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世紀三大帝國的興衰,能帶給與「胖虎強國」為鄰的台灣什麼啟發?

十五世紀三大帝國的興衰,能帶給與「胖虎強國」為鄰的台灣什麼啟發?
Photo Credit: Fra Mauro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表面上來看,邊緣小國很難抵擋胖虎大國,但是小國有小國的生存策略;而越是高壓緊縮封閉的大帝國,在吃完老本之後,終究會覆滅,這可以給位於歐亞邊緣、大陸海洋交界以及與胖虎強國為鄰的我們什麼啟發呢?

一般而言對於世界史的基本區分,是把西羅馬滅亡(476年)到東羅馬滅亡(1453年)的這將近一千年的時間,定義為中古時代。

在所謂的中古世紀的最後兩百年,也就是十四、十五世紀,整個歐陸由最早富裕的義大利半島開始,翻越阿爾卑斯山而到法國、低地國、神聖羅馬帝國,開始了一連串由物質生活、經濟制度乃至於政治制度、神學思想以及美學革命一系列翻天覆地的典範轉移,古老的歐洲大陸在這樣的眾聲喧嘩中進入了所謂的近代。

不過這次把焦點放在與那些西歐與中歐熱鬧轉變無關的地點,我們來定睛觀看在歐洲大陸邊陲的三個角落,從中世紀即將結束的1240年到邁入近代曙光的1490年這250年之間,在歐洲大陸西南隅的伊比利半島安達魯西亞、東北隅歐陸大草原上的莫斯科大公國、以及東南隅的巴爾幹半島的拜占庭,這三個帶有強烈東方文化色彩混同的國度,在這兩百五十年的命運。

Taifas2
Photo Credit: Falconaumanni @ CC BY-SA 3.0
曾在伊比利半島上存在的各「泰法」穆斯林王國

故事先從1212年說起,在伊比利半島上,基督教王國聯盟軍在阿方索八世(Alfonso VIII)的率領下將摩爾人一舉趕出半島中央,包括托雷多巴達霍斯瓦倫西亞等地的摩爾人哈里發國都遭到殲滅,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摩爾人穆斯林開始南逃,最終他們進入了摩爾人的最終堡壘:格拉那達王國(Emirates of Granada)。

格拉那達王國的創建者是穆罕默德一世・伊本・納瑟爾(Mohammed I ibn Nasr),他是一個腦袋清醒的領導人與政治家,他一改過去摩爾人泰法領袖對於基督教世界的態度,以擔任基督教王國的馬前卒,出兵協助基督教聯軍攻伐哥多華、塞維亞等摩爾人城市,以換取格拉那達兩百五十年的和平盛世。

從1230年格拉那達王國成立、直到1492年最後一個摩爾領袖穆罕默德十二世(Muhammad XII)與母后在西班牙王國聯軍的監視下離開阿爾罕布拉宮為止,這兩百五十年間的和平時期,成為摩爾人在歐洲大陸的最後太平樂土,摩爾藝術文化與工藝仍然持續滋養增長,也創造了如世界遺產阿爾罕布拉宮這樣讓人屏息的絕美工藝。

然而退讓與妥協政策換來的太平盛世終歸要還,當阿拉貢的費迪南二世(Ferdinand II of Aragon)與卡斯提爾的伊莎貝拉女王(Isabella I of Castile)透過聯姻而組成一個全新的王國——西班牙時,便是歐洲人決心將摩爾勢力徹底趕出半島全境之時。

在我們都念過的1492年哥倫布帶著伊莎貝拉女王的賞識與託付,領著西班牙船隊往西穿越大西洋尋找印度航道之前的幾個月,西班牙軍隊攻破了格拉那達,被迫永遠離開阿爾罕布拉宮、年幼的穆罕默德十二世據說因為失聲痛哭而被母親斥責像個女人、沒才條可以守住格拉那達哭又何用。

摩爾人永遠地離開了反射夕陽餘暉翊翊紅光的砂岩城堡阿爾罕布拉宮,後來迎來了壞品味之王查理五世,硬是拆除摩爾風格宮殿蓋了一座毫不搭嘎的義大利文藝復興式宮殿查理五世廳,以其壞品味而永被後人所知(寫到這邊怎麼覺得在台灣人人都是查理五世)。

Patio_Paleis_Karel_V
Photo Credit: Ra-smit @ CC BY-SA 4.0
在阿罕布拉宮中顯得突兀的查理五世聽

在歐陸對角線的盡頭那端,蒙古鐵騎在拔都西征之下徹底蹂躪了歐俄草原,在1240年滅掉了基輔羅斯,從那一年起開始了俄羅斯歷史長達240年的蒙古統治時期。

既然打不過就加入他。與格拉那達的穆罕默德一世抱持類似想法的是莫斯科大公伊凡一世(Ivan I of Moscow),他一樣幫蒙古人收稅(大概就是更霸氣版本的屯門收數王),從俄羅斯人那裏收了稅暗崁一部分下來,又用暗崁的錢利滾利,後來他A的錢多到被稱為「卡利塔」,也就是錢包的意思。

當1327年特維爾(Tver)大公領導其餘俄羅斯王公反抗蒙古統治與橫徵暴斂時,伊凡一世則毫不留情代替蒙古人予以打壓,並且藉由壓制打擊特維爾公國而蓄積自己的勢力與能量,此時俄羅斯諸邦已經沒有人的實力能壓過他了。

這個史上吃相無敵難看的蒙古買辦兼屯門收數王,靠著在胖虎面前狐假虎威的「小夫策略」經營之下,莫斯科大公國一舉成為俄羅斯諸公國裡實力最強者,以血腥鎮壓同胞與橫徵暴斂開出一條血路,伊凡一世在1328年取得弗拉基米爾大公的頭銜(Grand Duke of Vladimir)成為俄羅斯諸邦名義上與實質的領導者(這就是戰鬥民族的日常啊)。

莫斯科大公國的這種收數王小夫策略經過了一百多年的持續經營,終於走向了古惑仔之路,壯大的莫斯科大公國,決定要幹掉老大當老大。1476年,當時的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Ivan III of Moscow)拒絕再納貢給蒙古欽察汗國,雙方爆發戰爭,而在1480年欽察汗國戰敗。

Facial_Chronicle_-_b_16,_p__462_-_Great_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ublic domain
莫斯科大公國從欽察汗國獨立的契機「烏格拉河對峙」

從這一年開始,俄羅斯做為一個國家主體的獨立地位就此確立,俄羅斯人推翻了長達240年的蒙古統治,正式地成為一個民族國家。其後兵敗如山倒的欽察汗國則在1502年覆滅,蒙古人的勢力就此永遠退出了歐俄草原。

當莫斯科大公國正在往古惑仔之路邁進時,土耳其人中的一支名為索古特(Söğüt)的部落,開始在安那托利亞半島上發展。1265年,索古特部落開始向外擴張,佔領了一系列的城池。而到了部落領導人奧斯曼一世(Osman I)統治的時期,這隻土耳其人已經掌握了當時半島上的最大城市伊茲尼克(İznik)與前進拜占庭核心區域及巴爾幹半島的前哨城市布爾薩(Bursa)。

從1265年奧斯曼土耳其崛起,一直到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攻破為止,在這將近兩百年中,土耳其人一度一度發動猛攻,拜占庭帝國則接連吃敗仗,到了1448年時,長年征戰的奧斯曼帝國已經取得了巴爾幹半島上的瓦拉幾亞、保加利亞與阿爾巴尼亞等地區,位在半島邊陲歐亞大陸交會點的拜占庭帝國心臟君士坦丁堡,此時已經變成了基督教世界裡的孤島。

Constantinople_1453
Photo Credit: Bertrandon de la Broquière in Voyages d'Outremer @ public domain
鄂圖曼土耳其人對君士坦丁堡的圍攻。左方為金角灣與熱納亞的中立城市加拉塔,右方為馬摩拉海,下方為蘇丹大營

1453年,判斷一切時機皆已成熟的穆罕默德二世,下令猛攻君士坦丁堡。一場長達兩個月的血腥攻城戰就此展開。在這場大戰中,雙方的智謀戰術、武器設備、創新工法、反間作戰簡直精彩無比:

一開始,拜占庭為了封鎖海上攻勢,以無比巨大的橫江鐵鍊封閉金角灣,另一邊,奧斯曼帝國則以大膽的創意與不可思議的執行力,繞過金角灣在北岸陸地搭建了一條巨大的陸上輸送船槽軌道,在船槽上塗抹油脂,以人力運送的方式,硬是將數十艘戰艦拖過了陸地,由北側進入金角灣。當時的拜占庭人看到金角灣裡一夜之間有數十艘戰艦突然憑空併立嚇得魂不附體,海路防線就此失守。

在金角灣失陷後,很快又進入城牆攻防戰,土耳其人挖掘了數條隧道,拜占庭人則運用反間計掌握了隧道的位置與數量,在土耳其人貫通之前以炸藥將隧道全數封閉。最後土耳其人決定硬碰硬,以人力消耗戰一波一波地攻破城牆,最後城門被攻破,拜占庭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Constantine XI Palaiologos)與臣民一同殺出血路,最後在巷戰中戰死。君士坦丁攻城戰就此結束。

從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拜占庭帝國末代皇帝戰死,東羅馬帝國正式結束,史學家以此為界線,做為中古時代的終結,開啟了近代的序幕。

Athen_-_Denkmal_Konstantin_XI_
Photo Credit: Rabe! @ CC BY-SA 3.0
君士坦丁十一世

東羅馬帝國的覆滅對近代有幾個影響,首先是前面提到的古惑仔俄羅斯大公伊凡三世,在1473年娶了拜占庭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姪女索菲亞.帕萊奧羅吉納(Sophia Palaiologina)公主,成為名義上東羅馬皇帝的繼承人,並且把東羅馬的帝國徽記:黑色雙頭鷹成為俄羅斯公國的國徽。

後來伊凡四世(Ivan the Terrible)則正式藉由東正教會的加冕,獲得東羅馬帝國皇帝(凱薩,Caesar)的頭銜,封為沙皇(Tsar,來自凱薩),俄羅斯成為帝國,莫斯科成為「第三羅馬」(君士坦丁堡是第二羅馬),沙皇從此成為東正教世界的世俗領袖與羅馬帝國的繼承人。

另一方面,東羅馬帝國一直作為東南歐洲抵抗議教徒入侵的堡壘與緩衝,當東羅馬覆滅之後,此等緩衝已經不再,整個中歐與南歐便必須直接面對伊斯蘭勢力的正面衝突。

Vienna_Battle_1683
Photo Credit: Frans Geffels @ public domain
1683維也納圍城戰

由於奧斯曼帝國穩穩掌握整個巴爾幹半島,因此半個地中海與亞得里亞海皆成為帝國內海,接下來的一百多年間,土耳其一方面與歐洲海權爭霸,在海上與天主教聯軍打了一場著名的「勒班陀戰役」;另一方面,土耳其人的鐵騎遍佈匈牙利、波蘭、與維也納,直到著名的1683年維也納圍城之戰後,土耳其人才逐步打消遠征歐洲的念頭。在整個十六十七世紀,土耳其人始終是歐洲基督教世界的隱憂外患。

回看1240到1490年的這兩百五十年之間,在歐洲大陸的三個角落裡:

伊比利半島上,苟延殘喘的摩爾人最後領土格拉那達王國以順服的姿態奉承天主教王國聯軍,然而最後還是不敵崛起的西班牙勢力。

歐俄草原上,莫斯科大公國擔任蒙古人欽察汗國的買辦,一邊壓榨俄羅斯同胞,一邊打壓異己,最後成為俄羅斯人共同領袖,最後壯大了以後還趕走了蒙古人、滅了欽察汗國建立俄羅斯帝國。

巴爾幹半島上,日暮西山的拜占庭帝國面對崛起的奧斯曼土耳其蠶食鯨吞,最後成為基督教世界的孤島,最終逃不過城陷滅國的境地。

螢幕快照_2017-10-27_下午5_21_58
Photo Credit: Francisco Pradilla Ortiz @ public domain
格拉納達的滅亡

而在十五世紀結束,1490年代的時刻,格拉那達王國的覆滅、造就了西班牙帝國的誕生;欽察汗國的滅亡,造就了俄羅斯帝國的誕生;拜占庭帝國的滅亡,造就了土耳其帝國的誕生。

這三大帝國的誕生,成為了十六世紀歐洲邊緣的三大強權,改寫了歐洲中心英法德奧幾個強權勢力的權力制衡與結盟敵對關係。三大強權在進一步擴張勢力範圍的過程中,也開始從歐洲邊緣進入中心,而導致勢力範圍的相互接觸,最終演變成敵對關係。

例如西班牙無敵艦隊與土耳其海軍在地中海的會戰、土耳其與俄羅斯在爭霸東歐與黑海勢力範圍上的數次戰役(克里米亞戰役後來甚至演變成小規模的歐戰)⋯⋯這在競爭激烈、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的歐洲大陸來說,更增添了許多複雜的變因,而開啟了十六世紀為了爭奪海外殖民地而展開的全球化戰爭。

這三大帝國,分別經歷了大約兩世紀的榮景,然而三大帝國與歐洲中心國家(英法德奧荷義)仍然存在著一個基本的不同。

當十八世紀啟蒙運動與科學革命在歐洲萌芽,這三個帝國卻仍然維持著舊帝國主義時期的特質:高壓統治、封建組織、權力緊縮、打壓自由創新,於是逐漸與十九世紀的工業革命、知識經濟、全球貿易鍊脫鉤。

最終高壓封閉的特質,導致帝國只能關起門來吃老本,並且對國內要求自由民主革新的呼聲嚴厲打壓;十九世紀時的三大帝國,皆是日薄西山、苟延殘喘的踽踽老態。而這三個帝國,最終抵不過在二十世紀初全球戰爭狂潮的摧枯拉朽,全數土崩瓦解。

表面上來看,邊緣小國很難抵擋胖虎大國,但是小國有小國的生存策略;而越是高壓緊縮封閉的大帝國,在吃完老本之後,終究會覆滅,這可以給位於歐亞邊緣、大陸海洋交界以及與胖虎強國為鄰的我們什麼啟發呢?

歷史一點靈(什麼時候取的?)我們下次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