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的古詩詞》:賞析陳子昂〈登幽州台歌〉與李煜〈相見歡〉

《給孩子的古詩詞》:賞析陳子昂〈登幽州台歌〉與李煜〈相見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之所以現在讀古人的詩文仍會感動,便在於它有自己感發的生命。而當時的人並不知道,千載之下有人讀了他的作品會感動,所以「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葉嘉瑩

陳子昂〈登幽州台歌〉

前不見古人,
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
獨愴然而涕下。

陳子昂(661-702),字伯玉,唐代詩人。

這首詩在唐詩裡是很重要的一首詩,作者陳子昂也是在唐朝詩歌發展上地位很重要的一個人。

唐朝的詩歌本是延續著南北朝、宋、齊、梁、陳、隋而來的。中國詩歌在南北朝時期,主要是宮廷裡的創作,只注重外表文采的美麗。初唐時的詩歌就承繼了這個風氣。不過,那時初唐律詩的體裁也開始正式形成了。本來,中國古詩沒有平仄的格律。南北朝時有不少帝王,像梁武帝,捨身同泰寺,信奉佛教,翻譯了很多佛經。

佛經裡都有唱誦,還有一些佛經念誦的偈語,當時都沒有按照它的意思去翻譯,而是直接照它的聲音去念。所以,最早翻譯的佛經,重視音譯。這就有了四聲音調的講求。初唐時期,包括沈佺期、宋之問,以及杜甫的祖父杜審言在內的詩人,都開始創作五言律詩,對仗平仄很工整,雖然內容仍較空泛。

到了陳子昂,按一般說法,他開啟了一種復古的風氣。他曾給當時的一個叫東方虯的人寫過一篇〈修竹篇序〉,他說,自從六朝以來,「興寄都絕」,是說古詩講究比興,講究有寄託、有內容,可是南北朝以來,卻是「彩麗競繁」,文字華彩美麗,而內容就很空洞了。

其實陳子昂最有名的是寫了一系列的〈感遇詩〉,其中有「遲遲白日晚,嫋嫋秋風生。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這樣的詩句。他講究詩中有含義,有寄託。〈感遇詩〉是五言的古體詩,很整齊。

而〈登幽州台歌〉在中國詩歌的發展史中則是很特殊的一首詩,因為它完全不屬於任何固定的體式,是作者登臨弔古,看到當前的景物,脫口而出,非常直接的一種興發感動。

不同的詩人有不同的感情,也就有不同的興發感動。陳子昂在政治上是有理想的,可是他所生的時代是武則天的時代。武則天作為女皇,在中國傳統裡是一種很特殊的情況。《尚書.牧誓》記載,周武王伐紂,在牧野宣誓,他的軍隊要出發革命了。其中有「牝雞司晨,惟家之索」的句子。牝雞是母雞,按理說公雞管報曉打鳴,母雞只管生蛋,如果母雞去報曉了就是不正常的現象。所以,傳統看來,女性做了皇帝當然也是不正常的現象。

然而,一個人的生命是短促的,武則天作為皇帝,事實上並不比其他男性皇帝更壞,所以像陳子昂這樣希望為國家、朝廷做事的人,在武則天的時代也出來工作了。但是,武則天任用了許多武氏的人,有一次,陳子昂帶兵出去,結果和武氏家族不合,後來就被貶謫,受了很多苦難。

幽州台就是李商隱在詩中說的「燕台」。古代的燕國在河北幽州這個地方,燕昭王要訪求天下的賢士,築了一個高台,說以黃金來聘請招邀天下的才士,因而也叫黃金台。陳子昂登到幽州台上,就想到,要遇到真正欣賞、任用人才的人,才能真的實現理想和抱負,所以就有了「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感慨:人生在世不過數十寒暑,我也嚮往古人,我也希望能有古人的品性和事業,可是「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啊!一切有理想、有才華、有抱負的人常常都有這種寂寞的感慨。

杜甫說到宋玉:「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詠懷古跡》)辛稼軒說:「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賀新郎〉)司馬遷的〈太史公自序〉說要將作品「藏之名山,傳之其人」,將來會有人讀。一個人若真有跟一般人不同的理想和志意,他便一定希望能找到一個理解他、跟他有共鳴的人,可當他站在幽州台上,他卻不知去哪裡找-我嚮往那些古聖先賢,但「前不見古人」;我希望我的理想志意,將來有人理解,但「後不見來者」。

一個真正有理想、有志意的人會以一生的時間去持守,且不說理想會否實現,因為理想的實現有外在的因緣,但個人的持守是能夠自己把握的。然而,當他用最艱苦卓絕的精神力量去持守住自己的志意和理想時,卻「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茫茫的宇宙,悠悠的萬古,你在這個宇宙中,如此短暫的生命,到底能夠留下些什麼?有沒有一個可以跟你相知共鳴的人呢?

一個有理想、有志意的人,這樣孤獨,不知道千古之下有沒有人真的能夠理解他,真的跟他有共鳴。可是對讀者而言,在讀杜甫的詩、讀司馬遷的〈太史公自序〉時,千古之下不是產生了共鳴嗎?杜甫不在了,司馬遷也不在了,但是他們留下了詩歌、文學。文學之所以了不起,是因為其中的生命、感情、理想、志意,千古而下,只要你是一個也有感覺的人,你就能感受到。

中國古人說有「三不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左傳》)一個人的生命在他的作品中留了下來,並不是沒人知道。之所以現在讀古人的詩文仍會感動,便在於它有自己感發的生命。而當時的人並不知道,千載之下有人讀了他的作品會感動,所以「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這首詩的體裁不一般,它的讀音也要注意,音調尤其奇怪。「後不見來者」的「者」,念ㄓㄚˇ,「獨愴然而涕下」的「下」念ㄒㄧㄚˇ,在詩韻裡都押上聲馬韻。這樣念有一種更為沉重的感覺。


李煜〈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李煜(937-978),初名從嘉,字重光,號鍾隱、蓮峰居士,世稱南唐後主、李後主,南唐詞人。

某一種文體的興起與時代有著很密切的關係。杜甫之所以寫出那麼了不起的詩,是他以集大成的天才,生在了可以集大成的時代,那時,經過南北分裂,中國迎來了唐朝的大統一,這才有了杜甫詩歌的出現。因此,一種文體出現以後,有沒有一個能夠把這種文體使用得最好的天才出現,是非常重要的。詞本來是配合當時流行的音樂寫的歌詞,敦煌曲子是當時一些商人寫的曲子詞,有很多錯字、別字,非常粗淺。可是,這種本來很通俗的調子,遭遇了一個時代。王國維說「天以百凶成就一詞人」,意思是,上天用一百種不幸的命運,才成就了一個偉大的詞人。尤其是詞這個體式,有著幽微隱曲的特點。

詩和詞的一個基本差別在於,詩是語言的節奏,詞是音樂的節奏。詩以文字的節奏為節奏,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而詞是以音樂為節奏,於是本來非常理性化的形式,就增加了很多婉曲的、長短不齊的變化。詞這種體式,從敦煌曲子流行起來以後,緊接著就是晚唐、五代,而這一亂世,便造就了幾個傑出的詞人,包括南唐的中主(李璟)、後主(李煜),以及馮正中(馮延巳),還有西蜀的韋莊。這些詞人以他們的不幸,使這種新的歌曲形式有了極大的發展,其中包容了很多詩中不能包容的情意。王國維說詞「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詞裡面沒有像「歌行」這類篇幅非常長的作品,但詞所有的長短不齊的句式,造成了另一種特殊的美感。

李後主的這首〈相見歡〉,是他在亡國以後寫的。國破家亡成就了這樣一個詞人。這首詞的聲音跟感情、內容配合得非常好。

「林花謝了春紅」,詞本是一種俗曲的曲調,不用像《詩經》寫得那麼文雅,可以有口語化的表達。「謝了」兩個字,雖是白話,卻寫得如此悲哀、沉痛,表達了一種很直接的感情。什麼謝了?是春天最美好的季節中,最美麗的紅色的花朵謝了!

「太匆匆」,才看到花開,就看到花落,真是「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花落了,是因為它剛開放就要經受外面的風吹雨打。無論詩詞還是韻文,凡是「朝」「暮」對舉,都不是單指一方面,不是說早晨只有寒雨,晚上只有風,而是朝朝晚晚,雨雨風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紅色的花朵上有雨點,像女人的胭脂臉上有淚痕,這麼美麗的帶雨的花,像含著眼淚在看你,你怎麼忍心不珍重這一刻的時間,不為它再喝一杯酒呢?今天若不為它喝一杯酒,明天就沒有這花了,而且從此以後宇宙間永遠沒有這花了,因為就算明年花再開,亦不是今年的花朵了。詞的上闋和下闋之間常常有一個停頓,這是音樂的節奏,一闋就是一個音樂的停止。從上闋到下闋,從「春紅」「寒雨」「晚來風」,到「胭脂淚」,一下子從花的生命的短暫,過渡到人生的美好的短暫。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最後接出這句話,而這一個長句不是李後主自由選擇的,是這個詞的調子,這個音樂,到了這裡就該是這麼長的句子。長句的節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這麼短暫、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李後主雖然是亡國的君主,但確實是一個天才的詞人,感情的那種真摯、奔放、自然,真是不假雕飾,脫口而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給孩子的古詩詞(講誦版)》,網路與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葉嘉瑩

葉嘉瑩生長在北京西城的察院胡同,老家宅院裡充滿古典詩詞的氛圍,她承襲家學,從小就喜歡讀詩、背詩、寫詩。大學畢業後,一直在講台上從事古典詩詞的教學和研究工作,迄今已經七十年了,葉先生的足跡遍及全球各地,所教過的學生有幼稚園的小朋友,也有大學生、研究生和博士生,從青年到老年,可以說是有教無類。

葉嘉瑩總是熱情而優雅的站立在講台上,傳遞詩詞的美好與高潔。雖然也曾經歷大時代的憂患和人世間的坎坷,卻都能保持樂觀而平靜的生活態度,這其實和她所熱愛的古典詩詞有很大的關係。因為長期浸淫、辛勤地耕耘,葉嘉瑩體悟到詩歌中自有一種生命,透過講解詩人的作品,詩人的心靈、智慧、品格和修養,能使講者與聽者、作者與讀者,都能得到一種生生不已的力量。

本書由葉嘉瑩親自挑選適合孩子閱讀與興趣的古詩詞,一共收錄歷代名家作品218首,包含不同風格的177首詩和41首詞,書中搭配饒富意境的畫作,透過她深入淺出的文字,融會貫通的獨到見解,將詩詞的美學涵詠具體而微地呈現。中國傳統有「詩教」之說,因為對於詩詞的熱情,使她的講誦極富感染力。透過葉嘉瑩對詩歌的選編、吟誦和講解,引領大家進入古典詩詞的世界。

getImage-2
Photo Credit: 網路與書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