後宮粉黛三千,比美麗永遠比不完,有「學養」的妃子更具魅力!平安時代的「攝關政治」,大權掌握在攝政、關白這些天皇外戚手上,要實際掌握政權就要想辦法先讓女兒入宮,並生下皇子,再扶持外孫成為皇太子,下一步就是幫助皇太子正式就位為皇上,藤原時代從西元八五八年到一〇一六年,就是用這種方法掌握政權。

當時的貴族婚姻是「訪妻制」,女子婚後仍住在娘家,女婿不來,丈人、妻舅軟硬兼施,連哄帶騙也要設法逮人。如果以《源氏物語》全書中,長得貌不驚人,甚至列為「醜女」的末摘花為例,源氏後來雖然看清她的長相,也識破她的琴藝、和歌皆不佳,中間甚至一度忘了她,後來看到末摘花依然守在雜草叢生、連盜賊也過門不入的荒廢舊居中,一心一意等待,大受感動,下定決心一輩子都要好好照顧她,兩年後真的將這位馬臉象鼻的癡心小姐迎入二條院享福。

還有一位「花散里」,即令源氏與她聚少離多,她永遠一如往昔,毫無怨恨之色,源氏最後也將她迎入改建後的二條院,和末摘花都安置在東院。但花散里是一位能讓源氏信任的女子,源氏託花散里擔任自己兒子夕霧的監護人,從夕霧口中我們才知道「這位繼母長得真是難看,但父親竟然連這樣的人也捨不得!」夕霧後來發現父親喜歡的是花散里柔順可親的性情。過幾年源氏又將花散里移到「夏之御殿」,四周水晶花籬為垣,清涼泉水,濃蔭夏木,院內遍植夏花,排場不亞於最美的紫之上夫人,源氏死後還將二條東院賞給花散里,花散里在夕霧的照顧下,安享晚年。

這兩位其貌不揚的女子,下場都比美女空蟬、夕顏、紫之上、朧月夜,還有第二代的大女公子、浮舟這對同父異母苦情姊妹花幸運,由此推論《源氏物語》的背後,也許另有推手,就是希望女婿好好疼惜女兒的那位泰山大人。

在那樣的時代氛圍,女人十分脆弱無奈,一生幾乎都被命運的簾幕豢養在小小的格子門內,瘦弱、多病、蒼白、哀怨,彷彿皆是為了償還風流債而生,了卻夙願而死。紫式部感慨「這個惡濁可欺的末世……總是越來越壞」,《源氏物語》由盛而衰的荒涼頹圮,比曹雪芹的《紅樓夢》早了七百年。

水中的浮御堂
Photo Credit: 曾郁雯
滋賀縣建於一千年前琵琶湖畔的浮御堂

宇治的「源氏物語博物館」二〇〇八年籌備一連串活動,五月三十一日至六月二十二日,由宇治巿公園綠地課主辦「源氏夢螢」,讓大家在植物公園內傾聽流水聲,幻想源氏螢穿梭飛舞的世界。八月十日宇治巿觀光協會在宇治川上主辦花火大會,七千發煙火,照亮夏日夜空,是一千年的華麗約定。九月三日源氏物語博物館十周年後重新開館,從這天起一直到十一月三日,公開「五攝家」當中,「近衛家」珍貴的「陽明文庫」,源氏迷可以在博物館的貴重資料企劃展示室看到。十月十六日到二十三日還有燈會,宇治上神社開放夜間參拜,博物館、宇治橋邊、散策步道都一起燃夜燈。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上旬,如果參加他們「宇治十帖」古跡健行,全程完成者還可以得到紀念徽章。

遠在另外一頭琵琶湖畔的「源氏物語千年紀in湖都大津」也不落人後。石山寺號稱《源氏物語》發祥地,這裡特別設置「源氏夢回廊」,一整年都可以在石山寺不同殿堂中,參觀和紫式部有關的展覽。石山寺地處偏遠,要搭京阪石山本線出城,石山寺只從早上九點開放到下午四點半,扣掉爬山的時間,需提早出發,最好預留一整天的時間慢慢遊賞。如果錯過上半年的源氏物語日本刺繡展和染色史家吉剛幸雄衣裳展,下半年還有「紫式部千年戀館」,展示吉永小百合飾演紫式部,或天海祐希飾演光源氏的戲服。十月十二日以後,還有十二單衣試穿體驗,注意先確定時間,而且每天午前、午後只有各四個名額。

過去比較常在京都玩耍,弄不清楚遠在琵琶湖畔的石山寺,為何和源氏物語也有關係,後來看到一份地圖,才發現若以京都為中心,右至石山寺,上至北山,左至嵯峨野清涼寺,右下至宇治,左下至明石、須磨,足跡跨越京都府、大阪府、奈良縣、兵庫縣和滋賀縣,全都是小說的場景,難怪全體總動員。

京都府的活動更多,大多以博物館、圖書館為主軸,包括講座、文化展、能面展、茶陶器展、繪卷展、室內樂、朗讀、舞蹈劇、還有將源氏物語比較西歐宮廷文學中的王妃之戀演講等,整個委員會從二〇〇七年一月三十日就成立,運作至今。

這樣大費周章,是否已將《源氏物語》的輪廓描繪得更加清晰?我並未刻意參與這場千年盛會,只因無法連續訂到旅館,被迫暫離京都兩天,卻意外發現石山寺和另一座與藤原道長息息相關的三井寺,一站比一站盛開的櫻花,讓我幾乎處於幸福滿溢的亢奮狀態。紫式部認為物語有「瞭解世相」的功能,她寫《源氏物語》,寫的是真實人生,看書中四百多個人物進進出出,為愛煩惱,為情痛苦,借景抒情,借物抒懷,最後除了遁入空門,幾乎難得善終,難怪紫式部喜歡白居易,《源氏物語》是她筆下一卷日本平安王朝的「長恨歌」。

這是個幸運的愚人節,花開得不能再好,雨下得不能再多,一千年後是否還有癡人追櫻?逐字逐句探索紫式部筆下千迴百轉的愛恨情仇?

(原載《聯合報.副刊》,二〇〇八年十月三十日)

相關書摘 ►為了寫《古都》到京都「居遊」,川端康成是個「吃白食的高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京都之心(全新增訂版)》,聯合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曾郁雯

  • 本書收錄已絕版的《京都之心》、《和風旅人》部分篇章,增收新篇〈御献立〉、〈花鳥風月的嵐山吉兆〉、〈風采一流木乃婦〉、〈小山薰堂之下鴨茶寮〉以及新版「京都散策情報」。

「在京都,很容易找回自己的心。」——對她來說,京都就是這樣的存在。

漫步清水寺、八坂神社,走過平等院、銀閣寺……,日本的國寶及重要文化財五分之一集中在京都,沉重的歷史刻畫在莊嚴靜謐的建築物上,成為京都必訪的黃金路線。

除了追櫻、賞楓,更要在京都見過真如堂的紅葉、櫻花雨,見過日本人最愛的山茶,見過日劇裡出現過的屋頂花園,見過洛北大原的芍藥……唯有嚐過吉兆嵐山、木乃婦、下鴨茶寮、玉半的餐點,逛過錦小路,才算真的進入了——京都之心。

曾鈺雯 京都之心(全新增訂版)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