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新加坡學生無力的一「語」專政:我們想求知,不是求和

讓新加坡學生無力的一「語」專政:我們想求知,不是求和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作者堅信自己不會回新加坡求學的,是堂堂的新加坡國立大學,竟然無法開設任何福建話、廣東話等大學語言課程。很多事情會莫名其妙的在「團結國家」裡頭「被消滅」,大學應該要是這事的最後一道防線。

文:萬小弟Wan Ah Boy

每次被問到「你還會再回新加坡念博士嗎?」,我都覺得好難回答。

很多台灣人到新加坡求個碩士學位,是為了能夠留下來找工作。如果是按照這個路徑,沒什麼太大問題,因為有在新加坡念過書的經驗,即便你月薪根本沒有3600,還是很可能公司直接幫你弄到EP,拿EP要申請PR會容易很多。

但小弟我當初到新加坡,就是為了念碩士而念碩士,因為我愛的社會語言學在台灣是語言學界的大弱項,新加坡卻是這塊領域的箇中翹楚。

到新加坡求學後,遇到了台灣和新加坡兩國大學教育文化的差異,讓我不是很能適應。我不想公開地評論新加坡的高等教育,但確實有讓我失望的現象出現。跟我對「做學問」的認知有一段不小的落差,但我可以將這些事情歸諸於國情不同,是我自己的問題。(不過老師確實都很專業,這點可以放心。)

這次回新加坡一趟,再次聽到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比較不讓我意外的是,社會科學院的某些系所窮到連新生茶會的點心都買不起,還要系主任從家裡帶茶點來,國際學生申請獎學金頻頻失利,高額的學費全部要自己負擔。

新加坡「重商輕人文」的現象一向很嚴重,但我不認為能砸大筆錢讓自己學校在QS(世界大學排名)頻頻衝到亞洲第一名的國家,會缺那一點錢,略施小惠給人文系所,這個人文系所幾乎快要窮死的狀況,會發生在一個稱不上窮的國家,是很離譜的。

我當然可以理解新加坡近幾年經濟衰退,也可以理解新加坡一向都很務實,都會把資源投注在最有效的地方,但是大學畢竟是大學,如此資源不均,未免讓人覺得「功利」到不寒而慄。

另外一個小故事,才是讓我更堅信自己絕不會回去求學的原因。

新加坡自講華語運動開始大力打壓「方言」這件事,舉凡福建話(閩南語)、廣東話、潮州話等等華人使用的語言,都在廣播電視上遭到禁用。台灣或香港輸出的戲劇,也被硬生生配上「標準普通話」,直到最近才有政府籌拍的方言劇出現(但已經為時太晚,方言都死得差不多了)。

這是新加坡內政,我當然持非常批判的角度看這件事,但我仍可以「尊重」星國政府有星國政府做事的方法。可是,當我聽到堂堂新加坡國立大學,竟然無法開設任何福建話、廣東話等大學語言課程時,我下巴都要掉下來。

22791809_808327159328387_468259976541957
Photo Credit: 萬小弟

我心目中,一所好的大學,除了可以把QS排名衝很高之外,更在乎的是大學能否自主、有沒有獨立的思想與作業空間。也就是,不管在當局者政策在一般日常中是如何,但在大學裡面,百分之百的言論與教學自由,應該是獲得保障的。

然而,新加坡的大學機構竟然因為當局不認為廣東話、福建話這種「東西」稱得上「語言」,而根本無法獲准開設這類課程,確實讓我不寒而慄。

新加坡政府不知道是不是以為學生在大學裡修了福建話、廣東話,就會變得超級會講福建話和廣東話,接著出門在外都不講華語了,轉而選擇狂講福建話和廣東話。但我在台大修了客家話,還是不會講啊!(但新加坡政府看語言的思維本來就很奇怪,請參考我的文章〈方言必須死〉。)

我一向對於愛國主義持非常保留的態度,因為有很多事情會莫名其妙的在「團結國家」裡頭「被消滅」,而大學應該要是這件事情的最後一道防線。

我們是在求知,不是在求和。

延伸閱讀: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Tags: