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容忍、數量驚人──幼童間的性遊戲

社會容忍、數量驚人──幼童間的性遊戲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為數多得驚人的社會,包括拘謹古板的峇里人在內,都容忍幼童之間的性遊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大衛.蘭西(David F. Lancy)

性事

﹝孔族﹞兒童極為頻繁而且持續不斷地從事性交遊戲,以致……沒有「貞操」可以喪失。

他們講起這類故事……總是津津有味,描述充滿危險的求愛冒險過程……提及﹝烏達克人﹞男孩如何「像黃鼠狼一樣爬行」前往心上人的住處,而透過牆上的小洞與對方交換信物。

明顯可見,婚姻一旦沒有財產的伴隨,貞操也就無人在乎。

一九○四年,霍爾出版了第一部詳盡探討青少年期的著作。這部作品不但對心理學產生重大影響,對人類學也是一樣。諷刺的是,霍爾並不認為青少年期的「問題」來自於性慾的延緩或阻撓,而是懷著頗為拘謹的眼光,認為現代社會創造了一種「溫室氛圍」,導致性「成熟」受到加速。儘管如此,他卻認為青少年期對於全人類而言都是一段充滿壓力的時期,而且又受到個人初興的性慾火上加油。

米德在她的恩師鮑亞士激勵下,接下了這項挑戰而前往薩摩亞,研究「原始」的非西方社會當中的青少年期。米德後來斷定霍爾的看法錯了,青少年期的壓力是文化建構的結果,而不是奠基在生物構造上。她之所以這麼認為,原因是薩摩亞的青年面對性以及其他一切的態度都相當輕鬆自在。米德指出,此一反面例子就足以推翻霍爾指稱全人類一致的說法。不過,米德後來在去世之後也遭到了弗里曼的質疑。他的著作:《米德與薩摩亞:一項人類學迷思的製造與破除》,導致美國人類學界陷入了多年的紛爭。

弗里曼針對薩摩亞的青少年期壓力與受限制的性慾提出了多層次而且詳盡的證明文件,首先是最早期的旅行者在薩摩亞群島上寫下的報導。和米德描述的那種對於性的隨性態度極為不同,弗里曼描述了一種歷史悠久而且至今仍然具有強大影響力的「貞操狂熱」,存在於薩摩亞以及整個玻里尼西亞西部:

稱為「taupou」的儀式處女盤據了具有高度社會重要性的地位,而且貞操在婚姻當中也受到非常高度的重視……年輕酋長會競逐為「taupou」公開破處所帶來的特殊聲望……如果無法提供新娘的貞操證明,就會遭到朋友極盡修辱之能事,罵她是妓女……新娘如果遭到揭露並非處女,她的兄長或甚至父親……就會持棍趕來了結她的性命。

弗里曼接著描述維多利亞時代的基督教傳教士引進薩摩亞的那種對於青年性慾的遏制,雖然不那麼引人注目,卻仍然普遍可見。舉例而言,薩摩亞女性原本的衣著相當適合當地的氣候,但傳教士卻不停煩擾她們,迫使她們穿上遮蓋全身的貞潔服裝,稱為「mumus」。米德如果到祕魯的維爾卡諾塔河谷研究克丘亞語的族群,可能會比較有收穫。長期從事民族誌工作的博琳斷言指出,青少年期的焦慮相當罕見,原因是「在結婚或者對特定對象做出確切承諾之前,一定程度的雜交不會受到反對」。

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馬欣地區,包括特羅布里恩群島與伐納提耐島,都以母系社會為主,這些地方都把青少年期的性慾視為健康而且正常的現象。他們認為青少年必定會充滿焦慮,滿心關注自己的外貌與性吸引力,而且成人也會欣然與他們分享自己的春藥。阿卡族的青少年如果感到性慾的驅使,就應該主動展開性活動,而且他們也不覺得有脫離父母的強烈需求。

南非的「紅」科薩人也相當「開放」。性遊戲在童年期間備受寬容,「metsha」(體外性交)更是在青少年期受到鼓勵。實際上,他們認為拒絕性行為的女孩會變得僵硬,最終將變成女巫。「男性如果不曾有過心上人(isishumana),在少年組織當中就不太可能享有顯赫地位。」因此,少年的「問題」極為少見,「傳統」女孩也因為施行體外性交而比「學校」(基督徒)科薩女孩或者都市裡的科薩女孩更不容易懷孕。

