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暴力受害者沒有強烈情緒,就代表創傷比較小嗎?

性暴力受害者沒有強烈情緒,就代表創傷比較小嗎?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身為專業人員,一樣可能被既存的社會價值或性別偏見所囿。有時候,人們習慣開某種玩笑,或用特定的態度來面對特定的傷害,是因為社會透過反覆的展示告訴我們:這樣就對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被酒醉性侵的人「要付服務費」唷!

受害者失去意識了,加害者趁機舔弄受害者的生殖器,為其口交,還順便拿了受害者的錢包,這叫什麼[註]?

酒醉性侵。再加個竊盜。

當受害者是女性時,大概會有聲音開始譴責她:為什麼要喝醉呢?為什麼不懂得保護自己呢?為什麼要給加害者可乘之機呢?

當受害者是男性時呢?

「好幸福。」、「提供半套服務,本來就要收服務費啊。」、「嘴饞就嘴饞,何苦偷錢?」

曾有一位做家暴受害者服務的夥伴說:「男性求助的時候,通常只問法律流程該怎麼跑之類的問題,很理智,很務實;女性就不同了,她們還需要你提供情感支持,聽她們哭,聽她們訴苦。由此可見,男女大不同,我們必須提供男性不一樣的服務內容,因為他們不需要情感支持。」

一位做性暴力防治的夥伴說:「男性也會被偷拍唷,我們也接男性受害者……但他後來想想,自己的裸照如果外流,也只會被朋友笑,於是就算了。由此可見,裸照外流對女性造成的傷害還是比較大的啦。」

另一位做性暴力防治的夥伴說:「我們諮商到的女性,情緒反應通常比較強烈,男性反而不會這樣,應該是因為性暴力對男性造成的創傷比較不嚴重的關係。」

還有一篇用陽剛特質理論,來分析校園性騷擾的研究提到:「男性比較不會成為性騷擾受害者,是因為除非性騷擾會減損他們的陽剛特質,否則他們不會覺得自己受害。例如,被女性性騷擾,大家會覺得『你好man好有魅力,連女生都倒貼』,對陽剛特質反而是加分的,所以男性不會因此覺得自己被性騷擾。」

以前我們無法瞭解:為什麼這些人無法同理男性受害的感受?為什麼他們講出來的論述,都只對了一半,就停住了?

男性不需要情感支持,還是即使需要也不敢表現出來?性暴力受害者沒有強烈情緒,就代表創傷比較小嗎?這難道不是在強化「完美受害者」的迷思?

你看得到「被騷擾會讓男性更man,所以男性比較不覺得自己被性騷擾」這件事,怎麼會看不到「求助或示弱會讓男性不man,所以男性不敢或不願承認自己被性騷擾」?社會對不同性別確實存在不同的身體標準(例如女性上空身體會遇到更多非難),但你如何確定,本來急著求助的受害者突然撤頭走人,是因為「他想通了,發現自己的受害好像也沒那麼嚴重」,而不是你的言行表現讓他覺得「不要求助,還比較好」?

這不只是個人的責任而已。或許它反映的是,即使身為專業人員,一樣可能被既存的社會價值或性別偏見所囿。有時候,人們習慣開某種玩笑,或用特定的態度來面對特定的傷害,是因為社會透過反覆的展示告訴我們:這樣就對了。

同時它也在告訴受害者:承認自己受害,反而會受到更多傷害。所以他們——尤其是男性——可能因此學會了用戲謔的態度來看待自己的受傷,或者以其他種種方式來否認或遮掩受傷。然後呢?我們再倒果為因地說:男人就是這樣,他們就是比較不會受傷嘛!

在這種時候,我們有沒有可能做出一點改變?

或許下一次面對類似狀況時,無論受害者的性別為何,我們可以留個言,說一句:「這是性暴力,請不要拿別人的受傷來開玩笑。」

註釋

相關新聞請見:派大星/M計畫特務(2017年08月16日)。小鮮肉「虹吸」醉漢到升天,基佬圈暴動:我想被你撿!。鍵盤大檸檬。

本文經男性解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男性解放』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