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怎麼有臉去看不起其他國家呢?

台灣,怎麼有臉去看不起其他國家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不起其他國家的情況下,誰要跟你相互交流呢?台灣在全世界都被差別對待,但唯有我們平等對待他人,才能帶來轉機。

其實,台灣不是第一次想要打入東南亞市場了。

1990年代,我們就提出過南向政策,政府鼓勵台商往東南亞進行海外投資,所啟動的外交和經濟政策。當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降低對中國的投資,以及延伸政治影響力,是一個基本上聚焦經貿的政策。

這次蔡政府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則是以人為主,對於經貿的交流與更深化不變,但如何透過文化,開創更多的交流管道,突破中國因素,重新定位台灣在新南向國家的戰略地位。但是台灣在制定這些政策的時候,總是帶著很重的「給予」思想在其中,沒有去看到,東南亞國家是否真的需要給予?也很少去看到,在新南向國家中,除了企業以外的那些台幹也好、老師也好,或是曾經來過台灣的那些人。

所以,很多時候,我們討論的是新台灣之子,而忽略了他們曾經被台灣去脈絡化的對待。當然,也有很大部分是希望透過他們的母親,也就是新住民來交流,這一個方向是非常正確的。同時,也是一個雙面刃。

在台灣的認知中,這些女性多半來自於較為貧困的鄉村,所以,她們比我們還要落後,更需要援助,也不需要尊重。因此,當台灣嘗試釋出善意,開放免簽,增進與新南向國家的交流時,可怕的《中國時報》(對,沒錯,小花媽就是要直接說出來)就做了頭條,內容指向開放泰國免簽,會有很多人來賣淫。

用「物美價廉的競爭優勢,迅速在『性市場』獲得青睞」這類的標題話語,來貶低女性,來貶低東南亞國家。照這個邏輯推論,中國來台灣,去美國,都是去賣淫嗎?或者是很多人,明明自己不懂他國文化,觸犯後,隱瞞了脈絡,就說越南很愛騙人、泰國很危險,或者是印度都愛性侵等等。如果大腦不用,真的可以考慮捐贈,或者是閉嘴。

小花媽曾經也PO過類似的新聞,立刻就有人分享下流不經腦袋思考的轉貼文,說她們都要來從事性交易啦。姑且不論從事性交易是否應該拿來嘲笑,重點是,很丟臉。如果台灣一直這樣看他人,那我們也不用說有國際視野,更浪費國際交流的機會。

而且,即便是去越南很久的人,也會有同樣的想法。小花媽的客戶,就好幾次跟小花媽說,他覺得越南人都很懶、很髒、很窮,然後說越南人都愛中國,或是都想嫁給他們,因為他們有錢。

而實際上小花媽自己接觸到的,都不太喜歡中國,都能清楚表達自己的意見,都對國際情勢有一定的分析。或者說,你在大安森林公園,會看到固定跟外國人聊天的大學生小露天會談嗎?又或者說,內容是川普、是一帶一路、是越南的基礎建設計畫嗎?

看到那樣的情形,台灣,怎麼有臉去看不起其他國家呢?看不起其他國家的情況下,誰要跟你相互交流呢?但很開心,小花媽遇到更多想深入了解越南的人,前往越南工作,是真心且研究過後才決定的。

本文的作者,楊昊老師,是小花媽在台灣辦理亞洲民主論壇的時候,所諮詢並且認識的一位優秀老師。他們在面對東南亞、印度等新南向國家的時候,從來都是用對等的方式在對待。台灣在全世界都被差別對待,但唯有我們平等對待他人,才能帶來轉機。

當你竭盡所能地用不願意理解的態度來批評,甚至嘻笑詆毀其他國家元首的同時,你可能已經失去了公共知識分子的氣度,更喪失了道德高度。公共知識份子不能再以自我優越的心態,睥睨願意與台灣社會攜手前行的東南亞與南亞,只有尊重我們的鄰邦及社會,台灣才會獲得相對應的尊敬。

本文經小花媽的新南向週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