有為數多得驚人的社會,包括拘謹古板的峇里人在內,都容忍幼童之間的性遊戲。印度中部的穆里亞族在童年晚期就會把子女遷入一幢類似於宿舍的建築物,在那裡住到青少年期結束。這種稱為「ghotul」的宿舍為男女共住,並且鼓勵女孩與男孩建立令雙方都感到滿足的短期關係。穆里亞族顯然是向不可免的必然現象低頭。同樣的,尼科巴群島上的男孩和女孩也都擁有找尋合適伴侶的性自由,而且這些結合都獲得家庭與社群賦予完全的正當性。在喜馬拉雅山脈的達芒族社群裡,他們都預期青年會在慶祝活動中隱密享受性關係,例如在徹夜舉行的薩滿儀式以及全社群的舞蹈活動上。

1200px-Inde_muria10188a
Photo Credit: Yves Picq@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穆里亞族女子

在阿契族當中,女孩在初經來潮之前可以擁有多達四名不同的性伴侶。尤契族是另一個南美洲森林棲居族群,認為「唯有藉著與……若干個男人性交,﹝女孩﹞才能達到性成熟,或者……能夠生孩子」。類似的想法雖然不普遍,卻散布於全球各地,包括錫金的雷布查族。蘭卡絲特檢視了顯示人類在初經過後至少兩年會處於低生育力狀態的研究。因此,「儘管性活動幾乎總是跟隨在初經之後,但頭幾年的受孕機率非常低」。她也發現了婚前雜交可能帶來的好處,包括發展出吸引伴侶的策略,以及辨識潛在的未來配偶價值的能力。

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廣闊地區,包括高地與塞皮克區域,男性的生殖力才是必須受到開發的。這些地區的居民「認定男性特質和女性特質不一樣,不是生理上的既定現象,而是必須透過祕密儀式以人力引發」。其中一項障礙是男孩在受到女人生育、哺餵以及撫養過程中所得到的陰柔特質:這些地區的男人和女人分開居住,父親不參與兒童養育。東高地省的安加族以一場儀式對抗這項威脅,也就是用紅色的露兜樹種子與紅赭石(代表血)塗抹在八到十二歲的男孩身上(由母親的兄弟塗抹),再推著他們穿越裝飾著紅色葉子的狹窄建物,代表子宮與陰戶。

接著,再儀式性地塗抹上黃泥巴(重複一項施行於新生兒身上的儀式),於是男孩便重生為具有生殖能力的男人。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其他地方,性成熟可能會藉著與一名年紀較大的男人建立同性戀關係而受到強化,例如克拉奇族就是如此。男孩與年齡稍微大一點的男人建立的性關係模式受到仔細編排,以便強化男孩的生理成熟,主要是透過口交而吞食精液。在低蛋白質的飲食下,兒童達到青春期的時間非常晚,而女性由於身體承受的負擔比較沉重,必須從事艱苦的體力勞動(男人是政治人物、獵人以及戰士)以及生育子女,因此普遍早夭。

為了避免兒子遭遇這樣的命運,男人因此費盡苦心鼓勵男孩發展出力量、勇氣與男子氣概,方法是透過特殊的禁忌、成年禮與同性戀關係。這類做法絕不罕見,正如克里德所言:「同性戀行為在新幾內亞非常普遍,具有高度的結構性,而且受到文化的規範。」

卡奈拉族(巴西的搜食族群)社會介於自由放任與嚴格限制這兩種態度之間。年輕男性可以藉著與年長許多的女人性交而獲取性滿足與體力,但他們認為與同儕性交會造成消耗體力的後果。另一方面,青少年期的女孩則是應該與年長男人交合,以便獲取體力與活力。

以輕鬆的態度看待成年前期的性慾,在搜食社會以及部分畜牧社會當中雖是常態,在比較複雜的父權社會裡卻被視為一種問題。在這種社會裡,女性身為經濟支柱的價值可能減低,從而強化了她們身為生育者的價值。因此,其他人會控制年輕女性的性慾,藉此確證她的子女的父親身分。貞操是女兒適婚的一項關鍵要素,所以家庭必須積極加以捍衛:「﹝羅圖馬族﹞女孩的性狀態屬於她的當地親屬團體『所有』;他們可從有利的婚姻交易當中得益。」

格布西族居住在巴布亞紐幾內亞一個被弗萊河劃分為二的地區,他們的「成年女性親屬……關於男性的性行為,對青少年期女孩採取強烈的保護態度」。一個極端的例子可見於哥倫比亞北部的瓜希羅族畜牧族群。女孩從幼兒時期就受到警告要與所有男性保持距離,並且受到教導說性是一種邪惡的東西。女孩長大之後,會因為與男孩交談而遭到嚴厲責罵,如果女孩屢勸不聽,「母親就可能會以燒熱的烙鐵尖端灼燙﹝她的﹞陰道,﹝做為﹞一場深具說服力的實物教學」。

這種壓抑式待遇的理由在於新郎及其親屬必須籌集由牲畜與珠寶構成的聘禮,他們認為聘禮的目的在於「購買……新娘的性貞潔,以供她的丈夫獨享」。在土耳其,兩性的區隔以及女性的權力受限都以榮譽(namus)的名義賦予正當性。這種榮譽要求「男人控制所屬女性的性狀態……包括其妻子、女兒、姊妹以及其他女性親屬」。在穆斯林世界的大部分地區,女孩都不能接受太多學校教育,明顯是為了避免她們與男孩建立任何關係,即便是最短暫的關係也不行。這種態度已逐漸變得愈來愈寬鬆,但在巴基斯坦與阿富汗的「部落」區域,反對女孩接受學校教育的態度(部分原因是女孩可能因此而能夠擺脫男性的支配)經常導致令人髮指的暴行。

在環繞於年輕女性的性狀態周圍的這些眾多習俗當中,一個引起眾人矚目的面向是外陰切除術。這種做法雖然遭到國際廣泛而且持續不斷的譴責,卻沒有衰退的跡象,而且這種做法最熱切的捍衛者正是曾經遭受這種「傷殘」的女性本身。這種做法起源於埃及,至今仍施行於大多數的穆斯林與基督教埃及女孩身上。這種做法也普遍可見於非洲許多地方以及穆斯林人口居多數的地區,影響的女性人口達一億人以上。外陰切除術支持者最常提出的理由就是這麼做能夠降低女性的性衝動,減少她們與男人私通或者受誘外遇的風險。

x8os6k50j1l4pdyhjau3n6qpqkz2v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對於女性性活動的限制態度經常伴隨著另一項截然不同的期待,認為年輕男性應當藉著征服女性而展現男性雄風。塞貝伊族(東非畜牧族群)的少年「會用棘刺為自己的陰莖放血,『使其變得銳利』,以便穿刺處女」。在雷布查族當中,「幾乎所有的男孩與年輕男性都是從年紀較大的已婚婦女身上獲得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性經驗以及訓練」。瓜希羅族社會預期男孩在性方面保持攻擊性,只要他們行事謹慎,不為家庭帶來羞辱即可。羅圖馬族男孩「應當追求性滿足……女孩在這方面則是受到阻止,而且在大多數案例中都受到嚴密看管」。這種不平衡的現象雖然總是偏袒男性,卻也有極少數的案例是女性應當主動發起性接觸,而男性則是對性感到羞怯畏縮(高龍族)。

值得注意的是,青少年期的性慾在美國已成為一個戰場,我認為這是主流的幼兒至上觀念(讓孩子開心)與老人統治社會的殘跡互相衝突的要求所造成的結果。我們縱容兒童的幻想,讓他們玩芭比娃娃以及她那許許多多的性感服裝,也允許年齡非常小的女孩化妝,以致於到了「四、五年級,有些女孩就已擁有她們自己的化妝品」。但以信奉摩門教的猶他州為例,我們對於青年的性狀態以及少女懷孕的肇因卻所知甚少,原因是該州的法律明確禁止政府機關向未成年人詢問性方面的問題。

這項禁令乃是奠基於一項恐懼,認為如果向青少年詢問這方面的問題,恐將觸動原本處於沉睡以及無意識狀態中的興趣。在美國的印度教社群裡,父母都費盡心思為子女灌輸來自印度的價值觀。不過,許多年輕女性都抗拒父母要求她們衣著樸素的命令,而偏好融入當地社會。一名報導人語帶鄙夷地斷言指出:「現在已經沒有人會真的把貞操當一回事了。」由於這種模稜兩可的態度,「目前美國社會對於十幾歲未婚年輕人的性行為並沒有明確的民德(道德規範)」。

