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創造,居然是一場分屍血案?北歐神話中的世界是如何煉成的

世界的創造,居然是一場分屍血案?北歐神話中的世界是如何煉成的
Photo Credit: Lorenz Frølich United State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生玩扮家家酒往往都搶著扮演媽媽,原因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打造出可愛的房間及廚房。但奧丁三兄弟不是蘿莉,他們不玩扮家家酒,改玩樂高積木。那時候哪來的積木?只好把伊米爾的屍體拿來充數。三兄弟就這樣把伊米爾放到砧板上論斤秤兩,像在剁豬肉似的大卸八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米絲肉雞

宇宙第一戰,諸神與巨人之爭

「階級鬥爭是貫穿整個人類歷史的主線,是被壓迫階級與統治階級之間無可調和的必然產物,是歷史發展的動力與車輪,在我們的文藝作品裡一定要很好的反映出這一點。」

──毛澤東

諸神冰霜巨人之間的矛盾越演越烈,最終爆發了一場大戰,在奧丁、威利與菲三兄弟的率領之下,諸神擊敗了冰霜巨人。

巨人之祖伊米爾的身體太過龐大,當奧丁拔出了插在伊米爾胸口的兵器時,血液泉湧而出!止不住的鮮血成了滔天巨浪,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諸神第一時間即速速逃離了現場,而絕大多數的冰霜巨人就這樣淹死在祖先的血海裡,只有少部分的巨人得以生還。

女孩子一定都有過玩扮家家酒的回憶,小時候,因為肉雞家隔壁的女生玩扮家家酒常常缺一個人負責當爸爸看報紙,所以肉雞必須經常性的枯坐在那邊擔任這個角色。在這段觀察小蘿莉的日子裡,我領悟一個道理:

「打造屬於自己的小天地是基本人性!」

女生玩扮家家酒往往都搶著扮演媽媽,原因就是媽媽這身分可以命令其他人,還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打造出可愛的房間及廚房。

奧丁三兄弟不是蘿莉,所以他們不玩扮家家酒,改玩樂高積木。那時候哪來的積木?只好把伊米爾的屍體拿來充數。三兄弟就這樣把伊米爾放到砧板上論斤秤兩,像在剁豬肉似的大卸八塊。

奧丁先是一刀把伊米爾的頭剁下來,再把裡頭的腦髓全部挖出,往天上一丟,那醬泥般的腦髓就成了白雲。

剩下的頭蓋骨,就成了天空。

其他就連皮帶骨的削一削,比較硬的如大腿骨啊、肋骨啊就做成平地上的高山;比較細碎的,例如牙齒、指甲,就拿去做成岩石。

血液呢就做成大海,最後剩下的那些爛肉,就鋪在地上形成平地啦!

有些腐肉中長出了蛆,奧丁便賦予牠們生命,蛆蟲成了精靈與矮人。

最後,還剩下一些眼睫毛,就拿去圍在陸地周圍,做成了城牆,避免那些逃離的巨人有一天再來找麻煩。

(這麼長的睫毛⋯⋯合理推測伊米爾應該是個濃眉電眼帥哥。)

這個漂亮的世界總算完成了,奧丁命名為米德嘉爾特。起初,這裡的地勢不太平穩,奧丁就從蛆蟲變成的矮人裡,挑選了力氣最大的四名去地下室扛著世界,一個矮人負責肩負著一個方位。東南西北四矮人的名字分別是阿斯特(Austr)、蘇德利(Sudri)、威斯特利(Westri)、諾迪(Nordi)。

(很明顯,這就是今日英文中的East、South、West、North由來。但我只想問問,扛這麼久,如果要大便怎麼辦?)

太陽與月亮,起因竟然是一個晒娃老爸!

相信大家都有幾個好友是「晒娃狂人」,FB與IG上永遠都是小孩的照片,逢人就誇獎自己的小孩多可愛、多漂亮。這樣的心態,北歐神話也有,接下來要介紹的就是太陽與月亮的老爸──蒙迪爾法利

蒙迪爾法利有一對兒女,女兒叫蘇爾,兒子叫瑪尼。蒙迪爾法利每天最大的興趣是逢人就問:

「你不覺得我這對兒女很可愛嗎?」

剛跟巨人們打完仗,沒什麼人理這個爸爸,阿斯嘉上的眾神忙著製造日月。為了提供光亮與溫暖,她們到火之國穆斯貝爾海姆,像在捕螢火蟲般抓了好多火花。奧丁將這些火花丟在空中,形成了日、月、星辰。

日月星辰這般美麗的東西,便成了晒娃狂人蒙迪爾法利的最新形容詞。這次,他的問句換了,逢人就說:

「你們不覺得我的兒女就像天上的太陽與月亮一樣漂亮嗎?」

由於這個蒙爸實在是太囉嗦,大家的耐性一下子就燒光了,盛怒之下,奧丁對著蒙爸大喊:

「喜歡太陽跟月亮是不是?乾脆就上去當唄!」

蒙爸的一對娃娃就被丟到了天上。女兒蘇爾駕駛馬車拖著太陽運行,兒子瑪尼則是拖行月亮;喪心病狂的奧丁還在後面各放了頭狼去追他們,這兩姊弟從此提心吊膽,沒命似的狂奔,只要一鬆懈下來就會被狼吃掉。

吞噬太陽姊姊蘇爾的噬日狼為斯庫爾,吞噬月亮弟弟瑪尼的噬月狼為哈提。

這個故事的用處其實就是解釋為什麼會有日蝕月蝕。每當太陽姊或月亮弟的速度一慢,後面的狼就會追上來,把他們的身體怒咬幾口,這就是日蝕和月蝕的成因。按照日蝕跟月蝕的發生頻率來看,很顯然,這對姊弟是姊姊的運動基因比較好,弟弟一天到晚被咬得七零八落的。

一般我們會認為是太陽的出現帶來了白天,不過在古代北歐人的想像卻是將太陽與白天之間視為兩個不相關的獨立系統。也就是說,天空本來就在早上呈現白色的景象,在這樣的天色裡,恰好擺進一顆太陽。

雖然現在的科學常識告訴我們之所以會有白天,是因為太陽導致的,古人卻不這麼想。

神話裡有個現象,越難解釋的東西就越偉大,對於古人而言,太陽與月亮並不稀奇,但為什麼會有「黑暗」?就解釋不出來了,人類很難接受其實世界上並沒有黑暗這件事,所謂的黑暗,用更精確的說法叫做「無光」。

(同理,寒冷這詞也不應該存在,精確來說,應該稱做「無熱」。)

古代的北歐人根本不具備天文知識,以至於黑暗在他們的幻想裡應該既神祕又偉大。因此,黑夜女神諾特就這麼誕生了。

人間之所以有黑暗,都是黑夜女神造成,一到晚上,她會拿起一塊黑布,騎在馬上,像在放風箏一樣,讓這塊大黑布飄到身後,遮蔽世界。這塊大黑布對凡人而言,就是黑夜。

到白天,黑夜女神累了,就會打卡下班,跟自己的兒子交接任務。兒子一樣會騎在馬上,手中拉著一塊布放風箏,不過他偏愛白色,也因此為人類帶來白天。

什麼都有了,可是好無聊喔, 做幾個娃兒好了!

美國有個生物學家名叫克萊格凡特,他的終極目標便是解碼出人類DNA上的所有祕密,只要這些祕密破解了,下一代的人類都能客製化訂做,未來生小孩就會像組裝電腦一樣,身高要多高有多高,膚色要多白有多白,腦袋要多聰明有多聰明。

當克萊格凡特的團隊在二○一○年首次對外展示第一個人工合成的細胞,也是第一種可說以電腦為父母、且能自我複製的生物時,這段跨時代的成就引起的批評如海浪般襲來,針對他的科學成就,大多數人的質疑可以用一句話來表示,那就是:

「你難道在試圖扮演神嗎?」

身為神,最重要的使命除了創世,便是造人!與其他文明的神話一樣,北歐神話也有他的造人故事。大部分的文明都是「泥土造人」,舉例來說:

在中國文明裡,人類都是由女媧捏泥丸子搓出來的。

在希臘文明裡,人類都是由普羅米修斯用泥土做出來的。

黑夜與白晝母子的名稱分別為諾特與達格。

但北歐到處充滿了針葉林,想來捏泥丸子不好解釋給小朋友聽,因此這裡的人並不是由「泥土」搓出來的,而是由「樹木」雕刻出來的!

故事概要如下:有一天,奧丁三兄弟在海邊走著走著,心生寂寞,你也知道三個男生待在沒有網路的世界有多痛苦,就像住在男校宿舍裡的阿宅一樣無聊,不知是誰起了頭,兄弟們決定「組幾臺鋼彈模型」來玩玩!剛好,前方正好有一棵梣樹及一棵白榆樹,梣樹便拿來做成男人,榆樹便拿來做成女人,而這兩個由樹木刻成的小人,就是北歐神話版的亞當與夏娃,他們活在米德嘉爾特,每天按表操課,流血流汗,繁衍出子子孫孫。

北歐眾神們看他們做出來的可愛樹人娃娃日日茁壯,決定將米德嘉爾特留給人類,自己則搬到天邊一個被稱為「阿斯嘉」的地方。

米絲肉雞後記

說了這麼多,肉雞想跟各位探討一下「北歐神話中的男人與女人」。

大部分的北歐神話故事中,在造人的這段劇情上,幾乎都採用了男生由「梣樹」製成、女生由「榆樹」製成的說法,但這樣的說法讓我心生兩個疑問:

「問題一,為什麼故事中不說都來自樹木,而要特別強調一者為梣樹、一者為榆樹?」

「問題二,梣樹與榆樹這兩種植物有怎樣的特徵,可以讓古北歐人聯想到男人與女人?」

有些學者發現,在北歐神話的詩稿中,第一個男人被稱為阿斯卡(Ask),阿斯卡在古北歐語確實是梣樹的意思,而女人則被稱為安布拉(Embla)。然而安布拉究竟是什麼東西,卻沒有定論。學者認為安布拉的實際意思有三種可能:

「一,就是目前最常見的意思,榆樹。」

「二,不是榆樹這類被子植物,反而是指爬藤類植物。」

「三,既非榆樹,也不是爬藤類,反而是水池的意思。」

然而我認為,要說安布拉就是現行最常見的「榆樹」翻譯,這個可能性最低。古人既然特地用了兩個詞來描述男人與女人,比較大的可能,是這兩個名詞各自表現出男女的性別特徵。

那麼,為什麼女孩子代表的是爬藤類?想想古代的火怎麼來?「鑽木取火」!具體的做法,就是「拿梣木鑽爬藤」。至於第三種說法,想想代表女生的水池與代表男生的樹木,這就不必再細講了吧。

相關書摘 ▶《北歐諸神皆可萌》:無論如何抵抗皆徒勞的諸神黃昏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北歐諸神皆可萌:神人整理、秒讀秒懂,魔戒、雷神索爾、英雄聯盟⋯⋯都從這裡來》,圓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米絲肉雞
繪者:虫羊氏

關於北歐神祇,我們也許略知一二,但北歐神話對西方文明影響之無遠弗屆,卻鮮有人知。舉例來說,英文的星期一到五,皆取自北歐諸神之名;西方文明尊強崇武,也與北歐神話中的戰神脫不了干係;暢銷小說《冰與火之歌》、電影《魔戒》、電玩《神魔之塔》《英雄聯盟》,與北歐神話更有深厚淵源。

PTT超高人氣神話王米絲肉雞,以流暢的鄉民用語+網路時事哏,兼之以詳盡的查證與條列整理,除了讓你簡單讀懂諸神傳說的來龍去脈,更對西方文化源頭有更深一步認識,北歐神話真的不只有雷神索爾啊!

北歐諸神
Photo Credit: 圓神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