終究而言,從童年到成年之間的轉型期為期短暫而且不複雜的社會乃是少數。在大多數的社會裡,少年都會受到成年禮「協助」達成此一轉型。

相關書摘 ▶《童年人類學》:生男還是生女,多生還是少生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童年人類學(上下冊)》,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大衛.蘭西(David F. Lancy)
譯者:陳信宏

養兒育女真有個萬用的法則嗎?
本書從生育、養育、教育談到遊戲、工作,
以古希臘、埃及到今日歐美、非洲、東南亞、台灣等兩千筆案例,
帶領讀者重新思考孩子的價值、為人父母的意義。

  • 我們處在「怪異」社會發展出來的教養方式中

作者從古埃及、希臘羅馬到今日的歐美、非洲、大洋洲、台灣等數千筆資料歸納出,人類看待、教養孩童的那些看似不太「正常」的方法,像是老人至上、或不把幼兒當人看,才是「普遍的模式」。今日以歐美為中心的「怪異」社會發展出許多教育方式與心理學、教育學理論,試圖把孩子養得更好。不過這些百年來發展出的教養方法,在歷史上僅占了很短暫的一段時間,卻成為今日親職教養的主流,其實它們需要不斷反思與驗證,而且也不見得正確。

  • 懷疑自己的教養方法前,先看看大多數人類都怎麼做……

當我們把養兒育女視為父母的責任時,不妨看看其他社會,你會發現有些地區親友照顧小孩的時間遠比父母還多。本書的人類學案例,足以否決許多看似全人類通用的學說,提供更全面的視角,使目前心理學、教育理論獨霸的現象得到一些平衡。下次對自己的教養與看待孩子的方式產生質疑時,或許,不必急著懷疑自己沒有盡到作父母的責任,因為大多數人類都不是這樣。

童年人類學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
講座資訊

第一場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童年人類學》x 媽媽人類學家的育兒之道

時間:2017/10/22(日)下午15:00-17:00
地點:河邊生活 Liv'in Riverside台北
與談人:陳懷萱(「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共同創辦人)、趙綺芳

我們邀請了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的人類學家趙綺芳老師來與我們跟大家分享「孩子」在人類學家田野調查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人類學視野如何幫助我們從「兒童」與「童年」,看見與理解我們是如何長大(報名資訊)。

第二場 如何讀懂孩子:尋找孩子情緒的脈絡

時間:2017/11/05(日)下午15:00-17:00
地點:竹風書苑(永樂座舊址,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83巷21弄6號)
與談人:陳懷萱(「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共同創辦人)、趙啟傑(幼教老師)

在本書中提到,有些文化因孩童年幼無法言語,把他們當成是半人半陰魂的中間物,或是當作被妖精調換了,所以才如此無法溝通甚至吵鬧。這場邀請到了專長於藝術治療,同時也是幼教專業的趙啟傑老師。邀請趙老師來分享現代孩童成長中遭遇到的情緒與問題。如何應對,以及與這本書的交會。

第三場 「是孩子生病還是社會不夠理解兒童?」談社會如何建構孩童與孩童的需要

時間:2017/11/18(六)下午15:00-17:00
地點:永樂座書店(新址,近台北市總圖。建國南路二段123巷6號一樓)
與談人:陳懷萱(「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共同創辦人)、曾凡慈(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研究員)、石易平(輔仁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循著第二場的脈絡我們接著來問,當代有許多孩童被認為出了問題,像是自閉症與過動症。書中也提到,我們現在對「孩童」的認知,其實是緣於現代西方開始重視孩童後,不到150年間發展出來的。那所以這些孩童病症,究竟是孩童真的生病了?還是其實是我們不夠了解童年?

我們邀請研究醫療社會學與童年社會學的曾凡慈老師、時藝評老師來與我們分享,他們如何看待這本書中提的近代「怪異」社會與諸多文化中對待孩童的差異,以及現代社會中,「孩童」與「童年」是否遇到了甚麼問題?

高雄場則是由「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共同創辦人宋世祥老師來為高雄的朋友說書

時間:2017/10/24(二)晚上19:00-20:30
地點:高雄SOGO誠品書室

在不同文化之中,是否對於「童年」或是「兒童」有不同的看法?「童年」在當代社會之中又有什麼樣的意義?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